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裸奔” 红木身段也可以这么柔美

2018年02月16日 09:20 大洋网-广州日报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一直以来,传统红木家具的陈设或多或少受到“老祖宗”潜移默化的影响,人们往往不自觉地沿袭着数百年来的家居格局。比如中堂陈设,一个条案,一张八仙桌,两把太师椅或官帽椅,并且一定要放在厅堂的正中,显得中规中矩。所以,只要一般人走进红木家具店,都能“闻”到一股“腐朽”的气味。

  但现在不一样了。记者在年年红、锦上红以及匡家家具发现,现在的红木家具已经摆脱了很多传统的陈设,在生活化、年轻化以及更纯粹的基础上,加深其陈设的空间艺术感,有时甚至把一直高高在上的红木家具当做居室生活的点缀。在千姿百态的现代家具中,摆上一两件红木家具,有如万绿丛中一点红。红木陈设的自由自在,不仅表现了新一代红木人的现代意识及洒脱不羁的性格,还使红木家具焕发出全新的活力。

  《深色名贵硬木家具》列出了101个深色名贵硬木家具树种,其中包含已列入《红木》国家标准的33个树种和未列入“红木国标”的68个树种, 可见,在家具的分类中,红木家具属于硬木家具,这不仅仅说明其材质的坚固。尽管在明式家具中的雕刻不乏纤柔之处,但整体给人硬朗的感觉。不过,最近多家红木家具店都放弃红木家具一贯的“裸奔”姿态,以最流行的混搭迈向纤柔,很吸引眼球。不妨到这几家店中看看,看中西混搭、看古今混搭、看色彩混搭、看材质混搭,从多种混搭的陈设中,或许可以学到很多家居搭配的实用技巧。

  软硬搭配

  记者走进琶洲吉盛伟邦一间红木家具店时,店主胡小姐正在一款屏风旁挂一幅罗烟帐,帐后则是“表情”严肃、“神态”端庄的红木家具。一袭印有紫红牡丹花的上装配上深蓝的牛仔裤,颜色偏紫的软罗烟映衬造型娟秀的明式家具,有着“帘卷西风”的柔情,将红木家具淳朴端庄、外柔内刚的特色表现得淋漓尽致。

  “不管明式家具的造型多么优雅,但限于材质和色彩的原因,难免会给人冷硬的感觉。”胡小姐告诉记者,红木家具从明朝开始就有尊卑等级之分,比如宝座第一、交椅第二、灯挂椅第三,等等。到清代,尊卑观念更甚,连摆放的位置都有更多的讲究,这也是红木家具给人冷硬的重要原因。“这种冷硬在居室中,会让居住者觉得放不开甚至压抑,所以用软硬搭配,在保持传统红木家具文化内涵的同时,加入现代元素,改变了红木家具冷硬的造型。”

  罗烟帐的起源并不清楚,但在红楼梦中,就记载贾母糊窗户用的就是“软罗烟”这种名贵的纱,可知软罗烟的小女儿情态。在锦上红,线帘、布艺靠垫、坐垫、桌旗、毛皮、地毯,这些红木家具的点缀随处可见,但又能恰到好处地表现红木家具的纯粹。

  自然本色

  红木家具难免给人威严的感觉,但居室却需要生活气息。相比明式家具用简单的线条表现优美,清式家具则更注重用精细繁复的雕刻表达立意, 像福字纹、万字纹、喜字纹、寿字纹等古汉字;牡丹、水仙、菊花、百合、竹等花卉;龙、凤、鹤、鱼、麒麟等动物;还有加官晋爵图、百子图、渔樵耕读等丰富的文化意蕴。

