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紫砂艺术年鉴2017-2018之吕俊杰

2018年09月07日 13:08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中国紫砂艺术年鉴 2017-2018”项目意在总结、梳理中国紫砂艺术独特的民族艺术语言与崭新魅力,同时在当下的基础上扩展开来,瞻仰未来新的面貌。在项目的行进过程中进行学术上的探讨与精进,同时提供一个交流与解读的全新艺术角度。

  此项目包含《中国紫砂艺术年鉴 2017-2018》书籍与“薪火相传:行进中的中国紫砂艺术”学术邀请展两部分。

  《中国紫砂艺术年鉴 2017-2018》一书以紫砂艺术家为叙述单元,全景梳理和再现本年度中国紫砂艺术发展与繁荣全貌,忠实、客观地记录中国紫砂艺术领域代表性艺术家的创作情况,清晰地体现中国紫砂艺术传承发展的蓬勃状态。 力求以学术为标杆,以紫砂艺术家为基本叙述单元,全面、系统的梳理和再现2017-2018年度中国紫砂艺术的发展和繁荣全貌,力求客观、公证,以年鉴的方式,为广大读者提供一本实实在在的中国紫砂艺术的工具书。

  “中国紫砂艺术年鉴 2017-2018”项目

  第二十八期推荐紫砂艺术家:吕俊杰

艺术家吕俊杰艺术家吕俊杰

  一、艺术家简介

  吕俊杰,中国陶瓷艺术大师、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江苏省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联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紫砂研究院研究员、江苏省“五个一批”杰出人才、清华美术学院全国艺术理论与工艺美术紫砂艺术专项研修班导师,江南大学艺术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南京大学特聘教授,中国紫砂大师走进联合国艺术展第一人、首位获得奥林匹克顾拜旦金质奖章的中国艺术家。

  二、艺术家作品赏析

  彩云追月

  月光如流水,彩云独徘徊。

  月光如流水,彩云独徘徊。这是一首诗,一首追逐爱的情诗;这是心中情怀,是对美好的向往和渴求。壶身扁圆,从腰线向着上下两侧渐行渐敛。使得整个壶体视觉上呈现出轻灵之感。壶颈虽短,却也支撑出了一片虚实相间的空间感来,壶盖上明亮黄色的明月尤显高高在上,如心中女神,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暗红平静的壶身上,一朵鲜亮的彩云,带着古典如意的纹样,后面长长的尾巴是对传统文化的延伸,把现代艺术容纳其中,彰示其竭力飞升的动感,打造出彩云追月的一幅美好景象来。几朵祥云堆叠,明月在云上渐现,犹抱琵琶半遮面,不肯现出全身,带着神秘和高贵。月宫里的玉兔,跑出宫外,即使嬉戏也心向明月。玉雕的艺术,在紫砂的世界里,也同样含蓄灵动。传统中推陈出新,玉雕和紫砂的完美融合;彩云追月,爱情和生活的美满追求。

彩云追月 艺术家吕俊杰作品彩云追月 艺术家吕俊杰作品

  如日中天

  日之方中,在前上处

  云水之畔,一轮红日冲破云霞,蒸腾而出,磅礴自由。作品积极明快,气势不凡,有画面,有激情。红日浑圆,以祥云盈盈托之,壶盖起伏,似山峦巍巍拱起,世相多姿,生机纷呈。绞泥挥洒恣意风流,浓墨重彩铺开如画卷,将云水缭绕,日光倾城之胜景跃然壶上。

如日中天 艺术家吕俊杰作品如日中天 艺术家吕俊杰作品

  硕果壶

  年丰时稔,仓箱可期。

  壶体出自传统造型,圆润秀美,骨肉亭匀,线条洗练,比例完美。壶嘴微翘,中通外直,壶把柔韧,屈曲自如,壶盖平整,契合无间。壶盖祥纹绽放秋色缤纷,不着一色一相,却尽得自然真趣。年丰时稔,仓箱可期,无限悠思,无比生动。

