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春龙:书法是高强度工作之外最好的休闲

2019年01月13日 20:54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在电子屏已绝对占据国人时间的当下,我们越来越难闻到“雨过琴书润,风来翰墨香”的味道。提起传统文化,更多会让人想起白发苍苍的长者。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刘春龙。

  作为“80后”的刘春龙,身上有诸多“标签”,享租设备创始合伙人,曾经长期就职于全国性设备行业协会,同时,还曾担任过多家媒体的专栏作者。但认识的朋友都喜欢叫他书法家,还有朋友戏称他是“设备租赁行业书法写的最好,书法行业里最懂设备租赁的”。

刘春龙在绍兴兰亭刘春龙在绍兴兰亭

  被罚站催生的钟爱

  刘春龙对书法的钟爱,萌芽于小学,成熟于中学,属于物极必反之后的那种钟爱。

  小学六年级之前,不管是当时的小字课还是大字课,都被他视为沉重的作业负担,从内心深处排斥。他的作业也是班上最潦草的。有一次爸爸下班顺道去学校接他,发现儿子在讲台边上罚站。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当时是作文课,由于作文字迹过于潦草,老师用罚站以示惩罚。

  没过几天,刘春龙发现家里多了一套笔墨纸砚,正是爸爸专门买回来让他练字用的。他第一次见到钢笔字帖,也第一次对字心生喜欢。一两年的偶尔练习,多少有点效果。到了初中,开始有个别同学用“写字漂亮的”来指代刘春龙。

  中学的历史课上,刘春龙第一次在课本上看到了汉晋唐宋的大家书法代表作,见识到了书法艺术真正的星光灿烂。钟繇的古朴、王右军的飘逸、欧褚柳颜的楷端、苏黄米蔡的洒脱,让他首次被书法的美所震撼。开始发自内心喜欢并用心钻研书法。到初三时,他已获得过全校书法大赛的二等奖。

楷书作品楷书作品
草书作品草书作品
行草作品行草作品

  大学时期,刘春龙与师兄联合创办了书画艺术协会。在某届迎新晚会现场,他与一位古筝功底深厚的同学合作过一个独特节目,堪称音乐与书法的交响曲。伴随着古筝的优美旋律,两位礼仪小姐手握宣纸悬于空中,刘春龙现场挥毫。古筝曲尽,作品初成。刘春龙后来回忆说,那个节目,让他实际体验了一回音乐与书法的艺术相融,就像著名书法家庞中华在解读书法与音乐关系时说的——“音乐是流动的线条,书法是凝固的旋律”。

  步入职场后,面对较高的工作强度,很多人借助逛街和旅游来减压。刘春龙则是借助写作与写字来休闲。博客作为最火自媒体时,他是多家门户的名博,累积访问量超过2000万。不少杂志为他开了专栏,文章被国内外上百家报纸、杂志转载。

  与此同时,书法一直没有放下。刘春龙回忆说,工作数十载,搬家七八次,无论到哪里,文房四宝他都随身携带。只要有空就随手练习,王羲之的兰亭序、柳公权的玄秘塔碑、颜真卿的多宝塔碑、赵孟頫的胆巴碑,他不厌其烦地临摹。为了不浪费时间,他还买了适合体味毛笔笔法的硬笔,中午时在办公桌上,或出差在外便可随手练习。

刘春龙硬笔书法刘春龙硬笔书法
刘春龙硬笔书法刘春龙硬笔书法
刘春龙硬笔书法刘春龙硬笔书法

  观师一席书,胜练十年书

  2016年,刘春龙拜师京城书法名家韩尧广先生门下,开始真正接受名师指点,研习书法艺术。

  韩尧广自幼酷爱翰墨丹青,师从著名书法家李铎、凌士欣、吴未淳、卜希旸。1983年入北京书画研究社,临习诸家碑帖,尤其对汉隶及王羲之、米芾、文徵明、赵孟頫等大家研习精进。从而使其书法艺术取法高古,用笔精练,章法严谨。行书宛若行云流水,飘逸秀美,隶书结体稳健,线条遒劲,尽显翰墨风流与正大气象。

