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壶收藏破茧而出 该如何保养

2019年11月18日 11:50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来源: 收藏杂志

  原标题:锡壶如何保养?

  伴随着民间收藏的进步与发展,锡壶收藏破茧而出,成为古玩收藏界的一支新军,受到越来越多的人关注。著名文物专家史树青先生为此曾欣然赋诗:“玉作肌肤锡作身,最宜茶酒得温存。世间绝品称奇宝,我慕收藏养护人。别样锡壶韵味长,摩挲照眼泛青光。得来精品共欣赏,神物清心有茶香。”

  谈到锡壶的保养,其实并不复杂,重要的是牢记锡质器物的特性,一为质软,二为怕冷怕潮。

  ▌[清]锡嵌三叶连枝石榴式倒流执壶

  锡器使用年久后,经手摸、油烟熏和与空气接触而形成的氧化层会附着其上,由当初的银白色皮壳变为黑灰色。由于锡质及使用、保养情况的不同,形成的皮壳也不尽相同。有的器物表面又黑又亮,皮壳颜色均匀;而有的则显得油乎乎、脏兮兮,伤痕累累、坑凹不平,皮壳颜色也不均匀。

  对待表面又黑又亮或比较干净的器物,我们只要用毛刷将器物内的脏土清理干净,以防从内部产生腐蚀,外部则用干棉布或棕刷直接擦拭即可。

  而对付表面有油污或腐蚀斑痕的,可将器物放入温水中浸泡,用棉布沾洗涤液擦洗,将油污或腐蚀斑去除干净后,用清水反复冲洗并彻底晾干,再用干棉布或棕刷反复擦拭,直至擦出亮光;切忌使用粗糙物或砂纸擦拭,尽可能保护好原有的皮壳。即使是细砂纸也不要用,以免毁坏锡壶的表面光泽。

  清洗锡壶,古有“锡器以木材灰煮水,用木贼草洗之如银。或用肥皂热水,亦可。”之法(维微《中国锡器图录》新疆人民出版社,2003 年1月版)。明代张岱著《夜航船·卷十九·物理部·器用》中,也载有“锡器上黑垢,用醺鸡鹅汤之热者洗之。……荷叶煎汤,洗锡器极妙。”之法,二者也可尝试。

  ▌[清]锡嵌三叶连枝寿桃式倒流执壶 高10.2厘米

  对于有錾刻图案的,不清理。看不清图案的器物,则可适当用粗糙物加以擦拭,至能表露出图案即可。对于坑凹不平的,尽可能用钝器进行修复,防止产生新的硬伤。对于被挤压过,造型扭曲变形的器物,要采取逐步纠正的办法使其恢复原状,切不可采用一步到位的办法进行恢复,以防器物受到严重破坏。对于有漏洞或裂缝的,尽可能使用热焊接的办法,不要用黏接剂进行修复,以防扩大破损面。

  在存世的锡器中,有极少数的器物主人购买后从未使用过,直接装入盒中收藏至今。这样的器物表面不会产生皮壳和划痕,看上去和新的一样,银白光亮,好像是刚生产出来的。即使是元代的产品,现在拿出来欣赏仍然不减当年。这样的器物就不能直接用手去摸,需戴上棉布手套把玩,最后用柔软的干棉布擦拭好后,再装入盒中收藏。

  对于使用过的锡器,擦拭干净后存放在空气干燥的房间内收藏即可,以防氧化。注意不要与酸、碱等物品接触。

  ▌[清]锡嵌枝叶连藤葫芦式倒流执壶 高15厘米

  锡器另一大特性是怕冷,当温度下降到-13.2℃以下,锡就会生病,患上“锡疫”。

  在低温环境下,白锡变得像老木材一样的,会转化成灰锡,温度越低,这种转变越快。更为恐怖的是,这种转变具有传染性,如果把白锡和灰锡放在一起,白锡本身转变的速度会加快,直到完全转化为灰锡,这就是可怕的“锡疫”。而在温度低于-30℃的时候,一件好端端的锡器就会自动变成一堆粉末。

  过去,人们对锡器的这一物理性质并没有足够的认识,利用时闹出了许多“乌龙”。

  1909年,英国鱼雷专家斯科特和挪威极地探险家阿蒙森同时做好准备向冰雪覆盖的南极点冲刺。最终,阿蒙森捷足先登,于1911年12月14日抵达南极点,而斯科特也于1912年1月18日抵达。不幸的是,在回程路上,斯科特团队全军覆没。后来人们在他的日记中发现,他提及到他们的汽油桶里的燃料,竟然在途中漏的一滴不剩。通过对斯科特的汽油桶的考察,看到这些油桶焊接的地方确实存在很多漏洞,而且它们都是用锡焊的。

  碰上倒霉的“锡疫”还不止斯科特。有传闻说,伟大的拿破仑也因为“锡役”而兵败莫斯科。1812年5月,拿破仑率领57万大军远征俄国,最后只剩下3万人逃回。近年来有人“考证”说,拿破仑梦断俄国暴风雪,是因为法军士兵的纽扣都是用锡做的,到了严寒地区,锡感染上“锡疫”,完全变成粉末状。在寒风暴雪中,法军敞胸露怀,冻成冰棍……

  这传言子虚乌有的成分更大。拿破仑应该是败于莫斯科的大火造成的坚壁清野,和给养补给跟不上,从而无法抵挡俄国的严寒。但“锡疫”早在19世纪60年代的俄军中是真实发生过的,士兵们发现,当年发下的冬装没有一套衣服上有纽扣,因为纽扣的扣子是锡制的。

  ▌[清]锡嵌枝叶连藤南瓜式倒流执壶 高10.8厘米

  锡怕冷的这个特性,被很多人拿来做实验,将一件锡质的东西放在冰箱冷冻室,1个月或半年后拿出,却发现基本没有什么变化。因为它的演化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而在南方和北方,因为气候不同,演变的过程也是不一样的。若依据这个特性来鉴定锡器,还是有一定的难度的。

  本文根据壶言壶语专栏高博达《养壶》一文编辑整理,原文刊载于《收藏》2019年09月刊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锡壶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