泛黄老古董里埋藏着老上海的城市记忆

2018年09月09日 10:12 新民晚报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图说:手抄本封面标着中文和数字,分别代表路名首字和笔画数 张灵芝 韩菁 摄

  “现在每辆车几乎都装导航,但40年前开出租,要想准确接送乘客,离不开这件手工版‘导航神器’。”原强生出租调度中心主任高扬拿出调度室珍藏的14本手抄本——泛黄的纸上记满了上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上海主要马路和地标的位置。“这是无数调度员的心血,也是调度室的传家宝,承载着改革开放40年来,上海出租汽车行业的珍贵记忆。”

图说:当年,调度员们经常“跑马路”熟悉业务 强生出租供图图说:当年,调度员们经常“跑马路”熟悉业务 强生出租供图

  “跑马路”

  说起手抄本的来历,要从“跑马路”说起。

  三四十年前,经常“跑马路”,熟记路名和门牌号,是调度员必备基本功。“当时,打车乘客大多是从外地来沪出差的,约车时往往报不清上车地点,全靠调度员及时反应,有时还要指导驾驶员走哪条路。”

  高扬回忆,当年常与同事们抽空“跑马路”。两人一组,拿着纸笔,一个跑单号,一个跑双号,记下对应门牌号、马路结构、地标位置、建筑物和交叉口,有时一跑就是一整天。

  “三伏天里,从外滩走到虹桥机场,跑16公里路,汗衫前胸后背都看得见‘白盐’。”高扬说,“回单位再组织学习,对旅馆、医院、居民区等地点,全要背出来,还要参加业务考试。”

  高扬的徒弟、调度室值班长邓玉燕笑言:“‘跑马路’虽然累,但能兜遍上海的大街小巷,也很开心。”

图说:目录页整齐排列着路名与页码 张灵芝 韩菁 摄图说:目录页整齐排列着路名与页码 张灵芝 韩菁 摄

  “编字典”

  汇总“跑马路”得到的信息,就有了14本手抄本。调度员平时反复翻阅、查询、记忆,代代相传。

  “封面上标着中文和数字,分别代表路名首字和笔画数。”高扬举例说,标有‘4’和‘太’的,囊括了上海‘太’字头的路名,如太原路、太仓路,还有其他首字笔画相同的,如方浜东路、云南中路等。”

  翻开手抄本,目录页整齐排列着路名与页码。如果选“新闸路”,翻到相应页,即看到新闸路主要地标、门牌号和多条交叉路。“像不像字典?”高扬补充说,还有波浪、弧形等图案,代表河流、桥梁等地标。

  “本子里的电话号码,来自公用电话亭。”高扬解释,的哥送完一单后,就近找电话亭联系调度员,询问周边有没有新业务。若暂无,就在一旁停车等候。假如有乘客用公用电话约车,细心的调度员会核对号码,再尝试联系附近驾驶员。

图说:手抄本内记录着对应马路的地标、门牌号和多条交叉路 张灵芝 韩菁 摄图说:手抄本内记录着对应马路的地标、门牌号和多条交叉路 张灵芝 韩菁 摄

  “活地图”

  14本手抄本几乎涵盖70年代上海所有马路。“南市老城厢有400多条路,像龟壳纹路纵横交错,手抄本里都记得清清爽爽。”高扬说,有了手抄本,新学徒还要继续“跑马路”,“有助于迅速熟悉路名和建筑,加强业务。”

  高扬的徒弟、强生调度中心办公室主任刘雯说,马路“跑”多了,发现不少有趣规律。“上海路名大多取自地名,浦东的崂山路、潍坊路、德州路取自山东;虹口、杨浦对应东北,如大连路、赤峰路、海拉尔路;徐汇的桂林路、百色路、钦州路取自广西。南北走向用省名,如江苏路、福建路、陕西路等;东西走向用市名,如南京路、延安路、福州路等。也有特例,如广东路是横向,成都路是纵向。”

  门牌号亦有讲究。“道路两侧通常都有,左单右双。西湖路、沙泾港路却很特别,有双无单。”刘雯说,总结规律不仅增添乐趣,还能加深记忆,许多调度员都是“活地图”。

图说:曾经的调度员个个都是”活地图“ 强生出租供图图说:曾经的调度员个个都是”活地图“ 强生出租供图

  “老古董”

  高扬介绍,上海的调度技术近些年来飞速发展,逐步进入数字化时代。乘客电话一进来,电脑屏幕立即显示地址,调度员不用再“跑马路”,手抄本结束了历史使命,成为“老古董”。强生出租2005年启用GPS,调度业务采用卫星定位语音合成,电脑自动匹配取代了人工报订单,大大提升调派速度和准点率。

  如今,强生出租将原先单一的出租汽车调度室改造成集车辆调度、实时车速与方位采集、管理与运用三位一体的出租汽车信息化服务平台。

  高扬望着桌上14本手抄本说:“尽管不用了,但它们记录了城市发展,也珍藏了老一辈调度员的美好回忆。无论时代如何变迁,科技如何进步,我们出租车电调工作者‘日夜服务,随叫随到’的承诺一直没变。”

  通讯员 张灵芝 韩菁 首席记者 曹刚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古董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