  每次去恩师书法工作室之前,恩师都要求刘春龙先要用心写几幅作品。现场用作品讲解,从笔法、结字、布局,都会仔细分析,亲手示范。

著名书法家韩尧广现场指导刘春龙书法著名书法家韩尧广现场指导刘春龙书法

  韩尧广先生也常常会将自己的读帖心得传授给这位爱徒。刘春龙记得恩师讲到元代书法大家赵孟頫时说,后世都对赵以宋皇室后裔仕元颇多非议,但赵体书法的艺术水准又是后世公认的。其书风遒媚、秀逸,结体严整、笔法圆熟,创“赵体”,与欧阳询、颜真卿、柳公权并称“楷书四大家”。一提起元朝历史,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赵的书法艺术。从某种程度而言,赵孟頫在用另一种形式替先辈收复失地,光宗耀祖。

  刘春龙回忆说,每次在恩师书法工作室,观看恩师现场创作的过程,就是最好的学习。恩师也会专门一边创作一边为他讲解用笔要领,回家后刘春龙再反复练习体会吸收,书写每每都有质的提升,他自己都很惊讶恩师点拨的神奇。他开玩笑称,别人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自己则深信“观师一席书,胜练十年书”。通过恩师的悉心指导,刘春龙精心创作的书法作品,成功入展在中华世纪坛主办的庆祝香港回归20周年全国书画艺术展。也算各位评委对刘春龙书法进步的认可。

刘春龙作品入选全国书画展,与恩师韩尧广合影刘春龙作品入选全国书画展,与恩师韩尧广合影

  书法的魅力在于能定格情感

  在琳琅满目的物质世界,书法常常被沦为一种炫耀奇技淫巧的表演,犹如一个走火入魔的练功者一般花样百出。有的两只手同时写;有的甚至叫五管齐下;有的写出来是反字,从背面看才是正字;也有的双手健全,非要把笔叼在嘴里写;更有用注射器创作的奇人异士……再看他们实际落在纸上的字,大多不敢恭维。

扇面作品扇面作品
扇面作品扇面作品
扇面作品扇面作品

  作为曾经的著名时评作者,刘春龙会时常反思这些书坛怪象,王右军、颜鲁公、苏东坡这些人,看到这样的“书坛盛景”,不知作何感想?他始终坚信,书法和抒发同音也同意。书法在初级阶段是一种为了写好字的技法,在高级阶段就成了抒发心情的载体。这种抒发行为不参染任何杂质,哪怕是些许的杂念都会彻底破坏它的纯洁,它和“书中自有黄金屋”无缘,只和“秋水文章不染尘”相恋。不信可看看被后世推崇备至的“天下三大行书”,无一不是“自文自书”,无一不是书者心里话的记录。真正的书法大家,精湛的结字法艺只是他们的基本功,知行合一的士人情怀才是他们的灵魂。书法在他们身上,并不是吃饭的行当,只是抒发心情的一种载体。

文艺报刊刊发刘春龙书法评论文艺报刊刊发刘春龙书法评论

  在刘春龙眼中,书法本质上和情侣散步、小孩玩耍并无二致,无非就是一种丰富我们生活的行为。但同时书法又的确很神秘,照相机可以定格并保存一种看得见的现象,书法却能定格并保存一种内心深处的情感。真正能打动人心的书法作品,可以给读者足够的想象空间,无限还原书者书写时刻的内心世界,这才是书法艺术最迷人的魅力所在。

  刘春龙作品欣赏

毛笔小楷《心经》毛笔小楷《心经》
楷书作品楷书作品
草书作品草书作品
其他作品其他作品
其他作品其他作品
其他作品其他作品
其他作品其他作品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