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中国当代艺术的精神立场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4月01日 14:53 雅昌艺术网

  中国当代艺术在20世纪90年代曾做出过卓越的探索与实验。但是,在新世纪的十年中则一路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出作品,出艺术家,拿各种奖项,占据各种空间,甚至无暇顾及自己的艺术创作本源,失去了对精神的回顾与眺望。

  春节前,我应广州美术馆邀请,参加“第四届广州三年展项目展‘去魅中国想象——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展’论坛”,短短一天会议,生出许多疑惑。所谓“去魅”,就是去掉表面问题对当代艺术的干扰,去伪求真,让当代艺术直接面对中国的社会问题。换句话说,让社会问题转换为艺术问题,使当代艺术成为在视觉上中国改革的动力。论坛的话题还是围绕“当代艺术”这个说不清道不明的问题展开。

  当代艺术这个话题,在过去的许多年里一直被谈论,近几年来呈现出的问题早已被许多人发现,却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中国当代艺术做得远远不够,依然在路上艰难行进。在广州的论坛现场,批评家朱其强调当代艺术家应该建立自己的精神立场,我对这个话题非常感兴趣,恰好我元旦后在成都刚刚起草了这篇短文,决定将这个话题深入写下去。

  中国当代艺术在20世纪90年代曾做出过卓越的探索与实验。但是,在新世纪的十年中则一路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出作品,出艺术家,拿各种奖项,占据各种空间,甚至无暇顾及自己的喘息之地,流放了精神的回顾与眺望。于是,当前中国当代艺术的混乱景象让我不得不重新谈起、重新重视当代艺术的精神立场问题。

  我一直在想,如果没有精神立场,我们的生存、创作也包括我们的阅读一定是处在一种审美茫然的状态中,甚至无法对生活和现实进行审视和判断。当今的日常生活,充满了吵闹与不安,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危机和焦虑,包括对他人生命的无视。各种欲望有增无减且花样繁多。这样的艺术往往醉心于平庸情趣和肤浅快乐,时尚享受和利益争夺,当然,还有谋算与放纵。社会底层的晦暗,挖空心思寻找符号甚至揣摩藏家的心理,对这些东西津津乐道,极大影响了现实中人的生存态度。从某种意义上说加剧了这些情景在现实和艺术之间的循环反复甚至重叠出现。这是因为,艺术与现实共谋而淡漠以至丧失了某种精神立场,这也意味着,中国当代艺术正在丧失对生活和现实的判断能力。

  精神立场不是一个专为当代艺术批评而呼唤的旗号或概念,而是一个从现实起身出发去寻找的精神需要,重要的是,它还是生存本质的表现。它包含了许多内容,但从不空泛。当代艺术的精神立场应该是人性的立场。其实,当下中国的人性状况极其独特,无论在现实中还是在艺术中,都面对着利益和享受的诱惑,这种人性诱惑面临着权力化利益结构和时尚化娱乐的强大压力,就自然产生对思想的压制,艺术常常因为渴望与利益和享乐的一致而不再说话、不再思想甚至不再追求人性。具体表现出来,就是艺术作品不知道在做什么,没有主题——这是因为缺乏对人性的关注和理解。

  精神立场的另一个核心意识就是灵魂追求,中国当代艺术缺乏灵魂追求的意识,也就是说,艺术中的情景常常与现实生活处在同一个平面上,艺术并不提升现实生活。人性是现实性的具体行为,灵魂是超越性的精神目标,人性可以在现实中逐步实现、逐步完善。但是,灵魂则只能作为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终极目标,是在自己的想象中追求的信仰,它特别适合于当代艺术去创造。灵魂立场不仅与中国当代艺术的自由相关,更重要的是,它是一种遍及各种生存和艺术的广泛的超越性追求,表达了生命对更高生存层次的渴望,照亮了人们现实生存的浮华喧嚣。

  理性同样是精神立场的核心意识。理性是为追求真理而存在的,有了对真理的追求,人们的生活不再盲目。真理是信仰目标,而理性生活是为了实现和验证生活中的真正信仰。有了理性和真理,人们才能明辨善恶是非,而目前的中国当代艺术正是缺乏理性意识和追求真理。因此许多作品中的主题和内容都没有一种正邪善恶区别,最突出的就是崇尚利益,快乐就是好生活。其实,人应该过的是真理性生活,拥有真理性艺术。追求真理的生活过程也是历史的过程,人们用知识性验证真理,用生活理性与真理融合,用艺术寻找真理性的朴素生活,真正的艺术自我并不缺少为真理献身的理性。

  众所周知,人性让我们向往高尚,灵魂让我们向往纯净,理性让我们向往真理。这样,艺术的精神立场就是一种向上仰望的立场,艺术要寻找、创造、呈现、实现这种神性生存精神,是现实中的生命去向往这种超越现实的心灵生存,不被现实中的贪婪和冷酷所陷落。艺术是生命向上的仰望,并且,它仰望的是生命的高度——一种生命的诗性。它超越性地上升和俯视,由此产生艺术特有的诗性智慧、存在方式、生活状态的表达。向上仰望的生存精神,包含着像对神一样对人的最高品质的敬畏和信仰,包含着人的神性生存精神。

  艺术还应该有一个立场,那就是介入现实的立场。艺术的力量不在于与现实对等的表现或再现,而在于发现并介入现实。艺术的精神立场首先体现在对社会的关注,对生活的关注保证了思想力量与艺术力量相统一的诗性力量,任何艺术都无法逃离社会的意识形态,艺术家应该保持介入现实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中国的艺术需要一些对社会生活和生存意识的独到、犀利并且有力度的作品,然而在今天,这样的作品实在少的可怜。

  介入现实是艺术创作的一种态度,也是一种生存态度。远离现实的艺术,其实是远离历史的真实。一个艺术家的生活方式总是与他的创作方式、审美方式相一致,不能以所谓的自由和独立来掩盖生存态度。有什么样的精神态度,就有什么样的生活和艺术。当下,我看到为数不少的艺术家,将正在发生的个人生活与正在创作的社会生活分离,我以为,对于清楚者是一种逃离的借口,对于不清楚者,是一种无知。一个人是无法从他自己的社会本质中逃亡的;生活方式就是精神方式,就是创作方式。生活立场就是艺术的精神立场,生活形式和观念一定会影响艺术的态度。而在当代艺术圈,我们很难看到一面沉溺于世俗功利甚至卑劣生活,一面创作出生命崇高的作品的艺术家。

  今天,中国的许多艺术家用艺术求生,用创作来确定自己的生活位置,从当年的民间逐渐化入主流、从底层化入上层,愤世嫉俗的批判态度逐渐消失,虽说不为现实酬唱或阿谀奉承,但当年的精神立场已经无影无踪。其实,当被确定了艺术家或名家身份之后,一些艺术家的创作活力就日渐销蚀,转而用艺术创作来保卫自己已经得到的名分和利益。

  就艺术本身以及艺术家与现实的关系来看,勇敢者总比懦夫受人尊敬,思考总比麻木让人上进。艺术就是以精神介入现实,也包括对政治经济活动的影响。虽然不能以像政治经济那样去解决人类的生存问题,但能够以精神、心灵的方式影响人们的生存质量。换句话说,艺术无法从精神立场中逃亡。

分享到: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