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紫砂艺术年鉴2017-2018之毛国强

2018年08月11日 22:46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中国紫砂艺术年鉴 2017-2018”项目意在总结、梳理中国紫砂艺术独特的民族艺术语言与崭新魅力,同时在当下的基础上扩展开来,瞻仰未来新的面貌。在项目的行进过程中进行学术上的探讨与精进,同时提供一个交流与解读的全新艺术角度。

  此项目包含《中国紫砂艺术年鉴 2017-2018》书籍与“薪火相传:行进中的中国紫砂艺术”学术邀请展两部分。

  《中国紫砂艺术年鉴 2017-2018》一书以紫砂艺术家为叙述单元,全景梳理和再现本年度中国紫砂艺术发展与繁荣全貌,忠实、客观地记录中国紫砂艺术领域代表性艺术家的创作情况,清晰地体现中国紫砂艺术传承发展的蓬勃状态。 力求以学术为标杆,以紫砂艺术家为基本叙述单元,全面、系统的梳理和再现2017-2018年度中国紫砂艺术的发展和繁荣全貌,力求客观、公证,以年鉴的方式,为广大读者提供一本实实在在的中国紫砂艺术的工具书。

  “中国紫砂艺术年鉴 2017-2018”项目

  第二期推荐紫砂艺术家:毛国强

毛国强毛国强

  一、艺术家简介

  毛国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陶瓷艺术大师、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手指画研究会终身理事顾问、江苏省陶瓷艺术委员会顾问、济南大学客座教授、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评委、江苏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白云怡意”山水艺术盘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白云怡意”山水艺术盘

  1945年6月生于宜兴蜀山南街陶艺世家,从小耳闻目濡接受艺术熏陶。1958年进宜兴紫砂工艺厂,师从任淦庭先生。

  从艺60年,对紫砂艺术和书画艺术研究颇深,作品洗炼隽永、厚积薄发,基本功扎实。曾多次获国内外奖项:全国陶瓷创作设计评比一等奖、西湖博览会金奖、太湖博览会金奖。作品被美国洛杉矶艺术馆、亚泰博物馆、国家博物馆、中南海紫光阁、天津博物馆、故宫博物院收藏和展示。先后和多位书画艺术大师合作交流,受到他们的赞誉。并参加中国首届全国刻字展、中国美协第16届国际美术特展,全国个手指画提名展。并先后在广州艺术博物馆、潮州仰山堂、北京中国工艺美术协会珍宝馆、江苏省美术馆、美国洛杉矶艺术馆举办个人艺术展。于2014年10月创立“毛国强紫砂艺术馆”。

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暗香浮动十二件套具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暗香浮动十二件套具

  二、艺术理论著述

  文/毛国强

  《关于紫砂陶刻艺术》

  紫砂艺术中的装饰是以陶刻为主要表现手法,是紫砂艺术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它是集书法、绘画、金石、文学修养为一体的综合艺术。陶刻艺术源远流长,追溯陶刻之渊源可说是陶制的形成而萌芽。早期的削竹为刀,以署名号为主,后以名人的书画或墨痕镌刻署名,为此宜兴紫砂的名气变益盛,发展至文人的参与,使紫砂器的装饰进了一大步,很自然受到大众尤其是文人及士大夫的青睐。发展到以陈曼生等批文人的共同直接参与与努力下,诗、书、画和篆刻在紫砂艺术中广泛的结合起来,日益古朴,风雅新奇,紫砂陶至此已蔚为大观,真正成为中华优秀传统瑰宝之一。

  每一个民族的文化艺术都有极宝贵的内在东西,紫砂艺术中陶刻体系内核还是坚固的,不仅保持着自己艺术的特征,而且还在发展演进,延伸至今为单独的门类。历史上的“字随壶传,壶随字贵”的鼎盛时期至今,在审评紫砂器品味时,亦是重要的标准。功在壶外,是一点也不错的,也就是常说的文人壶,以壶、书画、诗的综合艺术有文明的素质,新的涵养,高尚的品德,直接能反映到一件优秀的紫砂陶上去。

