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圣强说画画

2019年02月21日 10:42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我还不会画画,先给自己买了一套家伙什,什么宣纸啊,画板啊,画箱啊,颜料啊,毛笔若干啊,把自己的家里弄的像个画室——其实这些东西晏本立老师以前送我一套。别人送的东西,不花钱的,往往不会去下功夫。自己买的,真金白银花了钱的,会有一种心理,这钱不能白花,逼着自己晨昏涂上几笔。——很多东西其实就是这么玩出来的,不要太功利,拿一种玩的心态去学习,往往能玩出东西。天天画不一定会成功,但不画肯定不会成功。

  我不喜欢太工整的山水画,匠气太重。也不喜欢千篇一律的花鸟画,好像满大街都是那种东西。那些看似胡乱涂抹,墨色互相渗透的非是非不是的朦胧形状,我倒觉得有意思。

  有一个观点我非常赞同朱新建,他说,中国画已经变成了传销游戏,没人去关心画作本身的意义,而是关心它能卖多少钱,就像一个传销的香水,买了不能往身上涂,等着转手卖给下线。——还真是这个样子,能花4亿买齐白石画的人,他肯定不是往家挂的,也不是认可这幅画画的多好,而是等着过几年卖个5亿。

  我刚摸毛笔一个月,还没画出模样呢,已经欠了一屁股画债了,微信上尽是朋友给我要字画的。一个人如果有用了,会有很多人找你办这办那。自己的很多时间,都会浪费在别人身上。有时候拒绝,你还会得罪人。其实我挺喜欢庄子的人生态度,有用不如无用好。“山木自寇也,膏火自煎也。桂可食,故伐之;漆可用,故割之。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无用之用也。”会的多了,干的活多。认识人多了,各种事也多。我什么都不会,我就会吃,反而逍遥自在,能避免很多麻烦。剩下的时间,你可以玩你自己的事去,毕竟人生就这么三两万天。

  我没有专业的去学过国画,我觉得法无定法。只要鼓捣出来漂亮,有人喜欢就行了。如果非要从《芥子园》学起,否则就不行。我还偏不。《芥子园》的教学光盘我就看了一集就不看了。那种一个个画树叶的画法,我看着就头疼。一个是没有时间这么去描画,我也不喜欢这种风格的画法。我画树就是大笔上色,然后加上树干就行了,找一种大的感觉。畅快,淋漓!如果说我这是野路子,那牧溪、八大他们谁学过国画?当时他们的画也被说成“粗恶无古法,诚非雅玩”。现在都成了国宝、重要文化遗产了。白话文是从文言文发展出来的,是不是我写作还得先去学文言文?

  程十发是位很优秀的画家,但我读他的中国画理论讲稿,读的想睡觉,过目就忘,记不住。朱新建也是学院派出身,但走向了自己的野路子,读他的东西读的我精神亢奋,睡不着。这就是有共鸣,高山流水遇到知音了,各种想法啊,观点啊,在一个调调上。大概我也很流氓,只是不好意思像他那样张扬出来。一个老头子,泡个姑娘还形成文字洋洋自得的炫耀一下,也是醉了。

  作家老村送我几本书,《吾命如此》、《闲人野士》什么的,都是他近几年出版的,里面有些插图是他自己画的,自己作文,自己配画,文章写的有味道,画也画的有意思。——比贾平凹画的强多了,贾平凹的东西透着一种粗俗,弄一帮哥们在那吹啊吹啊的,讨厌!他们这种不从传统笔墨下手,直接我写我心的一套路子,有个名字,叫“文人画”。我掰起手指头算了算,我今年刚30出头,我现在拿起毛笔,加入你们的行列不算晚吧?

  我对判断一本书写的好坏的标准就是,能不能读进去,如果能读进去,而且阅读的过程中不发困,反而越来越来精神,我就觉得这书写的还是有水平的。朱新建的《打回原形》写的不错,有点像王朔的那种短篇,各种扯,见啥聊啥,而且能扯出一堆大道理(怪不得两人成了亲家,文风都差不多)。用陈村的话说,专业弄文字的人,弄出来的文字也不一定有他弄的好看。我对他的关注,是在网上看到他画的一堆有点像简笔画的裸体女人,寥寥几笔,媚态尽现,不是贾平凹那种自欺欺人的粗制滥造,最直观的感觉是,没点水平画不出来。我想看看他对绘画艺术方面的观点,发现这是位被画画耽误的有思想的作家。

  有朋友说,你这画风有点像儿童画。我说,齐白石的人物画更是儿童画,还有关良的。但他们都成了一代大师。贾平凹的字画更是狗屁不是,连儿童画都不如,被陈传席吹捧为——一超直入如来境。你们百度来看看。反正我看完,我觉得,还学什么国画,我拿起笔都比他画的强。咱也不求什么专家学者的认可。有人喜欢就好。

  自从我看那些评论家整天去吹贾平凹的画,我就知道这些评论家是干啥吃的了。我发现美术这个圈子,会扯蛋才是最重要的。宣纸上滴几个墨点,他能扯出几千字说服你这幅画有多么高妙,这才是人才! 陈传席说,贾平凹的画一超直入如来境了,当今画界无人能超越。我只能说陈传席也只是一坨屎而已。

  朱新建说,中国画就是个传销游戏。为什么官方支持这个活动呢,搞那么多画院搞那么多协会的,就是这个东西能够稳定人心,你去玩笔墨,玩笔墨还能玩到仕途里去,让大家都有积极性参与进来,你就没有时间在社会上搞这搞那。我觉得他妈的让他看的太透了!

  我画画纯粹是玩。艺术这个东西,它没有一个固定的尺度说这个东西是好,这个东西是坏,我翻了一些东西,好似完全取决于评论家的那张逼嘴。我也不想深入进去,就是用来消磨下时间。下午我翻看对一些画家的采访,说,我画这个东西,要达到什么什么境界,必须要跟徐渭的灵魂合二为一,折磨的自己很痛苦,又是心脏病都犯了,差点都没抢救过来,结果画出来的成品就是几个凌乱的线条,你也看不出画的是什么。我觉得这个就有点扯蛋了,已经快成精神病了。

  王圣强人物肖像作品

2019年30x40厘米2019年30x40厘米
2019年30x40厘米2019年30x40厘米
2019年30x40厘米2019年30x40厘米
2019年30x40厘米2019年30x40厘米
2019年30x40厘米2019年30x40厘米
2019年30x40厘米2019年30x40厘米
2019年30x40厘米2019年30x40厘米
2019年30x40厘米2019年30x40厘米
2019年30x40厘米2019年30x40厘米
2019年30x40厘米2019年30x40厘米

  王圣强,1983年出生,江苏丰县人,定居北京。知名作家、画家。央视《汉语世界》栏目副主编、导演。著有《After Effects 6.0影视包装教程》(清华大学出版社)、《不再沉默的猪》(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等几十部著作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