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协会”为何热衷艺术之名?

2018年03月07日 09:30 新浪上海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来源:新民晚报  

  近日,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公布前后三批共计250多个未在民政部门登记的涉嫌非法社会组织名单。有人感叹,为何其中书画、古玩、艺术、收藏的山寨社团频频“出镜”,在涉嫌非法的社团的总名单里占据了高额比例。细细一想,这恐怕映射出当下艺术收藏圈的一些顽疾。

  在展览活动期间,书画家和记者时常会收到此类名片,头衔既多又长,又多为社团的主席或会长。乍看眼前人,以为是来头不小的艺术圈大咖,言谈到就职机构就虚避实,好像是高不可攀的大人物。这里社团机构的名头发挥了不小的“威慑”作用。

  此次曝光的名单中,这些组织中多半有着“国际”、“中华”、“中国”等国字号头衔,他们的全称和真正的文化机构相差不远,表面上看有权威性和影响力,容易在社交场合获得信任。比如中国文联的全称,是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此次曝光的机构中有“中国文化艺术联合会”。两字之差,两个机构的级别、宗旨、人员构成就天差地别了。但却不妨碍这些个极有迷惑性的名字,在文化圈内外招摇过市,吸纳不明真相的文艺爱好者成为会员。当前,一些诸如此类的非法社会组织,正是以圈钱敛财为目的,打着服务国家战略旗号、冠以“国字号”头衔招摇撞骗,损害了社会公众的合法权益。

  民政部官方网站表示,曝光名单既有利于民政部门发动全社会力量收集线索和证据,也能达到震慑作用,迫使不法分子终止行骗、尽早收手,还是对社会有效的警示和提醒,社会公众就能够在社会交往中提高警惕,辨清“李逵”还是“李鬼”,避免上当受骗、造成经济损失。

  另一方面来说,非法机构的幕后推手固然是始作俑者,但是,指望通过不法机构的非法名头,达到炒作自我目的的收藏者或书画爱好者占据了相当一部分,他们的受骗过程,和自身求名求利的欲望脱不了干系,心思不纯,上当受骗是必然结果。事实证明,用会费换取艺术声誉,貌似不法机构和会员双赢了,实际上这是一条自欺欺人的死胡同。

  还有一种情况值得同情,一部分入门级的书画爱好者,喜欢与名家多交流的上进之心,他们渴求通过一些组织或者抬头,走进名家大师的朋友圈,与他们平起平坐,更快地提高自我修养,因为作品欠火候,所以要依靠这些旁门左道的名头撑撑场面,这情有可原。古人云,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自古至今文人就崇尚吟咏诗文的雅集,雅集取名以风雅唯尚,不论座次,不凭头衔,以共同的性情和爱好坐而论道,就像董其昌的书法论中提到的,妙在能合,神在能离,来去交流自由自在。撇去头衔、座次、背景的民间文艺交流,才显纯粹和珍贵,方能求得艺术或收藏的真趣。

  若不是民政部此次强势出击,在官方网站公开披露这些名号,又不知有多少艺术爱好者对旁门左道的社团投怀送抱。这一次的曝光非常及时,毕竟以艺术之名,行艺术之事,才是正道。

  [记者手记:“名”不副实]

  很多事违反了规律就会出现问题。

  涉嫌非法的社会组织,他们仅仅是蹭了艺术之名,组织多数是中空的,会员的艺术水准需要打上折扣。一言蔽之,“名”不副实。不过,杜撰的名,偶尔可以带来实际的利,导致有些人心术不正前仆后继地打出国字号的“擦边球”,欺瞒不明真相的大众。透明互联网时代,会进一步压缩山寨组织的生存空间,旁门左道的主席、会长会露出真面貌。

  书画和收藏本都是修身养心的雅事,以艺术的初心结社,怀有的动机纯,书画收藏可陶冶爱好者的身心,切不要被贪欲所绑缚,最终会害人害己。(乐梦融)

  附录:未在民政部门登记的涉嫌非法社会组织名单(部分)

  京港澳台古玩协会

  中国作家书画院

  中国古玩研究院

  中华文化遗产保护研究院

  中国文艺家艺术研究院

  中国领导干部书画研究院

  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

  中国摄影家联合会

  全国名人书画艺术联合会

  中国文化艺术联合会

  中华民间藏品鉴定委员会

  中国干部书画研究院

  中华收藏家协会

  中国毛泽东书法研究会

  徐悲鸿国画民俗协会

  中华国粹艺术研究协会

  中国艺术收藏联合会

  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

  中国国际收藏家协会

  中国国际文物协会

  中华国宝文物收藏品协会

  中国艺术品协会

  中国红色收藏协会

  (责任编辑:陈耀杰)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