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商周秘藏万字符的历史印记

2018年11月07日 16:08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来源:中国美术报 作者:张远山

  原标题:“绝地天通”与夏商周秘藏万字符

明代蒋应镐手稿明代蒋应镐手稿

  中古夏商周三代,承袭了上古华夏四族的万字符。但是黄帝族通过“炎黄之战”征服神农族、入主中原、建立夏朝以后,为了神化王权,实行“绝地天通”,导致夏商周的万字符极其罕见。

  学界对“绝地天通”的基本解释,是剥夺民间的祭天权利。这一解释并不确切,“绝地天通”的核心内容,实为严禁传播天文历法知识,包括天文历法符号。

  “绝地天通”的史实,最早见于《山海经·大荒西经》: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日月山,天枢也。吴姖天门,日月所入。有神,人面无臂,两足反属于头山,名曰嘘。颛顼生老童,老童生重及黎。帝(颛顼)令重献上天,令黎抑下地。下地是生噎,处于西极,以行日月星辰之行次。

  《山海经》明言“绝地天通”的三大主角:颛顼、重、黎。又明言“绝地天通”的目的:颛顼让重、黎独掌“日月山”“天枢”“天门”“日月所入”“以行日月星辰之行次”。但是仅言“绝地天通”的史实,尚未概括为“绝地天通”四字。

春秋双龙天盘卍春秋双龙天盘卍

  把这一史实概括为“绝地天通”的最早文献,是《尚书·周书·吕刑》:

  (周穆)王曰:若古有训,蚩尤惟始作乱,罔中于信,以覆诅盟。(颛顼)哀矜庶戮之不辜,报虐以威,遏绝苗民,无世在下;乃命重、黎绝地天通,罔有降格。

  又见于《尚书·吕刑》伪孔安国传:

  重即羲,黎即和。尧命羲和世掌天地四时之官,使人神不扰,各得其序,是谓绝地天通。言天神无有降地,地祇不至于天,明不相干。

  此段《尚书》经、传,要义有四。

  其一,明言“绝地天通”以前,蚩尤“作乱”(神农族抵抗黄帝族征服),“苗民”(九黎三苗)不服黄帝族统治。“罔中于信,以覆诅盟”,亦即黄帝族征服王朝的王权统治受到了严重威胁。

  其二,明言“炎黄之战”以后,亦即黄帝族的颛顼击败神农族的蚩尤以后,颛顼为了巩固黄帝族的王权统治,实行“绝地天通”。

  其三,明言颛顼时代执行“绝地天通”的“重黎”,正是尧舜时代的天文历法官“羲和”。

  其四,明言“绝地天通”的内容,就是重黎、羲和等天文历法官“世掌天地四时之官,使人神不扰,各得其序”。

  《国语·楚语下》,又为“绝地天通”的真义提供了重要旁证:

  (楚)昭王问于观射父曰:“《周书》所谓重、黎实使天地不通者,何也?若无然,民将能登天乎?”

  对曰:“非此之谓也。及少皞之衰也,九黎乱德,民神杂糅,家为巫史。民渎齐盟,无有严威。颛顼受之,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属神,命火正黎司地以属民,无相侵渎,是谓绝地天通。”

  “绝地天通”的真义是夏商周黄帝族统治农耕三族的最高机密,所以楚昭王也不明其义,误以为“绝地天通”以前人人可以登天。

甲骨文卍舞(万舞)甲骨文卍舞(万舞)

  观射父告诉楚昭王并非如此,而是黄帝族入主中原以前,神农族“民神杂糅,家为巫史”,天文历法知识和天文历法符号并非秘密。黄帝族征服神农族以后,实行“绝地天通”,仅由极少数巫史家族“世掌天地四时”,世

  袭、专掌、秘传天文历法,天文历法知识和天文历法符号遂成秘密。

  《史记·历书》虽未提及“绝地天通”四字,但是明确揭示了“绝地天通”的真义:

  少暤氏之衰也,九黎乱德,民神杂扰。颛顼受之,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属神,命火正黎司地以属民,无相侵渎。尧复遂重黎之后,而立羲和之官,明时正度。年耆禅舜,申戒文祖云:“天之历数在尔躬。”舜亦以命禹。由是观之,王者所重也[1]。

  综上所述,“绝地天通”由“炎黄之战”击败神农族首领蚩尤的黄帝族首领颛顼开创,其后历任黄帝族首领尧、舜、禹一以贯之。核心内容是巫史家族专掌天文历法知识及其符号,“以行日月星辰之行次”;具体手段是巫史家族秘藏天文历法知识及其符号,“世掌天地四时”;根本目的是避免农耕三族“罔中于信,以覆诅盟”,避免“民渎齐盟,无有严威”,以便“人神不扰,各得其序”“无相侵渎”,做到“天之历数在尔躬”。因为黄帝族独占天文历法知识及其符号,有利于神化王权,有利于巩固统治。

  或问:为何“绝地天通”秘藏天文历法知识及其符号,有利于神化黄帝族的王权,有利于巩固黄帝族的统治?

