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特罗沙龙之夜:以全球视角与大师探讨艺术创作

2018年06月13日 16:18 中国网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哥伦比亚驻华大使卡尔门萨·哈拉米略在活动现场介绍艺术家哥伦比亚驻华大使卡尔门萨·哈拉米略在活动现场介绍艺术家

  2015年11月21日,由TEDx北京主办的“费尔南多·博特罗之夜”艺术沙龙活动在摩纳哥会馆举行。在本次活动中,哥伦比亚艺术大师费尔南多·博特罗与策展人方敏儿进行对话,从一个全球的视角与大家探讨当代艺术。

  方敏儿:传统艺术对您的作品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费尔南多·博特罗:传统对于我们很重要,因为传统是过去留给我们的重要信息。艺术家要做的是将这些来自过去的经验融合到自己的作品之中,但首先你要挑选出对于自己有用的信息,然后尊重这些以往大师的作品以及作品主题,再选取那些对于自己创作有帮助的地方。所以传统对于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

  方敏儿:每个艺术家都有自己的艺术元素来表达美的理念,例如波提切利运用线条,梵高则运用颜色,你则选取体积,为什么呢?

  费尔南多·博特罗:有些艺术家侧重线条,有些侧重颜色,有些侧重体积,这与艺术家不同的性格是有关系的。当我来到意大利时,接触到了波提切利的作品发现他侧重线条,而乔托、马萨乔的作品侧重体积,米开朗基罗也是如此。我其实并不知道我为什么最后会形成体积感的作品,但首先艺术家要了解自己是谁。在当时的意大利,艺术家们用体积来表示空间感。

委拉斯凯兹《玛格丽特公主像》再创作(2005),布面油画委拉斯凯兹《玛格丽特公主像》再创作(2005),布面油画
训练员与幼师(2007),布面油画训练员与幼师(2007),布面油画

  方敏儿:你想对那些认为你画的是“胖女人”的人们说些什么吗?

  费尔南多·博特罗:我确实画了。其实我画的不止是“胖女人”,我也画了“胖的”男人、动物、风景、物品等,其实我画的是一种形态,我的画与现实进行对话,而这样画能使得比现实更加有吸引力,并能加深一种感觉。就像贾科梅蒂所创作的那种人物形象一样,我所画的这些也是我作品中的一种形象。这与个人的信仰和想法有关,对于我来说体积是很重要的。

  方敏儿:你曾经说过“真正能检验艺术家的是画桔子”是什么意思呢?

  费尔南多·博特罗:其实这是一种检验艺术家功底的方法。桔子是圆形的很平常很有代表性,你画的桔子和其他艺术家画出来的是不一样的,很能说明一个艺术家的个性。一个毕加索画的桔子和塞尚画的是很不同的,乔托、委拉斯贵之等不同的艺术家画出来的都带有他们个人鲜明的色彩。一样的桔子但你可以知道这个是委拉斯贵之画的,这个是乔托画的。这是因为每个艺术家个性不同,他们的画风不同,你也需要找到自己的风格。

艺术家博特罗与策展人方敏儿对话艺术家博特罗与策展人方敏儿对话
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陈履生在现场讲话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陈履生在现场讲话

  方敏儿:你觉得当代艺术如何,特别是行为艺术和偶发艺术?

  费尔南多·博特罗:现在有很多人在做当代艺术,还有一种流行的说法是“绘画已死”。很多人觉得要想画得出彩太难了,因此选择逃避,才说“绘画已死”,但其实绘画并没有“死亡”。虽然现在很少有人画画了,但其它艺术形式无法替代绘画。博伊斯的行为艺术,装置艺术都无法替代绘画的地位。从四千或五千年前洞窟壁画已经产生,绘画发展到今日并没有死亡。绘画是很难,但绝对没有死亡。

  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陈履生(微博)在沙龙的最后高度评价了博特罗大师的艺术成就,并提到了本次展览带给我们的启示。他认为,本次展览让我们看到了哥伦比亚国家文化的力量,让我们看到了文化在国家发展过程中的重要作用。大师的展览对我们的启示是,一个国家的艺术既要基于民族,又要是国际的。在他长达50年的创作历程中,他始终以哥伦比亚的文化为创作的基因,并将哥伦比亚的文化带到了国际舞台上,让更多国家的人们了解和认识哥伦比亚的文化。中国要推动更多的艺术家走向国际舞台,从而了解中华民族的历史以及创造精神。

水果静物(2003),布面炭笔画水果静物(2003),布面炭笔画
小丑(2008),布面油画小丑(2008),布面油画
跳舞的人们(2002),纸本色粉笔画跳舞的人们(2002),纸本色粉笔画
矛刺(1997),布面油画矛刺(1997),布面油画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