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艺集团副总经理瞿贤军接受新浪网专访

2018年11月27日 14:49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免责声明:第三方提供的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2018年11月22日,为期三天的IAC-SHOW国际工艺品暨文创产品展在上海国家会展中心盛大开幕!本届展会由中国工艺集团有限公司主办、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协办,展会以“匠心工艺,创享生活,传承文化”为主题,展品涵盖传统工艺产品和新兴文创产品两大板块。IACS工艺文创展是中国工艺集团有限公司在业内会展领域的首次尝试,展会通过展览、论坛、赛事和讲堂的形式,为行业发展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服务平台。集团以“中国工艺美术文化产品和服务集成提供商”为目标定位,通过为行业发展搭建服务平台,形成纵向一体化发展格局。吹响集结号,发动市场从业者,集合行业需求,共同探讨,充分发挥中央企业的带动力和影响力,谋求为行业搭建更多的商业服务平台,推出更符合行业需求的服务模式,增强设计创意领域的信息交流和设计成果交易机会,强化生产商的资金融通和产业生产能力,提高产品流通领域的商业流通便利,从而实现工艺美术产业的整体效率的提高,发展壮大工艺美术产业。

  会后,新浪收藏频道采访了中国工艺集团副总经理瞿贤军先生,请他全方位地介绍中国工艺集团的全新定位和未来愿景。

  新浪收藏:中国工艺集团为什么要举办本次活动?目的是什么?

  瞿贤军:国有资本具有社会、政治和经济三大属性。中国工艺集团作为央企要为国家办事、听党指挥。开展这样的活动首先追求的是社会效益,从十七大到十八大以来,包括十七届六中全会第一次提到了文化大发展大繁荣,里面讲到文化产业的时候,一直强调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并重。我们正处在这个行业中,所以我们是秉承着这个原则来举办包括这次在内的一系列展览和论坛活动的。

  我们带着一种情怀和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去为行业做出贡献,必须要选择良好的产业切入点。确实,我们这个组织对行业内的产业需求也需要一个充分了解和对产业发展需求充分挖掘的过程。如果要设计出一套商业模式,就一定是要针对行业里面出现问题,为产业发展排忧解难并助推发展的真命题,而且针对真命题设计出来的公式一定要能解决掉这个问题,这才是真命题。

  行业内的展览,多是聚集一些商品做展示,主要是履行展销功能,仅有这个功能是不足的。本次展览上,我们也正在做总结,大概采集了行业里将近300个生产和提供产品的企业的信息,回去以后我们要进一步消化,但主旨是办成一个行业内发展需求信息互动交流的平台。比如说一个木制品创意生产商,有帆船,有笔桶,有杯子等,在创意设计上还有哪些需求,是否有流通销售和品牌推广的需求,产品是否符合可以进入我们平台体系中销售的可能等等。我们办本次展览的同时就是采集这些信息,实际上是一个相互的,相互交流的过程。如果同样的问题出现了,那么我们就有必要去调动资源策划模式、搭建平台去解决这些问题,这是我们办展的主要目的。

  我们通过举办论坛去发声、去呼吁大家一起正视行业中存在的问题,去提出我们的建议,去吹响集结号,呼呼大家共同参与进来,让大家知道我们工艺集团有意愿、有能力做这样的事。呼吁产业内更多的同行者加入进来,我们成为伙伴,哪怕是共同交换意见和问题也是一种成果,大家共同为产业发展凝心合力。

  新浪收藏:目前中国工艺美术产业有哪些主要环节,都有哪些痛点?

  瞿贤军:工艺美术产业属于文化产业的组成部分。作为一个产业门类,其从产业链的构成和组分上,也服从一般产业的基本规律。工艺美术产业的原材料讲求因材施艺,取材广泛。所以除了原材料生产环节可以依托于其他产业外,自身的产业链条可以分为创意设计、生产和流通消费三个环节。

  在创意设计环节中,器型、题材、工艺、色彩、理念、功用等,除了沿袭经典外,鲜有创新。在功用性设计上,也没有与时俱进地跟进大众的审美变化,与居民对美化日常生活的需求多样性结合不足;甚至在艺术装饰手法上,也远远落后于当代需求。本来,工艺美术产品就是轻奢消费品,消费行为属于冲动型消费,有别于生活必需品。所以在创意设计上缺乏新意,就难以带来消费者消费冲动,没有吸引,何来消费?

