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宗棠赴任新疆途中所留墨宝

2019年01月10日 09:36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来源: 收藏快报  作者:陕西宝鸡 刘莉 

  这副“自有文章真杞梓,不须雕琢是璠欤”对联(见图),为原裱,水墨纸本,立轴,下联有“左宗棠”题识并有钤印,保存基本完好,现藏陕西宝鸡青铜器博物院。对联上虽然没有书写时间,但与该院同时收藏的左宗棠的另一条幅对照,当是晚清重臣左宗棠赴任新疆途中留在西北的墨宝。对联中“自有文章真杞梓,不须雕琢是璠欤”出自北宋文学家、史学家、政治家曾巩诗作《简翁都官》中,意思是“天然就有杞梓那样美好的才干,不用进行雕琢就是美玉”。曾巩为政廉洁奉公,勤于政事,关心民生疾苦,文学成就突出,为唐宋八大家,世称“南丰先生”,为左宗棠所崇拜。

  左宗棠生性颖悟,少负大志,5岁时,随父到省城长沙读书,后来被林则徐所看重。两人曾在长沙彻夜长谈,对治理国家的根本大计,特别是关于西北军政的见解不谋而合。并将自己在新疆整理的宝贵资料全部交付给左宗棠。临终前还命次子代写遗疏,一再推荐左宗棠人才难得,为“西定新疆” 的“非凡之才”“绝世奇才”。

  1874年5月,左宗棠被任命为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指挥西征军,攻克了被外寇侵占的南疆八城,收复了除伊犁以外的新疆全部领土。左宗棠随即上疏建议新疆改设行省,以收长治久安之效。1876年,左宗棠以66岁高龄出征,携林则徐亲手绘制新疆地图,定下“先北后南、缓进急战”策略。初战告捷,将侵略者阿古柏赶出北疆。1877年2月,大军整装待发收复南疆,左宗棠通令前敌各部,反复交代政策:回民备受白彦虎叛军的欺诈驱迫,给他们造成了很大不幸。官兵要心怀宽大,所到之处,要让回民脱离虎口。惟如此,胜利之日才会提早到来,以后的驻防也有依靠。各部必须遵守纪律,严禁滥杀无辜抢掠民财。左宗棠剿灭投靠外族阿古柏杀戮同胞的白彦虎是民族大义,又治军严谨,受到广大新疆民众的拥护。

  1879年中俄伊犁交涉时,左宗棠抨击崇厚一任俄国要求,轻率定议约章,丧权失地的行为。1880年春,他决定兵出三路进军伊犁,携棺木出关西征,以示与沙俄决一死战。1881年初,中俄《伊犁条约》签订,中国收回了伊犁和特克斯河上游两岸领土。左宗棠以他收复新疆的伟大功绩而名垂青史。 他率领湘军在血雨腥风中冲锋陷阵,追求和捍卫领土完整,重塑民族精神。一年后,新疆全境收复。这是晚清外交史上最扬眉吐气的一件大事,左宗棠以此进入了中国历史上伟大民族英雄的序列。

  1983年8月,王震将军邀请左宗棠曾孙左景伊到自己家中,详细谈了对左宗棠的评价。“左宗棠在帝国主义瓜分中国的历史情况下,立排投降派的非议,毅然率部西征,收复新疆,符合中华民族的长远利益,是爱国主义的表现,左公的爱国主义精神,是值得我们后人发扬的。”“解放初,我进军新疆的路线,就是当年左公西征走过的路线。在那条路上,我还看到当年种的‘左公柳’。走那条路非常艰苦,可以想象,左公走那条路就更艰苦了。左宗棠西征是有功的,否则,祖国西北大好河山很难设想。”

  左宗棠身为武将,兼通文墨,擅书法,崇碑版,篆、隶、行、草兼善,笔力雄健,风格豪迈,楹联作品流传颇多,为时人所爱。据说,他从12岁开始,就爱好书法。其书风沉着激迈,文辞通畅,瘦劲的笔致、清峭的结字和疏朗的布局,依稀透露出一种踌躇满志的盛气。近人评价他的书法称:文襄公行书出清臣(颜真卿)、诚恳(柳公权),北碑亦时凑笔端,故肃然森立、劲中见厚。左公晚年转辗西北,沿古丝绸之路西进新疆。据《扶风县志》载,同治六年(1867)一月二十三日,捻军张洛行率众30万渡渭河入县境,屯兵岐山、扶风间,扎营50余里。本县两万人从捻军。五月初四,捻军与清军左宗棠、刘松山部战于泾、渭水间,在召公被左宗棠包围,这是对左宗棠治理西北的具体记述。这副墨宝当是左公转辗西北期间书写并留给西北人民的珍贵纪念。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