硕果 艺术家吕俊杰作品硕果 艺术家吕俊杰作品

  三、艺术家成就评说

  1、吕俊杰:贵能深造求其通

  吕俊杰是一位多才多艺的名人,他不仅在紫砂壶界有高超的地位,还涉足影视、歌坛和禅学。他是一位善于跨越和融汇的能人,一位致力于“贵能深造求其通”的紫砂界的精英。

  在我的知识领域中,紫砂茗壶在明清以来早已是雅化的精英艺术了,标志性的现象便是清代“曼生壶”的出现。该壶以文人篆刻史上“西泠八家”之一陈鸿寿的表字得名,来源于能书善画又精于金石的仕宦文人陈鸿寿与紫砂艺人杨彭年的成功合作,从而把实用而美观的工艺品,进一步发展成富于文化内涵和审美情趣的耐人寻味的艺术品。

艺术家吕俊杰艺术家吕俊杰

  一方是热爱紫砂工艺的文士,另一方是热爱文化的艺人。他们合作,既充分发挥了能工巧匠的技艺和宜兴陶土的性能,又跨界地实现了工艺美术与诗书画乃至金石的结合,通过器形款式的创造,镌刻书法写成寓意深刻的壶铭,注入了尽可能丰厚的文化积淀、生活哲理与审美感悟。不过,那仍然是传统工艺与传统诗书画金石的跨界综合。

  近百年来,随着农业文明走向工业文明,艺术教育从师徒制走向学校制,精英艺术由小众的享有变成大众化的转变,某些实用美术开始了近乎纯艺术的探索,早已雅人高致化紫砂壶特种工艺也开始了现代转型。这一转型一直在精研传统的继承和与时俱进的开拓中前进,新中国的成立,加快了转型的步伐;新时期以来改革开放的新机,为紫砂艺术的崛起铺平了道路。

  吕俊杰是新时期紫砂艺术领域富于创造精神的青年一代的重要代表之一。他出生在父亲是工艺美术大师的紫砂世家,开始师从父亲吕尧臣,后求学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接着毕业于新加坡南洋艺术学校。特殊的经历,使他不仅具有紫砂家学的根底,传统文化的熏染,而且通过国内外的学校教育,了解了当代的设计艺术、当代的陶艺,了解了西方的现代和后现代艺术的理念,随后走上了在融通中开拓创新的道路。

风骨 艺术家吕俊杰作品风骨 艺术家吕俊杰作品

  他早已不是以传承紫砂绝艺为能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人,也早已不是有传统文化素养和创造能力的紫砂工艺美术师,而是以紫砂为媒体探索陶艺创作的艺术家。他有着比前人更开阔的国际视野,有现代人才有的审美感受和视觉经验,有在传统基础上借鉴西方艺术的包容心态,有超越陶壶而开拓紫砂艺术世界的雄心壮志,有着在紫砂艺术中吸收新机表现精神世界的自觉。

  虽然,他的创作大体还是紫砂茗壶,也还没有彻底脱离茶具功能的陶艺,然而却善于在掌握材质、工艺、语言方式的条件下,在灵活借鉴传统器形款式的基础上,尚神求意,充分利用具有绘画性和雕塑性的生动鲜明的视觉因素,又凭借生活感受和迁想妙得构筑情景交融并且意在象外的意境,在天马行空、神与物游的造镜中,实现了造型美、工艺美、材质美、纹样美和意境美的统一。

  他有这样一件作品,名为《秋色》,器形款式在“曼生十八式”的扁石壶与圆珠壶之间,然而沿着壶肩以下,是拥挤的浮萍升腾到水面,争相吸收空气和阳光。壶钮则是蹲立的小鸟,享受着无尽的秋色。至于《天下粮仓》的壶与盏,既以粮囤、粮仓之形为主体创造新的款式,又以浮雕的藤草编织物为装饰带,体现了普世的人文关怀。《玄石》更打破了工艺陶壶的对称,富于当代人喜闻乐见的平衡而不均齐之美。