  陶刻的用刀之法,是在坯体上,体现刀法的痕迹,以运力的自然轻重、快慢、线条的粗细、运刀起落准确、明书质朴,一气呵成,且需上下、左右、前后顾盼,气韵生动。更得具备有楷、隶、篆、草各种书体的基础,画亦需掌握花卉、山水、人物、金石等技法的基本涉及,没有这些要素,不可能出好的陶刻艺术作品。

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惠风和畅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惠风和畅
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惠风和畅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惠风和畅

  陶刻艺术的特性是用各种刀法来表现线条和粗细、力度的刚柔、墨的韵味,在紫砂坯体上巧妙运用,指腕肘各部的力量自如地刻画、章法构图、方圆曲直、刀路的交叉诸多变化,以表达出作品的整体意念及思想感情。陶刻的表现技法丰富多彩,双刀正入法(指刻底子)即先用墨稿后循其迹面运刀,技法上讲究运行自如,不留痕迹,行刀时刻划到底,顺刀、逆刀交替运用,不拖沓松弛,不滞刀,轻重深浅恰到好处,最主要的是不能走稿,把书画的意韵丰富的表现出来。单刀侧入法(俗称空刻),一般不易掌握,它要有书画、金石、文学修养功底。好的一件空刻作品制作者必须有较高的文化素养及艺术素养,并且需要有双刀正入法熟练基础,有扎实的运刀技巧。不然作品则是画匠气的工艺产品,要达到较高境界的要求,要胸有成竹,意在刀先,未落刀时,构思布局已成,下刀准而洗练,一刀起落都必须注意笔划的起势收势,全神贯注一气呵成,既要放得开,又要收得住,干净利落,胆大收细,这样刻出来的作品方能从刀中见神采,刀下见神韵,这种刻法,刀痕明显,锋芒显露,气势磅礴,奔放雄浑,犹如书法中的狂草,画中之写意刚劲挺秀回味无穷。

  紫砂陶刻形成优良的传统和强烈的艺术风格,绝非一朝一夕的事,元人蔡司沾“霁园从话”里就有余于白下获一紫砂罐,有“且吃茶,清隐”草书五字的记载,由此说明早在元代紫砂器的初创时期,已在紫砂器上进行陶刻了。紫砂陶刻与坯体制作造型设计是分不开的,陶刻的装饰作用远远超过了其装饰的本能。随着审美意识的提高和觉悟,逐步形成了书画陶刻和紫砂造型艺术浑为一体的风格,趋向厚重端庄,发展至今,更具时代风貌的陶刻艺术日臻完美,以立意新颖、章法错落表现的精品屡见不鲜,构成陶瓷行业中一门独特的工艺装饰风格。

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秦古瓶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秦古瓶

  陶刻看起来入门容易,但真正入门则非简单,精于世道更需刻苦深研,日久月长,方能步入成功的殿堂,必须坚持继承严谨的传统艺术技法,但师古不泥古,不囿于老的格局,老的路子,在扎实的基础上融会贯通其它各门艺术,博彩众长,汲其精华于一体,化为我有,自我完善,创造新的具有独特的自我风格个性来。

  我在刻“金丝樟茶台壶”时,由于文字较多,这种长文字的章法就怕一行接一行没有什么变化,巷条式的平排,字距间也少变化的一味刻下去,会使人感到乏味单调,在运用第二行、第七行、第十七行的余白来淡化行距划一的感觉,达到疏密、虚实、字数的多少、对比。

