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文俊:是否应该对着照片画画

2018年07月30日 15:41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来源: 艺术国际   作者:傅文俊

  “绘画是摄影从一开始就持续性地蚕食和热情地剽窃,并仍在火烈敌对中与摄影共存的艺术。”

  自暗箱(照相机的雏形)出现以来,画家就利用它来捕捉光影,更真实地描摹自然,维米尔、委拉斯凯兹、卡纳莱托等艺术大师都使用过暗箱来辅助作画。20世纪初的艺术浪潮中,摄影接管了被绘画垄断的描绘现实的任务,把绘画解放出来,让绘画转而肩负其伟大的现实主义使命——抽象。之后复兴的“照片写实主义”,不满足于仅仅模仿照片,而是要证明绘画能够达到一种甚至更大的逼真的幻觉。如今面对照片来绘制油画已是很普遍的现象,然而这样的做法仍然存在很多争议,归根结底,或许是因为摄影与绘画的关系太过复杂,有时极为亲密,有时又呈对抗,太多纠缠,难以厘清。关于是否应该对着照片画画,与大家分享一则关于陈逸飞的颇有深意的故事。

  几乎与陈逸飞朝夕相处了几年的俞中保认为,陈逸飞自己并不讳言画照片这样的技术策略,画是追求的过程,对着照片作画,其实许多明暗关系是不需要画家再作处理了。陈逸飞到后期就从许多摄影家手里买照片来对着画,俞中保与陈逸飞合作过《水乡》系列,《仕女》系列,《西藏》系列,一起创作,于是向他提了点关于是否画照片的意见。

  “他不想多动。”那么多的藏家翘首等在后面,陈逸飞需要速度画出更多的画来,若都像画《山地风》那样,要重新构图、布景,所花费的功夫实在太大。他觉得太烦了。

  “但是我们毕竟不是专职摄影家,所以后来陈逸飞大量买照片画。他是和摄影家有协议,底片和照片都买断了。对职业艺术家来说,其实画照片没什么,现在的情况下再也不可能花几个月去写生采风。但问题是需要有一个写生的能力。现在连考试都画照片,甚至四年艺术系读下来,没有出去写生过。所以对下一代来说,艺术基础十分堪忧。那时候一张照片真的只是起到一种资料性的作用,而现在,却真的依赖照片画照片了。”俞中保说。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傅文俊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