莲华(3件套) 艺术家吕俊杰作品莲华(3件套) 艺术家吕俊杰作品

  如上所述,吕俊杰紫砂壶艺术的造境,表达了鲜活的生命感受、宇宙人生的哲思和独立不倚的艺术个性。他的优秀的作品,可以说是诸多对立的统一:刚与柔、含蓄与利落,整体的宇宙感与细部的生命感,专精于跨界、典正与新奇,古意与今情、传统与时尚、文人意境与当代气息、工艺美术与纯艺术、感性的情趣致与理性的哲思,大自然的生机和历史积淀的智慧。

  理论的自觉,是吕俊杰的成功秘诀。他的“实践——深造——再实践——再深造”的成长经历,就是在不断开阔视野接受最新信息中提高自觉性的过程。惟其如此,他非常善于学习传统,而又不局限于古人的式样,无论在器形款式上,在把手、壶嘴和盖纽造型上、还是在器身装饰上,都能够从当代人的生活中,从历史文化中,开拓创新源泉,吸取立象造镜的源头活水。

  如果说,欣赏他的《牧童渡水》,仿佛看到碧波中浮出的水牛,特别是牛背上活泼可爱的儿童;那么《天陨》则把似乎是生命体的陨石组合成子母鸡的形态,又以蛋状和环状的石子体现阴阳相生的哲理。如果说,《子非鱼》与《高山流水》分别以摆尾鱼的形态和介乎铜管乐器与楚文化漆器部件的形态,凸显了哲思的智慧与知音的情谊;那么,《满腹玑珠》又巧妙地借用了火锅的造型与涮锅的感受,取得了大俗大雅的谐趣效果。

骏程万里之风 艺术家吕俊杰作品骏程万里之风 艺术家吕俊杰作品

  吕俊杰还擅长借鉴西方观念,丰富紫砂艺术的表现手段。最明显的迹象是把吕氏绞泥技巧与西方的抽象主义有所结合,在器形的装饰上取得了天趣自然的奇效,也为构筑多姿多彩的意境丰富了语汇。无论《江陵》的大江东去,一日千里,《天籁》的云霞变幻,一片神行,还是《海市蜃楼》的虚幻飘渺,惟恍惟惚,莫不如此。

  当然,吕俊杰的紫砂陶壶艺术最动人之处,还是热爱生活并从中发现新机的慧眼,是人文关怀的博大心胸,总而观之,他的艺术有三化,一是哲思化:由器而道,壶中有宇宙;二是诗意化:由艺而文,器有诗书画。三是生活化:由古而今,充满生活情趣。如果和前辈比,他的艺术,来可以说更艺术化了,更文化化了。

  《阴阳太极壶》上有一行题诗,诗曰:太极茗壶,亦道亦器。体合阴阳,诗凝紫玉。大智圆通,今情古意。绝艺哲思,天人合一。小小的一把壶却蕴藏着广博的道,观赏者仿佛看到了造壶大师的艺术之道。吕俊杰的紫砂艺术开拓创新,有着更美好的未来。

荷塘秋色 艺术家吕俊杰作品荷塘秋色 艺术家吕俊杰作品

  2、吕俊杰:从顽童到紫砂大师

  吕俊杰,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江苏省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师承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吕尧臣,多年来秉持“功在壶外”的理念,创新之作层出不穷。2013年,吕俊杰成为第一个将紫砂壶带进凡尔赛宫展览的中国艺术家。

  他的性格率真而浪漫。他不仅是紫砂大师,他还是歌手、武术冠军、少林弟子、慈善家;他是《紫玉金砂》中的镜空法师,《上海王》中的洪门五爷……在外界看来,他是“另类”,是“顽童”,是“怪才”。

艺术家吕俊杰艺术家吕俊杰

  记者:吕大师好。我们此次想围绕您的成长之路展开对话,让大众了解紫砂大师是如何炼成的。

  吕俊杰:好的。我的故事比较多,少年习武、玩耍,青年游学、结缘大师,到后来唱歌、拍戏等等,丰富的经历让我从侧面对紫砂艺术有了更深的理解。“功在壶外”即是这个意思。

  无论练武、唱歌、抑或拍电视剧,都服务于我人生的核心——紫砂壶艺。艺术创作需要综合修养,离不开艺术家的人生阅历。读万卷书还要行万里路。艺术创作不能躲在家里,守着一亩三分地。

  记者:您是从几岁开始学做紫砂的呢?在启蒙道路上,父亲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对您起了什么样的影响?