  这样不觉冗长,使整篇一体混混沌沌,纷纷纭纭,相辅相成,这就是这壶的整篇章法构图。由于字体的大小、正侧、欹侧,用刀的提按轻重,表现线条的粗细、节奏感强烈,落刀的自信果敢,一气呵成,自感满意的一件陶刻作品,画面亦以金丝樟茶台造型的坐椅及屏风的山水综合构成画面,前面两块山石,以坐椅造型变化,“三五知己淪茗品壶,论古道今”,在山石上的主体以二株不老松参以背景的形态写铭,运刀的抑扬顿挫,线条的粗细、轻重、长短、虚实、遒劲,有那种无拘无束的视觉效果,紫砂艺术是中华优秀的传统文化,陶刻艺术的价值在于将文化的哲学观、价值观、审美观和众多的文化形式与紫砂器自然不可分割的结合,它的发展和提升与造型、陶刻技法的基础上,有赖于紫砂艺人对传统文化的领悟,厚积薄发,陶刻艺人的基本修养,意趣及格调品味是神韵的关键。

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文房清供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文房清供

  《紫砂壶陶刻装饰的布局》

  总体上讲,陶刻应分三个层次:艺术层次、工艺装饰层次和一般商品性实用品装饰。陶刻的存在又分为以自己的表现为主体的存在,与器皿同时存在,只是依附于器皿而存在。

  依附于器皿而存在的陶刻,是一般性实用品的装饰,失去了器皿载体,其陶刻也就无任何独立的意义。这种情况大多存在于实用性的紫砂陶,如茶壶上。与器皿同时存在的,就是俗话说的“字依壶传,壶随字贵”的情况,是器皿与陶刻相得益彰的工艺装饰。这种陶刻装饰往往与其载体互为存在,缺少了两个要素中的任何一个,都不能提升另一半的艺术魅力。

  而以自己的表现为主体存在的,则是当代出现的陶联、陶板、壁挂、竹片、字屏等独立存在的品种形式。例如,在百寿瓶上,一面陶刻了一百个不同书体的“寿”字,另一面刻图案;在鸡蛋大小的水平壶上镌刻一卷有270个汉隶的《波罗蜜心经》;在挂盘上用汉简陶刻,或用秦代封泥印、汉印篆刻的唐人诗句;在挂瓶上选用多种泥色与各种不同书体,镌刻各不相同的绘画,等等。这些以观赏和陈设之用的作品,充分张扬了陶刻装饰的魅力。

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竹露生香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竹露生香
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竹露生香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竹露生香

  从艺术层次上来看待紫砂陶刻装饰,就是书法绘画与陶刻的融合。这是自曼生壶问世以后的文人和艺人的有意识结合创造的形式,也是紫砂陶具有文人气的独特气质所在。正是这种洋溢着书卷味的形式,几百年来吸引了许多名艺术家如黄慎、郑板桥、吴昌硕、任伯年、于右任黄宾虹、蔡元培、唐云等的积极参与,与紫砂艺人合作,创造出许多精品力作,推进了紫砂壶艺的繁荣。

  紫砂壶上的铭刻,早期仅限于壶的底部,为壶艺家的落款。由于紫砂茗壶的社会影响,吸引书画金石家前来定制茶壶并亲自挥毫镌刻,才渐形成一种风尚,追求书法及镌刻趣味。陶刻位由壶底部移到肩腹及盖面等显见的部位,特别是壶腹,是最大的装饰空间,可以让陶刻者获得更大的自由表达的天地,内容提升到文学性的高度,题诗殷勇纪事,用以言志寄情。

  紫砂壶身的陶刻工艺,体现在与壶型相匹配的布局和陶刻的经营上,讲究不同字体的陶刻韵味,大小、高低、长短的安排,参差疏密、错落跌宕、匀称呼应等布局,营造出朴茂雄强,神韵道劲、情调怡人的艺术效果。对于陶刻装饰的艺术要求而论,不应只把书法、图画、金石、木刻、图案等图像在紫砂陶上简单的搬移再现,如果不加经营,或只以师传的稿本抄录摹写,按传统习惯布局的画面,把壶或花盆之可饰面当作纸张施展技艺,忘记了不同的创作对象应各有各的深度和空间要求,不能求得施艺的载体和将要装饰的图案的统一,就不能算是一件成功的高水平陶刻艺术品,而只是一件工艺品。