  在生产环节中,相比较与国民经济其它领域而言,工艺美术行业内,虽然由于历史传承等原因,在市场自发和政府引导扶持的双重作用下,形成了相当数量的产业集聚区,但是知名商业品牌、大企业集团少,知名的商业渠道、产业平台少,著名的企业家更少。究其原因,是由于工艺美术行业绝大多数产品具有小众性,生产过程以劳动者手工为主,一般不需要复杂的生产工具,所以没有必要也不可能形成大规模工业生产,这就决定了其生产组织方式为高度分散的小规模作坊为主 “小而全”的自主生产,即经济不规模。进而,由于其规模的限制导致生产者没有能力形成规模化工业生产者所具备的品牌推广、市场发动、信息交换、技术更新以及资金获得、资本积累等社会化大生产所必备的能力。这就导致生产者没有能力实现对市场需求信息的对称这一市场化行为的必要要素,生产的盲目性大,产业投入风险大;单个工作室、小企业的资金、技术等必要性生产要素投入能力小,导致对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工法的创新能力有限、产品销售能力弱,最终生产者积累能力弱;生产者的要素获得、要素组织和要素投入能力弱,不仅仅导致自身扩大再生产能力不强,还直接影响到其对产业链上游的创意设计端的经济补偿能力弱。所以生产商没有更多的力量支付创意设计产品的生产成本和溢价。从而形成了“创意设计—生产”这个链条持续在较低水平上维持简单再生产的局面。不破解这个难题,产业发展壮大难度大,更罔谈对文化产业大发展大繁荣做贡献了。

  流通消费:由于工艺美术产业内的生产组织方式为高度分散的小规模作坊为主“小而全”的自主生产,且产品小众性,导致行业内的生产者难以组织成规模、成体系的销售渠道,生产者的组织规模也决定其难以形成具有成熟市场经验的销售团队建设工作。虽然当下有电子商务技术的支持,但是,由于工艺美术产品的轻奢属性,重消费体验,重审美情趣,讲求消费者与产品的情感互动,所以,无论是个人配饰、家居陈设,还是投资收藏,都难以用规模化工业品的“一方治百病”的方法完成工艺美术产品的高效率产销比。行业内也没有一个有效的组织,或者平台,为工艺美术品的流通提供销售的品牌和渠道服务。行业的生产者基本上都是采用自营自建的小店铺模式来满足自身的销售和宣传之需。流通消费的不畅,同样阻滞着生产资金的回流,阻滞着生产规模的扩大,甚至消极影响到对设计创意和手工生产从业者的经济反哺,侵蚀到从业者的传习热情。

  所以就产业发展的宏观运作机制上已经可以看出,由创意设计、生产、消费流通三个环节组成的工艺美术产业的产业链上,每一个环节都存在着自身的根本性缺陷,各自的消极因素又相互作用,导致产业链条传导不畅,从而迟滞了整个产业的发展壮大。

  新浪收藏:中国工艺集团作为央企,为什么要打造一个开放的平台,做行业的产品和服务的提供商呢?

  瞿贤军:我们打造平台也好,提供服务模式也好,总结出来是叫“中国工艺美术产品和服务的集成提供商”,给行业需求者提出一个很具象的工作目标。简单的商品生产和沿街叫卖都不是我们应该做的,因为行业最缺少的是能给行业带来整体效率提高的设计创意、生产和流通消费服务的品牌引领、第三方平台和多方共赢的商业模式。所以我们想的就是如何实现集合产业资源,向着高级别的业态做资源整合者,做模式提供者,做品牌引领者,并且身体力行地去做。当前还都是打基础,还有一个采集需求、梳理需求的思辨过程、一个验证的过程,包括一些验证式的商业实证,但目标就是做商业流通的集成提供商。

  虽然现在也有一些电子商务,但是按照社会分工,我们没必要从打铁做锄头,到耕地、种子、施肥一条龙从头干到尾,都可以分工来做。但是这个行业太零散,没人愿意投入资源去从事这些分工,尤其是为行业深度发展提供公共服务的社会分工服务。我们做央企就应该做行业的引领者,因此我们和社会上、行业中的商业需求者之间的商业合作既要遵循商业原则,但更要讲究三大属性的平衡。

  新浪收藏:打造这个开放的平台,中国工艺集团有哪些优势?加入这个生态圈对相关企业有哪些好处?能解决它们什么问题?