  吕俊杰:我16岁开始学做第一把紫砂壶。当时母亲强烈反对,她也是紫砂厂的技术员,深知老一辈紫砂人的辛苦。她对父亲说:“别让孩子走咱们的老路。”父亲却说“荒年饿不死手艺人。”两人相持不下,只得召开家庭会议,征求我的意见。我大声说喜欢,母亲便答应了。

  1981年,我进厂当学徒,全班有二十多个同学。在那个年代,紫砂业不繁荣,学徒工资仅有18元,比烧窑工低很多。很多同学熬不住,纷纷改行了。然而我对紫砂壶艺有天生的热爱,从未感到枯燥乏味。每当从窑中捧出一件带着温度的新作,我便欣喜若狂,其中的幸福感是旁人难以体验的。

  在启蒙道路上,父亲也是我的授业恩师,一直鼓励我,他总说“坚持就是胜利”。他给我营造了宽松的成长环境,即使考试成绩不理想,父亲也从不打骂,使我更多保留了孩童时期的天性。

  记者:从一些老照片中看到,您和父亲一起堆雪人、骑自行车、研磨紫砂泥,儿时的生活充满乐趣,这种童年经历是否也反映在作品里?

  吕俊杰:我是乐天派,从小到大一直爱玩。艺术家要热爱生活,创作需要自由的环境,需要天马行空的想象。作品是艺术家性格的一面镜子。反观我少年时的作品,虽然稚嫩,但充满了率性和天真,有趣味。

  记者:您少年时期身体瘦弱,老大师(吕尧臣)特意请了武术师父来教您练武,那是一段怎样的时光?

  吕俊杰:少时练武艰苦却很快乐。我小时候身体弱,“电线杆”身板,被人一推就倒。七十年代,我在蜀山脚下的东坡小学读书,在学校总受别的男孩欺负,打架从没赢过,经常鼻青脸肿地回家。父亲一看,说:“这不行!必须强身健体!”于是特意从丁山请了一位拳师教我武艺。

  刚开始,师父不肯收我为徒,嫌我底子太差,一只脚金鸡独立都站不稳。但我骨子里不服输,再三央求,师父勉强答应教些少林洪拳的基本功,命我回家在天花板上垂一根线,在齐眉高的地方挂一个小纽扣,每天踢纽扣几百下。一开始,我没力气,韧带也紧,几乎一踢腿就摔倒。坚持了半年后,竟然出了点儿功夫,“想踢人鼻子绝不会踢到耳朵”。这种小小的成功,让我爱上了练武。

  记忆中,我曾每天以掌击树,打了整整一年,手上长满了老茧,削砖头应声而断。后来,又修习了多年心意拳。2008年香港第六届武术节,荣获心意拳冠军。为了比赛,我还特意赶赴河北沧州集训了一个月。

美意延年 艺术家吕俊杰作品美意延年 艺术家吕俊杰作品

  记者:武术的修行对您艺术上的造诣有哪些帮助?

  吕俊杰:首先,练武改善人的身体素质,使思维更灵活;第二,通过练武,我逐渐领悟到武功也是一门艺术,与壶艺有异曲同工之妙。武术动作分刚柔,节奏有快慢。紫砂壶造型讲究方圆相济,线条有紧凑有舒缓。这种认识深化了我对美学的理解。第三,练武培养人的浩然正气,我的作品中不知不觉中糅合了中华武术的精气神,线条更饱满有力,呈现出一种快意江湖的任侠气。

  记者:您有一段南洋留学的经历。一个人漂泊海外,心情怎样?新加坡的三年,给了您哪些成长?

  吕俊杰:1993年的一天,父亲对我说:“壶道即人道,修养上不来,眼界打不开,不会有高的出手。你要走出去开眼界!”