  三、代表作品赏析

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书香传家”组合件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书香传家”组合件
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书香传家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书香传家
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书香传家 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书香传家

  “书香传家”组合

  套壶用段泥材质,造型生动传神,追求清新朴茂、洗炼明快,简洁而雅致,有内涵真趣。插花瓶盆的点缀,陶刻的个性化、风格化追求和谐优雅的情致与整体组成相映成趣,具相当大的一致性。书法插屏的表现手法,想通篇的完整行距用草书的纵横交错,强调线条的运动节奏感,方圆、长短、章法上的虚实,运用增大行距夹书写小字增强兴味上的变化。印章的虚实穿插也相呼应,整体字的提按、转折、顿挫宕逸,线条强烈节奏感流动性相辅相成,浑然一体。

  此作集壶、盆、瓶、杯、屏多种组件于一体,通过紫砂温润古朴的材质以及文化气息浓厚的陶刻去诠释一种“书香传家”的氛围。屏风以紫泥、段泥、红泥层层组合而成,通过几种泥料之间的契合去呈现紫砂最古色古香的一面,其上陶刻诗文,刀笔遒劲且翰逸神飞,线条流畅丰富而节奏感十足。壶、盆、瓶、杯分别刻绘松石、幽兰、花鸟、诗文等充满书香韵味的元素,统一的段泥使整套作品更显儒雅端庄,呼应主题的同时,书香气息满布视觉感官,让人如沐文化清风,心情舒畅。

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花鸟瓶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花鸟瓶

  花鸟瓶

  花瓶造型方正立体,瓶身上大下小,略有收缩,颈部光洁紧致,瓶底稳重端庄,瓶足和瓶颈上下对应,相映成趣。花鸟与诗词交相辉映,呈现了一幅“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画面,展现了高雅的情调,鸟与树,动与静的结合,彰显了画面的灵动之感。

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山水有清音组合件 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山水有清音组合件
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山水有清音组合件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山水有清音组合件
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山水有清音组合件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山水有清音组合件

  山水有清音组合

  提梁壶的立意在造型和装饰上营造一种使人遐想无穷的意境,看似简单的构成,但也匠心独运,很有禅意。艺术盘上的山水造境把整体的山峦刻画在蒙蒙云雾中,欲以“云深不知处,只在此山中”的意境。画面中的烟云变化蓊郁丰茂,以及雄强浑厚,风仪峭古,灵动地把大自然的风云相联系,作为自己创作的灵感,并强调用刀法的变化,紫砂色泥的装饰,不脱离物象,从而使整个画面有新意,与提梁壶相得益彰。

  此作是以壶、盆、盘、水洗相组合而成的一组套件。壶与水洗皆以紫泥制成,提梁壶型更显韵味雅致,壶身刻绘山水,清韵卓绝,盆与挂盘以紫泥、红泥与段泥结合制成,盆上刻字古朴典雅,厚味简洁,挂盘山水刻绘与壶之刻绘形成对比,苍劲雄浑,笔墨深邃,意境深远,观之赏之,若有高山流水,清风徐来,清音不绝,清心宁神之妙意,点名作品之主旨:山水有清音,何必丝与竹。

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松风云壑瓶  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松风云壑瓶
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松风云壑瓶艺术家毛国强作品 松风云壑瓶

  松风云壑瓶

  瓶造型简洁明快,线条流畅,端庄浑厚。画面山水着意表现宏观气势,力求效果的张力,刻出苍茫的巨壑,深谷危岩。立身在画面外,存心于画面中的造境,立意要“不落古人窠臼”,追求但也不盲从流行的风尚,化古为今,尽力强化视觉的冲击力。在用笔用刀的气势和意韵中,把画面的表现视作个人品质的写照。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