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安宝货金国千文背上京钱牌鉴赏

2019年04月02日 10:10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XX
图1 铜鎏金图1 铜鎏金

  (上宽76mm 腰宽61.5mm 下宽75.4mm 厚9mm 高165mm 重520克)

图2 青铜质图2 青铜质

  (上宽78mm 腰宽63.5mm 下宽77mm 厚7.5mm 高168mm 重510克)

  金承辽制,在建元即铸钱的同时,也要铸造相应年号的钱牌。只因铸量极少加上年代久远,故流传至今已是稀如星凤。本文所示承安宝货金国千文背上京钱牌,就是金代珍稀钱牌之一,详见图1、图2所示,出自辽北。今披露于世,与泉界同好共同鉴赏。

  细观图1与图2所示承安宝货金国千文背上京钱牌,彼此酷肖,当系同一种版式。其中图1为铜鎏金,通体色泽金黄,间有朱砂锈,包浆莹润;图2为青铜质,铜质精细,铜色锗红,通体呈黑漆古包浆,熟旧自然。钱牌上首中间铸承安宝货方孔圆钱,钱文真书,笔力遒劲,形制与传世的承安宝货方孔圆钱颇类。上首两侧各铸一高浮雕鲤鱼,头上尾下,相对而立,寓意年年有余。钱牌下方铸四个楷书大字“金国千文”,其意乃当承安宝货方孔圆钱1000枚之 用。由此可以认定,承安宝货方孔圆钱系当时章宗朝的流通货币。钱牌背面铸阴文楷书大字“上京”,乃是金国都城上京会宁府(今黑龙江省阿城县白城镇)。此二钱牌,铸工精细,当系官铸正品。

  众所周知,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对于承安宝货方孔圆钱的认识出现了问题。某知名泉家在其遗作中,将《历代古钱图说》所载录的承安宝货方孔圆钱判为赝品。其后不久,当承安宝货银铤在黑龙江、沈阳等地相继被发现后,又有人著文说金承安年间所铸的是承安宝货银铤,而不是承安宝货方孔圆钱。如此,则承安宝货方孔圆钱的赝品之名就被坐实了。从此没有人再敢谈及此钱,以致连华光普编著的《中国古钱大集》也未予载录。

  实际上关于承安宝货方孔圆钱,相关史料是有明确记载的。据《金史-章宗本纪》记载:“承安二年十一月,铸承安宝货,五年罢之。”又据《续通鉴纲目》记载:“宋庆元四年,金造承安宝货,其文楷书,制极美,钱之大小轻重,似宋之当五钱。”

  由上述记载可知,章宗承安年间确曾铸造过承安宝货方孔圆钱,并且也确有实物传世。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末,丁福保编著的《古钱大辞典》就有载录,且被当时多位知名泉家断为真品。

  改革开放以后、特别是近二十多年以来,承安宝货方孔圆钱,在东北各地间有出土,所见有铜质、铜鎏金及银质,形制特点与《古钱大辞典》所载颇类,均系开门见山之品。由此可以证明,史料关于章宗承安年间铸造承安宝货方孔圆钱的记载是属实的。对此,军旅作家李卫先生在《辽金钱币》中首次提出:“应该为承安宝货方孔圆钱正名,恢复其真实面目。”此举得到泉界有识之士的一致赞同。

  如果说承安宝货方孔圆钱不被正名,恢复其真实面目,那么有人就会说承安宝货金国千文钱牌也是赝品。这就是笔者在本文中重点谈及承安宝货方孔圆钱真伪的初衷。

  契国长老

  2019年4月1日

每天获取艺术新知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钱牌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