  当时,我已结婚并有了孩子,很留念家庭生活,父亲的决定最初让我痛苦。但最终,我背起行囊,只身前往新加坡南洋艺术学院。初次出国,举目无亲,特别想家。每晚听吴奇隆的《祝你一路顺风》,孤独和酸楚油然而生,听一回哭一回。

  后来,自己慢慢适应了南洋的生活,并认识了众多外国艺术家。我向朋友们分享中国的紫砂艺术。结果,紫砂文化在学院大受欢迎,院长邀请我当助教,一周上两个半天的课,教大家陶艺。我本是去求学的,结果无心插柳,倒传播了紫砂文化。

  在新加坡的三年,我接受了系统的美术理论教育,并接触到当代艺术思潮,受益终身。当代艺术的原创精神,鲜明的艺术风格发人深省,我开始思考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和交融方式。紫砂不仅凝聚传统文化,也能反映时代精神。紫砂壶不该只是老年人喝茶的器具,更应成为年轻人案头的雅玩。

  归国后,我朝着创新、时尚的方向探索,追求在紫砂壶上表达新意境。譬如《高山流水壶》,融入了音乐的元素,昂起的壶把像长长的休止符,壶身绞泥烘托出流动的乐感,方寸之间融合了传统与现代的元素。

  记者:说到艺术的融合与跨界,您曾与众多名师交流。有哪些难忘经历?

  吕俊杰:2008年,我去北京301医院拜访季羡林大师。秘书再三叮嘱,不能和季老握手,不能有肢体接触,因为怕外界细菌传染。季老与我论壶谈茶,提及冯友兰先生的联‘何止于米,相期以茶’。季老说,米字拆开来是八十八,‘米寿’即指八十八岁;而‘茶’拆开来是廿八加八十,因此‘茶寿’即是108岁。茶离不开紫砂,你是紫砂人,来医院里探望我,算是个‘茶寿’之约,到时再一起喝茶论道。他叫人奉上笔墨,题了“相期以茶”四字相赠。

  第二次见季老,是在奥运会前夕。因季老有“季荷”之美誉,我做了件以荷为主题的《秋色壶》送给他,壶身上刻了季老“相期以茶”四字。老人摩挲紫砂壶,欣喜感叹,当时他的眼睛已经看不太清楚了。老人笑着说,从前写字只是用眼睛看着,现在则用心看。

  临走前,季老忽然站起,伸出枯瘦的双手按在我头上,像活佛摸顶似的,停留了良久。此举让我十分困惑。

  半年后,我得知季老离去的消息,掷笔三叹,遗憾万分。忽然悟出,季老为我摸顶,是否是希望我继承他未了的志向呢?“做艺术做学问,都不能为名所累,要有个自由自在的状态。”斯人已去,言犹在耳,季老严谨的治学精神令我感动不已。短暂的两次会面,成了我艺术人生的一盏明灯。

生生不息 艺术家吕俊杰作品生生不息 艺术家吕俊杰作品

  记者:您还曾上少林寺(微博),拜释永信方丈为师。又与星云大师结缘,请您聊一聊与佛结缘对创作的启迪。

  吕俊杰:80年代,李连杰演的《少林寺》在全国热播,我也被迷得五迷三道。少林寺成了心中的武学圣地。

  有一回,河南电视台的朋友陪我一道去少林寺游玩。在禅房中,我与释永信方丈聊得十分投缘。方丈忽然提出收我为弟子,我觉得这是善缘,便欣然领受。方丈领我至大雄宝殿,赐我法号“延元”,在众多高僧的诵经声中,我朝佛像磕了一百多个头。站起来时,就成了少林寺第33代俗家弟子,其实当时脑袋有点晕乎(笑)。

  与星云大师结缘,也是一段佳话。大觉寺刚建成时,朋友邀我去为台湾居士们讲紫砂课,那一次无缘得见星云大师。第二次受邀去大觉寺时,远远见到山门口有位老僧坐在轮椅上,慈眉善目,那便是星云大师了。大师颤巍巍要站起来迎接,我赶紧请大师坐下。星云大师问我:“俊杰,你知道宜兴文化是什么吗?”

