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博藏品《洛神赋图》为唯一图文并茂摹本

2018年01月11日 11:42 新浪辽宁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宋人摹顾恺之《洛神赋图》卷(局部)宋人摹顾恺之《洛神赋图》卷(局部)

  1月7日,辽宁省博物馆馆藏的铜鎏金木芯马镫、宋人摹顾恺之《洛神赋图》卷和唐人摹《王羲之一门书翰》(又名《万岁通天帖》)三件国宝,亮相央视大型文博探索节目《国家宝藏》,国宝守护人讲述了被历史尘封的故事。省博物馆馆长马宝杰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此次是省博物馆首次录制文博探索节目,通过这种创新性尝试点燃了公众对博物馆的认知和学习传统文化的热情。

  省博物馆现藏文物总量达12万件

  《国家宝藏》是央视讲述中国九大博物馆内27件国宝前世今生故事的文化类节目,国宝来自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湖南省博物馆、河南博物院、陕西历史博物馆、湖北省博物馆、浙江省博物馆、辽宁省博物馆。

  省博物馆现藏文物总量达12万件,当《国家宝藏》节目组告知只能推荐三件宝物时,马宝杰和辽博专家们都犯了难,三件实在是太少了,很难代表辽博的馆藏特色和收藏水平。红山文化玉猪龙、北燕鸭形玻璃注、《簪花仕女图》《虢国夫人游春图》,张旭的 《古诗四帖》、宋徽宗赵佶的草书《千字文》、利玛窦的《两仪玄览图》等,还有各种青铜器等,不下十件都在辽博推荐的文物名单上。但节目组更青睐于辽博的《铜鎏金木芯马镫》《洛神赋图》 和 《万岁通天帖》。马宝杰说,相比地域性、珍贵性,节目组在宝物选择上更注重在中华文明发展进程中具有代表性意义、节点意义的文物。比如铜鎏金木芯马镫,从文物完整性和精美程度来衡量都不是最好的文物。但节目组特别看重这件,因为它是目前发现最早的有绝对年代可考的双马镫实物,其出现影响中国乃至世界的骑兵史,意义非凡。

  铜鎏金木芯马镫:迄今世界上发现最早的双马镫

  据马宝杰介绍,铜鎏金木芯马镫是迄今为止唯一有绝对年代可考的世界上最早的双马镫。马镫的木芯为桑木条揉成,镫面有鎏金铜片覆盖,并有细小的鎏金铜钉钉固在木芯上,镫孔内面钉铁片,制作精良。马宝杰说,铜鎏金木芯马镫出土于北燕宰相冯素弗的墓葬中。冯素弗为十六国时期北燕天王冯跋之弟,是北燕的缔造者之一,卒于公元415年。冯素弗墓是十六国考古的重要发现之一,墓中出土各类遗物500多件,除铜鎏金木芯马镫外,鸭形玻璃注、“范阳公章”龟钮金印、“大司马章”鎏金铜印等都是罕见的珍品。

  马镫为中国发明,最早的马镫大约出现在公元二到三世纪,是三角形单镫,悬挂于马的左侧腹部,仅供上下马时使用。公元四世纪发展为双镫,不仅可以帮助人上下马,更主要的是在骑行时能支撑骑马者的双脚,以便最大限度地发挥骑马的优势,又能保护骑马人的安全,马具发展到此才算完备。考古中发现的马镫大多是鲜卑族的遗存,其中的慕容鲜卑是活跃在辽西的马背民族,也是最早将甲骑具装和马镫应用于骑兵的民族。当时,正是由于拥有最先进的骑乘装备和防护装具,才使得慕容鲜卑驰骋辽海逐鹿中原。此后,马镫向东传播到日本等,向西扩展对中世纪欧洲骑兵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洛神赋图》:摹制水平最高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洛神赋图》是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依据三国时期曹植的名篇《洛神赋》而作的绘画名作,目前真迹已失传,今天我们看到的是宋代摹本。在传世的《洛神赋图》六件摹本中,省博物馆所藏的这件是唯一图文并茂的一件,也是摹制水平最高的一件。

  《洛神赋图》的作者顾恺之生活于四世纪下半叶到五世纪初,是中国历史上杰出的画家、绘画理论家、诗人,博学多才,擅诗赋、书法,尤善绘画。在中国绘画史上与曹不兴、陆探微、张僧繇合称“六朝四大家”。马宝杰说,《洛神赋图》巧妙地运用各种艺术技巧将辞赋中曹植与洛神之间的爱情故事表达得纯洁感人、浪漫哀婉。在布局上采用连续多幅画面表现一个完整情节的手法,类似当代的连环画,开创了中国传统绘画长卷的先河,被誉为“中国绘画始祖”。从内容、艺术结构、人物造型、环境描绘和笔墨表现的形式来看,都不愧为中国古典绘画中的瑰宝。

  《王羲之一门书翰》:研究书法演变的珍贵资料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唐武则天万岁通天二年,王羲之后人王方庆进献先祖王羲之、王献之以及王氏一门28人法书真迹,武则天命弘文馆用勾填法临摹,将摹本留于内府,原作归还于王方庆,并令中书舍人崔融撰写《王氏宝章集·叙》以纪此事。

