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隔600年:达芬奇和羽生结弦 谁是真男神

2018年03月05日 19:06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文/平之

  大叔和小鲜肉,谁的男性荷尔蒙挥发更浓烈;艺术家、花样滑冰运动员,谁自带光环才是这个新新时代的坐标,稳坐时代赢家的宝座?

  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牵引着我们灵魂和肉体高潮的文化icon,达芬奇和羽生结弦,谁可以?

  羽生结弦,花样滑并运动员、1994年的鲜肉小哥哥,平昌奥运会获得金牌,铺天盖地的新闻根本停不下来,但估计已经无多关注他在竞技场中所打破的世界纪录了。

  在这个没有战争、没有饥饿、没有瘟疫的年代,花样滑冰更少地需要莽撞的力量、蛮横的僵硬,这些肢体动作来填补时代的窟窿。于是这个在赛场光环下的美男子羽生结弦,像是一个美少女,旋转、跳跃、不停歇,瘦弱、纤长的身体、有别于以往花样滑冰,变得柔美、浪漫,更像一件艺术品,一不小心混淆了男女性别的美学禁忌,呼应着性别模糊的文化现象,霎得让全世界女性眼睛怀了孕。

  虽然是在体坛引起的全世界关注,但这样一个声张着女性力量的新男子形象,却大大mark了日本帝国。甚至波及日本收藏圈,羽生结弦纪念邮票太受欢迎,为了抢购挤爆邮局网站。日本邮局“网上商店”一直处于无法打开的状况。

  用艺术谈论着性别,又用美堵住了所有质疑的嘴巴。600多年前的达芬奇,也是一个像羽生结弦一样的“热搜人物”。这个文艺复兴巨匠谈得上是世界艺术的鼻祖,用画笔讲述着宗教的故事,同时也谈论着男性女性身体的禁言,打破了薄衣下的羞耻,描述着肉体下的神态。

  法国邮政1952年为纪念达芬奇诞生500年发行了一枚印有其肖像的邮票,邮政部门配发一枚极限片。图案是达芬奇最得意的学生弗朗西斯科·梅尔兹描绘恩师一段晚年的惨淡经历,画面反映1515年,达芬奇带着最心爱的艺术杰作《蒙娜丽莎》来到巴黎时的场景,法国上下热烈欢迎艺术大师的到来,但达芬奇的面部表情却是背井离乡的幽怨,马车上那幅《蒙娜丽莎》格外显眼。

  作为不同时空下的风靡当下时代的坐标,他们手下的“两把刷子”是截然不同的两种艺术,却因为社会群体的关注、而改变流时代的主旋律。

  从《蒙娜丽莎》到《救世主》,达芬奇的影响力以作品说话。之所以被达芬奇的作品所感动,是因为在六百年钱的中世纪没有电冰箱、没有iPhone、没有数码相机,他却画出了迄今难以逾越的艺术作品,以至于我们视为瑰宝世代敬仰。同时作为宫廷画家,不论是政权上、历史上,还是艺术成就上,从他一出场就站在了最高点上。基本没有一个人能说出一个“不”字。

  所以,羽生结弦和达芬奇,他们打了个平手?

  十五世纪的达芬奇,除了枯燥无味的政权斗争、国王与教皇的权力纷争,艺术似乎是唯一一剂镇定药,抚平了争斗中的分歧,安慰了战乱下的民众,在当时达芬奇的确能称得上大英雄!真男神!而到了21世纪,网络、自媒体曝光了世界范围内的所有死角,每个人都捕风捉影地寻找着话语权。从文化艺术到体坛竞技,从看画到看脸,可被讨论的话题越来越多。

  而花样滑冰运动员羽生结弦作为个体,也不例外进入了大众的视线。

  艺术不再是唯一的文娱项目,体能竞技、也成了文化娱乐的其中一员。达芬奇的画变成了冰场上羽生结弦身体的伸展和跳跃。

  在这个网红泛滥的语境下,羽生结弦作为不断被讨论的对象。当然他的颜值功不可没,但身体语言,加持面容精致的小鲜肉外壳,也让他在竞技场上一枝独秀,成了万千少女的国民老公。

  所以,羽生结弦到了十五世纪,可能只是一个唱诗班的学徒;而达芬奇到了21世纪,或许也只是写实油画协会的一个会员,懊恼着行情的不利,市场的不被看好。换个历史坐标,谁才是男神?真还要走着瞧。

  但在十五世纪世界艺术中心的意大利,达芬奇的成就把他推到了“英雄”的高度;而在当下文化艺术纵横的自媒体时代,我们面对面地公认,羽生结弦就是我们万千宠爱的男神。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