  我恭请大师开示。大师以充满禅机的口吻道:“宜兴文化紫砂第一。”

  与星云大师的对话让我意识到,紫砂艺术家肩负着传播传统文化的责任,创作要靠文化的自觉,不能靠“偶得”。后来,我创作了一系列禅佛文化的作品,包括《百纳》、《菩提》、《莲华》等,这些壶的灵感均源于佛学体悟。

  记者:歌曲《东方紫玉》让我们聆听到您优美的歌喉;央视大剧《紫玉金砂》中的镜空法师更令我们大开眼界。在壶艺家和演员的角色之间转换,您有什么样的感觉?

  吕俊杰:说起拍《紫玉金砂》,付出了不少艰辛。本来胡雪桦导演请我们父子担任壶艺顾问,一天晚上,却说:“俊杰,有个角色很适合你”

  从没学过表演艺术的我很惊讶。“导演,我只会做壶,没当过演员。”

  导演说:“说你行你就行!”

  没过多久,剧组让我去上海电影制片厂试妆,我甚至还不知道自己要演的角色。化妆师一上来就把我头发剃光了,吓得我羞于出门。接着,给我穿上了袈裟,戴上白胡子。导演嘿嘿一笑:“镜空法师就是你啦”。

  《紫玉金砂》这部剧采用的是同期录音,需要演员现场记住台词。我从小最怕背书,一背书就头疼。为了演好角色,我还是硬着头皮把台词记下了。

  第一场戏在横店开拍时,导演一声令下,两个机器灯光一打,我顿时脑袋一片空白,讲不出一句话。我实在太紧张了。

  但宽容的导演又给了我另一次机会,在茶馆中与秦汉演一场对手戏。时值9月,天气炎热,那一场戏从下午一点拍到晚上十点。这次我做足了功课,成功进入角色。一口气演完后,全场掌声雷动,我松了口气,脱下戏服,里衣竟能拧出水。在一旁的父亲都看得心疼了。有了这次成功,直到整部戏拍完,我都顺风顺水,后来再拍《上海王》,已然驾轻就熟了。

  逆境顺境皆为人生的无形财富。因此,我不拒绝“玩票”。

五环五色冬奥系列—冰壶 艺术家吕俊杰作品五环五色冬奥系列—冰壶 艺术家吕俊杰作品

  记者:2013年,您带着中国紫砂第一次走进了凡尔赛宫的艺术圣殿。《生生不息之团聚壶》和《太极阴阳壶》被洛克菲勒五世收藏。洛克菲勒先生称您为“疯狂的男人才能做出疯狂的作品……”您觉得洛克菲勒先生的形容恰当吗?您又如何理解疯狂的艺术呢?

  吕俊杰:洛克菲勒家族热爱中国文化,中国传统艺术。2013年,洛克菲勒先生邀我去凡尔赛参展,接待高规格非常高,体现出当代西方对中国文化的尊重。

  第一天,参观一座欧洲古堡时,洛克菲勒忽然来了兴致,请我表演中国功夫。我毫不犹豫,当着一群欧洲贵族的面脱了西装,摆开架势。这种场合,就应当展示中国艺术家的风采。

  一套拳打完,洛克菲勒激动地竖起大拇指“Bruce Lee!”他把我称赞为当代的李小龙了。在这种语境下,他说出了“疯狂的男人才能做出疯狂的作品……”

  所谓疯狂,其实是艺术家内心的激情,它也是艺术创作的动力和不竭之源。紫砂壶归根结底,还是传统的艺术,体现中国式的审美。紫砂壶在形式上不能做得过分张扬,过分概念化,不能为了吸引眼球而搞怪,搞出爆炸性的奇异造型。所以“疯狂”对我个人来说,是澎湃的内心,表现在紫砂壶上,是意境之美。

  记者:您不仅在艺术上获得成就,同时也是社会慈善家。据了解,您捐助过嫣然天使基金,汶川大地震,雅安地震,还出资建立希望小学。您为何热衷于慈善?

