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风雅筑:徽州木雕的文化意蕴

2018年03月09日 11:12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蒯正华

  古徽州(今黄山市)地处皖浙赣三省交界,其历史悠久、文风昌盛、人杰地灵。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徽州文化孕育出各种艺术门类,其中徽州木雕独树一帜。

  早在唐末,由于徽墨在全国名声卓著,而墨模是用木板精细凹雕而成,比一般的木板雕刻更见功夫,历代大量的墨模雕刻造就了一批雕刻艺术家。元代的王桢在徽州首创了木刻活字排版印刷术和活字版韵轮,后又涌现出一批刻工名手,他们不仅刻木活字,而且平雕刊刻各种书籍插图、画谱等。徽州木刻版画有悠久的历史,它的出现比欧洲版画要早500年。明万历年间,随着徽商的崛起,徽州版画艺术走入巅峰时代,徽州也成为全国三大刻书中心,成为中国历史上版画艺术的黄金时期。徽州版画为徽州木雕的兴盛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元末明初,徽商逐渐崛起,带动归乡置地营宅之风,为了彰显财富与风雅,在建筑构建上以雕刻进行装饰的风尚应运而生,而徽州木雕的兴衰也与徽州民居的兴衰并行。明以降,徽商已成为当时社会经济的“明星”商人。遵循儒家文化传统,发家致富后的贾商们,返故土、置良田、起豪宅,竞以雕梁画栋进行装修,推动徽州民居木雕艺术装饰的风气日盛,并形成当地的一种文化传统。地方文化的基因,南北文化的交流融合,使得徽商在木雕艺术中更多地追求儒家文化的气息,促使徽州木雕成为具有鲜明儒家文化特色的木雕艺术流派。

  因应用在徽派建筑上较多,故徽州木雕对材料的筛选也是因地制宜,就近取材,一般用银杏、香樟、松柏、红豆杉较多,木质酥软不仅有利于雕刻,更有利于保持房屋的湿度平衡。而徽州木雕用于古典家具、挂屏等装饰性物件的雕刻时,则选择较为高档的材质,紫檀花梨、金丝楠木等名贵树种都有使用。

  明初为徽州木雕的发展时期,颇袭秦汉遗风,以浅浮雕表现手法为主,用线简练挺拔,粗放刚劲,比较接近汉代画像砖的风格,古拙而朴素,人物形象适度夸张,造型浑圆结实,俭朴中富有变化;明中叶到清中叶为鼎盛时期,风格转而精细,发展了深浮雕、圆雕等手法,装饰味道更浓;到清代后期则慢慢趋向缜密、繁复、精细,更多地运用深浮雕、圆雕、透雕等,以多层次展现工巧奢华;清末至民国年间则以精细为时尚,有的人物因过分雕琢而使力度感削弱;到民国时期,构图上受平面绘画的影响,写实味浓而浑朴稚拙的意趣相对减弱。

  在雕刻工艺方面,明代工匠在表现手法上较为质朴,主要采用浅浮雕、深浮雕、圆雕等几种雕法。而清代工匠受到社会文化世俗化的影响,在前者的基础上,发展出透雕、凹雕、线刻、多层雕刻等,形成多元并举的局面。有的在两寸厚的木板上竟可雕刻达七八层之多。还有木雕图案中的门、窗可以开启,狮子嘴里的圆球可以滚动,表现了民间审美心理的变化。另外,在雕刻的题材内容上,明代木雕内容相对朴实简单一些,清代更加注重内容的多样化,取自戏曲故事、民俗题材的主题日益普遍,情节和典故更为丰富。在内容和形式上既有体现士夫文化清雅趣味的山水、花鸟,也有迎合富商审美偏好的历史、故事、戏文的场景片段。

  徽州木雕在徽州古建筑上的表现最为突出,特别是沿天井四周的栏板,正厅两边厢房的窗户窗栏板(既是作为装饰,又可供观赏)更是艺术家们大显身手的首选,同时也是彰显户主财力与匠师实力的重要载体。任何一个构建部位的雕刻在制作之前都必须经过巧妙的构思与设计。明清两代,徽州地区画派,如丁云鹏、和嘉燧、李流芳、李永昌、渐江、査土標等都因为是其中的佼佼者,而经常出入徽商家中论诗观画,自然免不了要帮徽商们筹划设计。规划分工“局部”与整体结合,从始至终都是协调一致、宾主相容。主题突出,彼此相得益彰,以求得和谐、统一。同时又因为书画家们与工匠素有合作的传统,这些都是徽州木雕具有高度艺术价值的重要因素。徽州木雕富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和地方特色,以山水为题材的木雕艺术,以黄山、白岳至奇至险之景,歙县、绩溪的“十景”和休宁、黟县、祁门、婺源四县各自拥有的“八景”,如黄山的无石不松、无松不石、状如虬龙、苍翠奇特、群山环抱、山水相连。满身遍布徽州木雕的建筑物层层叠叠,高低错落有致。长短相同的白墙黑瓦和马头墙上,那木雕上的松、石、云、泉和奇花异卉都是徽州山区的典型景物。

  徽州木雕表现的内容广泛,诸如名人轶事、文学故事、戏剧唱本、宗教伦理、风俗民情、民间传说和社会生活等。人物雕刻常见《八仙过海》《和合二仙》《郭子仪祝寿》等;《抬阁戏》《闹元宵灯会》等富有地方特色;《岳母刺字》《二十四孝》《百忍图》《杨家将》《戚家军》《长坂坡》《桃园三结义》等表现了对忠孝节义题材的呈现;还有展现日常生活风貌的“渔”、“樵”、“耕”、“读”等。在多样化的主题内容中,“孝”是徽州木雕的主要题材、儒家伦理的核心。徽州木雕所反映的尧、舜、禹故事是中国文化《二十四孝图》其中之一《孝感动天》的完整或细节的真实赋予其想象的理解,民间艺人和原主人的孝子情怀在木雕中呈现。“义”也是受到普遍推崇的主题,义是儒家所认为的思想人格和重要品质,是人生所追求的尽善尽美的精神境界,提倡“见利思义”,精神上的善良本性要多于物质利益,形成了传统意义上的中华之魂。

  徽州木雕的大气、文气也是区别于其他地域木雕的地方。例如:笔者收藏的清代乾、嘉以后一对同行同量木雕《文王访贤》和《刘备跃马跳檀溪》的窗栏板,以帝王将相、文人骚客等人物和历史故事描写为主,突出“忠”、“孝”、“节”、“义”的主题思想,显示徽州木雕富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和鲜明的地方特色,以一文一武,反映“以才入仕、以文重世、以武成就”的典型家庭文化。以浮雕中的深浮雕加线刻多层雕镂,呈现出雕刻工艺的多元态势,反映了融汇秦、汉、明、清的文化创造、最后的传统、终点的辉煌,传达了自然地、直接地接受了清代艺术格调的细腻繁琐、竞相奢侈、审美标准的社会生活信息。所有这些题材无不在巨匠们的刀凿下被刻画得栩栩如生,构图生动饱满,画面注重张力,人物造型生动,表现手法粗犷、奔放,动感强烈,具有沉雄、古拙的风格气质。

  徽州古建木雕艺术是中华民族地域文化的积淀物,主题鲜明、内容多样、构图严谨、层次分明、形象生动、内涵丰富,贯通着中国传统文化的正统思想和意识形态,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文化艺术个性。它是经过几百年时间的过滤与嬗变的文化遗产,对它的研究分析,将有助于启迪现代人的智慧,有益于探视中国传统艺术的真正内涵。

  (作者单位:蒯正华木雕工作室)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