  唐以后,王方庆所献原迹下落不明,现仅存王羲之、王荟、王徽之、王献之、王僧虔、王慈、王志七人的墨迹,七人法书摹本十通。因署“万岁通天”年款,又称《万岁通天帖》。

  卷中有南朝梁时的唐怀充、姚怀珍、徐僧权等四人鉴赏题记,帖前后有王方庆小楷书写祖辈的名衔和官位名称以及进献款识。卷后有南宋岳珂,元代张雨,明朝文徵明、董其昌的题跋。

  作品在流传中,曾两次遭遇火患,火烧痕迹清晰可见。

  东晋时期著名书法家王羲之素有“书圣”之称,在中国书法史上,他与其子王献之合称为“二王”。这卷摹《王羲之一门书翰》精准再现了“二王”的书法原貌,有“天下真迹一等”的美誉。从中可以看出魏晋南北朝之间书风的传承,为研究中国书法的发展演变提供了珍贵资料。记者/杨 竞

  来源:辽宁日报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

前任3:再见前任 《前任3》上映了, 作为这个系列的第三部,光是“前任再...

《前任3》上映了, 作为这个系列的第三部,光是“前任再见”这四个字,就足以让人心生感慨。 是啊,都不小了,谁没有过个纠缠不清的前任,谁又没有过个放不下的感慨回忆? 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那些所谓的“到不了,放不下,过不去”,那些声嘶力竭的拉扯和嘶吼,都化成了一句,“就这样吧,要幸福啊,再见”。 那些曾经坚定不会分手的人 总是走着走着就散了 因为成长 我们逼不得已要习惯 因为成长 我们忽而间说散就散 袁娅维这个版本的「说散就散」是《前任3》里的插曲,歌里虽然唱着“将一切都放手”,也有藏不住的不甘,大抵是唱出了很多人爱而不得的纠结和遗憾,所以又火了一遍。 是啊,歌里的故事,在每个城市都上演着。 那些日积月累的相处,那争吵过后却发现离对方更近了的心,我们总以为有些人是无论怎样都不会走散的。 可是就在某一天,我们突然说散就散了。我们甚至以为那次再也无法回头的分手,只不过是跟平常往日一样的道别。 还记得这样一段话, 大张旗鼓的离开其实都是试探,从来扯着嗓门喊着要走的人,都是最后自己把摔了一地的玻璃碎片,闷头弯腰一片一片拾了起来。 而真正想离开的人,只是挑了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裹了件最常穿的大衣,出了门,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这些看似云淡风轻的背后,都藏着一颗心渐渐被瓦解的过程。 林佳跟孟云分开的时候,她以为他会挽留,他以为她不会走。他们都躲在没有对方的地方悄无声息地崩溃。 尽管林佳也会咬着牙熬过一天天的辗转反侧,尽管孟云也会在酒醉之时哭泣崩溃,可是时间久了突然渐渐醒悟,原来没有谁离开了谁就真的不行。 原来没有什么不可以,原来那些信誓旦旦的承诺早就随风去了。 我们曾过于痴恋志明与春娇,执着于所谓兜兜转转还是你最好的感情。 但其实现实生活里,你我都是凡人,我们更像孟云跟林佳,我们并不需要兜兜转转的考验,就可以轻而易举地道别。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人们总是走着走着就散了。 “人生的出场顺序很重要 陪你喝醉的人注定没法送你回家” 昨天,体面mv上线了, 配合着《前任3》里的画面, 很多人都看哭了。 “分手应该体面谁都不要说抱歉,何来亏欠我敢给就敢心碎,镜头前面是从前的我们,在喝彩流着泪声嘶力竭... “离开也很体面才没辜负这些年,爱得热烈认真付出的画面,别让执念毁掉了昨天,我爱过你利落干脆…” 这段副歌部分,好像唱的就是每一个我们。 放不下的错过,看不开的遗憾。那么多的琐碎和吵闹,那么多的甜蜜和心碎,明明那么认真地去爱过,可是没办法,只有当一切都变成回忆的时候,我们才愿意去承认,原来只有爱是远远不够的,爱无法让我们走得更远。 爱就是这么一件承前启后的事 六年前,林佳和孟云有过这样一段对白, 林佳:“你不要我了怎么办” 孟云:“那我就像至尊宝一样去最繁华的街道喊一百遍 林佳我爱你” 孟云:“那你不要我了怎么办” 林佳:“那我就吃芒果 吃到死为止” 而到了分别的时候,孟云真的穿上了至尊宝的衣服,戴上了金箍,在繁华的街道上大喊着“我爱你”,而林佳也开始狂吃芒果,吃到过敏被送进医院...... 一切都结束了,他们用一场仪式来彻底结束这段过去。 或许这些撕心裂肺的感情,最后都只能剩下了“爱过”两个字。 “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结尾” 《大话西游》里至尊宝说,如果上天能给我一次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哪个女孩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可其实人生从来都没有重来的机会,那些错过的失去的人,即使最后你变为齐天大圣,一跃十万八千里,也是追不回来了。 张嘉佳说,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后来猛然发现,原来“好聚好散”是一句多么善良的话,包含了在爱里所有的宽容和释怀,放不下也要佯装放下,过不去也要逼自己淌过去,这或许就是给对方最后的爱。 待日子渐渐过去,待回忆渐渐稀释,看完一场电影,听完一首歌,脑海里回映了许多情节,也终于可以笑着跟别人大方坦承,我只是想起了你,不是想你了。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叶落彼岸,花开荼蘼。 或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了吧。[详细]
2018年01月07日 1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