  锦上名店的董事长张邦肯在找设计师做陈设时,强调红木家具要年轻化、生活化,要彻底改变传统红木家具店的陈设,表达空间艺术感。“当时做了很多尝试,发现中式古典红木家具要陈设出味道来,有三点必不可少:第一是书画。书画与中式家具是物景相随,相得益彰。有书画相配,中式家具才韵味十足,而中式家具也使得书画有了附着,有了底蕴。第二是配饰,丝绸面料的坐垫、椅靠及挂扇、中国结等,都会使中式居室陡增情调,也让古典家具飘散出了古风今韵的芳香。第三是自然,将大自然景色引入红木家具中,更显红木家具的生活本色。”张邦肯说。

  四出头官帽椅后配一幅荷花图,罗汉床旁边不仅有传统的鸟笼,几上还摆上中国瓷花瓶,扶手上搭一件唐装。“或者什么都不要,就在红木家具中放一盆兰花,或者在角落摆一簇浓绿,就体现出红木家具生活的随意性了。”

  混搭盛行

  红木家具的美,不仅仅由名贵的木材决定,还有造型的视觉效果,包括线条的优雅、雕饰的美观等,讲求形意,所以好的红木家具还是一种艺术品,具有鉴赏和收藏价值。近些年,西方的很多设计师从红木家具的形态上寻找创作的灵感,在家具市场上,一些西方设计师设计的后现代作品,很多都来自红木家具的造型,最常见的则是圈椅。好在这是一个混搭流行的年代,也是一个多种文化兼容并蓄的时代,使红木家具都有了另外的诠释方式。

  红木家具与异域情调其实密不可分。比如红木中的檀木,与印度佛教不无关系。很久以前,印度就风行以栴檀木雕刻佛像。如果说珠帘是中国的土特产,线帘则是欧式装饰中常用的道具。线帘以它那千丝万缕的数量感和若隐若现的朦胧感,点缀于家居的区间分隔之处,为整个居室营造出一种浪漫的氛围。特别是随风“流动”时,更是风情万种。还有布艺靠垫、抱枕,也是欧式家具和现代家具中最标准的配置。一些中东风格浓郁的烛台、围巾、花瓶等也都走进中国硬木家具的陈设中,甘愿当起称职的配角。还有地毯,更是现代红木家具的标准配饰。

  方圆集团副总裁黄新发在业内有“现代东方绅士”的雅号,他认为新东方主义家居展示的是一个奇迹:东方与西方、民族性与国际化、传统与现代、原创与继承……在东方传统的基础上,融入更多的现代元素,弥漫着和谐与神秘的东方韵味,以灵感作引镶入极简而华美的西方时尚。在方圆集团的很多作品中,都能够感受到这种东西方的融合。

  红木伴侣

  红木虽然流行混搭,但不能流于乱搭,其中有一定的规律,这种规律也适用于大多数的硬木家具的搭配。

  布艺

  布艺是硬木家具的最佳拍档,不仅能改变硬木家具冷硬的氛围,还能在图案和色彩上改变硬木家具的单调,形成一定的视觉中心。朴风堂、概念家、华典、民之风等中式家具的陈设上,都开始大量应用布艺配饰。记者发现,传统的桌旗或者带点民族风格的坐垫来配搭红木家具,会加深红木家具的东方文化韵味。

  色彩

  红木家具可以大胆用色彩冲撞的方式来配搭,比如中国红、深紫、靛蓝,中东的系列传统色以及传统的彩绘、漆器、金黄色的藏式家具,都是红木家具最完美的搭配。

  反差

  红木与玻璃器皿、红木与现代居室都有不少经典的搭配案例。这种文化和视觉上的冲突,不仅讲究反差,最重要的是掌握一个度。东方与西方、民族与国际、传统与现代,要有主次之分。在东方传统的氛围中,西方的、国际的、现代的只能是点缀,但在现代欧式的家居中,红木也只能是配角。

  过渡

  过渡也是红木家具(包括硬木家具)搭配的重要手段。比如用布艺沙发搭配传统圈椅,就可以用与布艺沙发同样款式、材质坐垫放在圈椅上,它们就和谐了。真皮与红木最难搭配,只能用毛皮、地毯过渡。用当代雕塑、现代风景油画与红木家具配搭,也是居室氛围过渡的一个重要手段。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