  瞿贤军:我们在行业里面有很多的资源,跟行业的联系一直都没有中断,而且我们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过程中,原来的计划生产打乱以后,我们有一些企业还是从事生产、贸易和流通的工作,我们还是坚持在这个行业里,这也算我们资源的一个优势。第二就是国有资本的优势,国有资本本身就有它的公益属性。

  从一定意义上讲,财政学讲的搭便车是一种合理存在的不合理现象,是必然的,有人搭了便车也是分工合理现象。就像交通体系一样,总要有人修高速路,让更多的人享受快捷便利的交通路网。国有资本的功能就体现在这里,我们还是要做这样的事。

  当然产业里面有很多行业组织、人脉资源,那么加入我们生态圈的企业有哪些好处呢?首当其冲就是行业从业机构的资信问题。这个行业中零散的从业机构是无法积累资信的。实际上国有资本通过平台化模式的制度设计带来的信息对称和交互便利也是可以达到增信的。我们的物流、仓储、保险、结算等服务,也包括鉴定、估值、展览、展销等,如果通过我们的平台把行业的资源集中起来,汇集各方需求,经过商业化的梳理,把它变成一个具体的模式,实现交易信息显性化,从而就能够增进整体的福利,整个行业的福利。因为,即使是中型规模以上的公司,要建立全国的线下分销体系也是不经济的的。我们都知道,由于房租成本、人工成本等都在大量增加,自己搞并不便利。参与我们的体系中,就是把零售变成批发,按照传统的经济学理论叫规模经济,这都是经济福利的增进,有利于行业整体发展。比如一个很好的设计师,设计了一个很好的产品,那么如何让这种设计价值最大化,或者说某一个生产商生产的产品很好,如何能够实现它的商品价值最大化,应该让更多的人来买,按照基本的供求原理,价格上升,供给量既定,需求增加,价格上升,这都是集体福利。让该值多少钱的东西值多少钱,这就是福利增加,消费者也能从更多的信息公开中得到更大的消费选择余地。所以,这个产业链里面的几大环节,包括任何环节里面的细分领域,都存在通过整体福利的增加来改善和提高效率的可能。

  新浪收藏:中国工艺集团准备通过哪些方面和步骤来打造这个开放的平台?

  瞿贤军:首先就是通过现在在做的底部工作,摸清楚行业的趋向,把行业的缺陷搞清楚以后,然后去寻找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办法就是通过搭建综合性的、容拓的平台和商业模式,之后把这个平台和模式投放到市场上去实证,包括跟生产商和供应商,需求商去交流,最后把它设计成一个商业合作模式,完成彼此间互通的商品和服务的定价原则,即变成真实的合约。

  要摸清楚产业内部有哪些需求,有什么困难,有多少商品和服务需求,这就是我们开展展览和论坛活动的目的。我们开展跨区域、跨门类,甚至跨国际合作,这就是平台。同时也按照这样的逻辑去塑造若干个产业服务模式,比如说,交易服务是个模式,增信是个模式,展览、物流、仓储可能是个模式,然后都把它平台化,那平台化的方式就非常多。有模式,有平台,再具体实施,带动整个行业发展。

  新浪收藏:请您谈一下中国工艺集团未来的愿景是什么?

  瞿贤军:中国工艺集团是综合性工艺美术产业集团,我们目前在工艺美术业务领域的战略定位是“中国工艺美术领域产品和服务集成提供商”,愿景是“继承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用中华之美影响今天、影响世界”。首先定义为中国,即为中国工艺美术产业领域,既有传统,也有创新,即这个领域所有的商品和服务。再一个是提供商,在商言商,讲究商业的合作,居于创意设计、生产和流通消费其间,居于产业链条和消费者之间。然后是集成,这个集成意思是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要去集中,要把优势的东西集中在一起,具有针对性的开发商业模式,具有针对性的开发平台。我们集团已有很多已经模块化的服务,例如拍卖、交易平台、版权交易等平台,自身的运营成果是很明显的,但是如何能够更好地为产业提供便利服务,还要靠我们自身去摸索去培养,还需要产业领域内众多从业机构的参与和支持。当然,我们现在还处于一个探索的阶段,我们共同期待着中国工艺美术产业在大家的共同参与和努力下能够取得日新月异的大繁荣、大发展,能够用中华之美影响今天、影响世界。(完)

  免责声明:第三方提供的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