  因为夏商周黄帝族的最高统治原则,就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殷墟铜盂天盘卍殷墟铜盂天盘卍

  “绝地天通”以前的上古,伏羲族的彩陶纹样和玉器族的玉器纹样均为天文历法纹样,天文历法知识及其符号,均非秘密知识。“绝地天通”以后的中古,天文历法知识及其符号,由巫史专掌、世袭、秘藏,普通民众、多数文士茫然不知。此即顾炎武《日知录》所言:“三代以上,人人皆知天文。

  (《史记·历书》:“幽﹑厉之后,周室微,陪臣执政,史不记时,君不告朔,故畴人子弟分散。”《集解》:“如淳曰:家业世世相传为畴。律,年二十三傅之畴官,各从其父学。”《索隐》:“韦昭云:畴,类也。孟康云:同类之人明历者也。乐产云:畴,昔知星人。”)

  后世文人学士,有问之而茫然者矣。”

  由于“绝地天通”的核心内容是严禁传播天文历法知识及其符号,所以夏商周黄帝族秘藏了上古伏羲族六十四卦的天文初义,对外仅仅宣传卜筮新义;又秘藏了上古伏羲族太极图的天文初义,目前仅见于少量商周文物 ;也秘藏了上古玉器族的万字符及其天文初义,导致夏商周的万字符极其罕见,因而四千年来的中国人浑然不知佛教万字符东传中国以前的夏商周,竟然秘密存在作为天象符号的万字符——四季北斗合成符。

  现代考古不仅发现了夏商周秘藏的万字符,而且揭示了夏商周万字符的天文历法秘义。

新干铜镈地盘卐新干铜镈地盘卐

  商代万字符,既见于青铜器,又见于甲骨文。

  其一,河南安阳殷墟侯家庄出土的商代青铜盂(图6-23。 1)。盂心一柱,标示北极天枢。柱上四龙,不仅是四季北斗与苍龙七宿合成的天盘卍,而且制作精妙,可以旋转演示,使之与实际天象吻合。又用尖状角和蘑菇状角,把四龙分为相对的两组,以此区别冬至、夏至和春分、秋分的苍龙七宿、北斗七星。四龙位于天盘卍所含四季北斗的斗柄,则是标示北斗斗柄指向苍龙七宿第一宿“角宿”,亦即《史记·天官书》所言“北斗七星,杓携龙角”。

  其二,江西新干大洋洲出土的商代青铜镈(图6-23。 2)。镈面中心是地盘卐,其外一圈箭头,标示逆时针旋转。但在镈面外周,同时标示天地的不同旋转:上至左的箭头,标示地球的逆时针旋转。右至下的箭头,标示天球的顺时针旋转。

  其三,河南安阳殷墟的甲骨文“卍舞”(《乙》8518,《合》20974)。

  殷墟甲骨十余万片,共见三个万字符,两个是不标准的变体,一个是标准的天盘卍(图6-23。 3),折线内卷的特殊风格,承袭上古黄帝族的小河沿万字符。

  甲骨文“卍舞”证明,《诗经》《左传》《墨子》《史记》等中古文献记载的华夏第一祭天乐舞“万舞”,实为万字符之舞“卍舞”。亦即按照四季北斗合成符“卍”的造型,模仿北斗循环的祭天乐舞(详见万舞章)。

西周虘钟地盘卐西周虘钟地盘卐

  周代万字符,见于西周、春秋、战国的青铜器和陶器。

  其一,日本京都泉屋博物馆所藏西周虘钟,下方正中是两个双万合符的美术体,右下是一个地盘卐(图 6-24)。

  其二,山西太原金胜村M251,是春秋晋国的赵简子墓。墓中出土的青铜高柄小方壶,盖部俯视图中心,是阴阳两条斗形龙合成的天盘卍(图25-2)。阳龙、阴龙的龙首,位于天盘卍所含北斗的斗柄,标示北斗斗柄指向苍龙七宿第一宿“角宿”,其意仍是《史记·天官书》所言“北斗七星,杓携龙角”。

  春秋赵简子墓的双龙万字符,又酷似西周伯公父壶的双凤太极图(图25-3):前者的龙首和后者的凤首位置相同,区别只是前者的龙尾外卷,后者的凤尾内卷。证明中古夏商周的天文历法体系已把上古伏羲族的太极图与上古玉器族的万字符融为一体。

  其三,湖北江陵太晖观春秋楚国墓出土的彩陶豆,俯视图也是天盘卍(图6-26。 1)。

  其四,河北平山战国中山王墓出土的中山侯钺,铸有十个万字符(图6-26。 2),天盘卍、地盘卐各五,全都折线内卷,承袭上古黄帝族小河沿万字符和商代甲骨文万字符的特殊风格。

  钺肩六个万字符之下,是始于甘肃天水大地湾的伏羲连山纹(旧称“蕉叶纹”)。中心的圆孔,标示北极天枢和太阳。连山纹与圆孔,共同标示太阳从山脚升至山顶。

  夏商周的万字符,另有若干文字报道,未见图像资料,暂不列举。

  综上所述,夏商周承袭了上古万字符,并以万字符之舞“卍舞”祭天,但是为了神化王权而“绝地天通”,严禁传播天文历法知识及其符号,亦即王蕃所言“史官禁密,学者寡得闻见”(《浑天象说》),所以夏商周三代除了极少数天文历法官,无人知晓万字符的存在,遑论其天文历法内涵。万字符遂从上古华夏的日常习见,变成了中古夏商周的极其罕见;万字符的天文历法内涵,也从上古华夏的公共知识,变成了中古夏商周的隐秘知识。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天文夏商周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