  吕俊杰:回馈社会,致力慈善是每个成功人士的责任,不仅针对艺术家或者企业家。但从艺术家的身份出发,传播快乐与幸福,是艺术的功能之一。以我个人观点,是否能给周围的人带来快乐,是判断艺术家成功与否的标准之一。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心生欢喜。今后,我还打算建立第二个、第三个希望小学。我个人财力有限,但可以用自身行为为先导,带动紫砂圈的朋友一起做,众人拾柴火焰高,为社会回馈一份爱。

  记者:最后请您聊一聊自己未来的紫砂艺术发展方向。

  吕俊杰:未来,我还是坚持“守正”之路。“守正”即吸取传统精华。一把优秀的紫砂壶离不开功能美、造型美、视觉美、触觉美。紫砂的“正脉”是观赏和实用。搞创新不等于搞怪。

  “守正”但“不守旧”。我鼓励弟子:临摹前人作品是完善技艺的手段,但仅有技艺是不够的。仅有技艺只能当“匠人”,而非“艺术家”。若想在紫砂长河中留下痕迹,必须学会独立思考,建立自己的艺术语言。临摹是手段,创新才是灵魂,“一味死做就等于作死”。

  记者:感谢吕大师接受此次专访。

  吕俊杰:不客气。

五环五色冬奥系列—冠军 艺术家吕俊杰作品五环五色冬奥系列—冠军 艺术家吕俊杰作品

  四、展览、收藏、获奖及出版

  吕俊杰艺术年表

  2006年在北京举行“五行五色”个人作品展,引起京城内外36家媒体关注

  2010年3月中国美术馆举办“紫砂俊杰”个人作品展

  2010年与著名国画大师傅小石在台湾长流美术馆举办艺术作品联展

  2013年6月在法国凡尔赛宫举办作品展,《生生不息之团聚》、《阴阳太极壶》作为中国艺术品的首次突破分别被世界级艺术殿堂法国凡尔赛宫和美国洛克菲勒家族永久收藏

  2015年“范扬吕俊杰书画紫砂艺术亚洲巡展”在青岛成功举办

  2016年6月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中国行暨吕俊杰紫砂壶作品鉴赏会”在北京成功举办。

  2016年8月赴法国参加第三届戛纳中国文化艺术节,并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世界华人杰出艺术家贡献奖”

  2016年11应邀参加2016中国当代工艺美术双年展

  2016年10月十月携弟子参加西安中国文化艺术节(紫砂特展)

  2016年11月参加中国艺术大师联合国邀请展,并代表艺术家在开幕式发言,期间在联合国总部为50多位外交官授课。为中国紫砂大师走进联合国艺术展第一人。

  2017年3月参加江南大学艺术展

  2017年5月山东淄博个人艺术展

  2017年 6月15日在北京太庙参加由国际奥委会及萨马兰奇基金会举办的奥林匹克博览会。

  2017年8月31日由江苏省委举办的江苏省委的实践推荐会在北京中联部举行,省委书记李强带队,吕俊杰作为江苏非遗文化代表出席活动并展示紫砂的魅力。

  2017年9月30日在南京第三届江苏省艺博会中,带领徒弟们参展,作品《一带一路》获江苏省文化厅金奖。

  2018年1月15日在瑞士奥林匹克总部,获得奥林匹克最高奖顾拜旦金奖。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亲自为吕俊杰办法顾拜旦金质奖章。

  2018年1月27日在新西兰奥克兰举办一带一路吕门紫砂师徒展,新西兰国家党主席古德。菲洛,工党国会议员法制委员会主席霍建强等参加开幕式。

  2018年6月19日,交通银行 举办“百年交行致敬非遗”系列活动启动仪式,吕俊杰被交通银行聘为文化大使。入选交行精选的八大非物质文化遗产领域的传承人,并联合爱奇艺拍摄非物质文化遗产题材纪录片《讲究》。

  2018年7月31日在瑞士洛桑奥林匹克博物馆,由国际奥委会主办的 “五环五色”——吕俊杰奥林匹克主题紫砂艺术展隆重开幕。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国际奥委会副主席于再清为到场祝贺并发言剪彩。此次活动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文化输出项目之一。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