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中天:同田舞龙灯观后记

2019年02月19日 12:21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免责声明:第三方提供的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文/彭中天

  话说公元二零一九年春节,呆在移风易俗后的南昌城里家中自然十分清静,由于缺乏年味本巳令我五心烦燥,连日阴雨更让人的心情低沉,加之节日食杂、品质非良(保姆回家)导致抵抗力显著下降,我夫妇俩竟然双双感冒,卧床几天。养病期间更加怀念儿时幸福的光景和从前过年的味道,遂与财大校友相约赴乡下釆风,于是大年初十一我们来到丰城同田江心岛。该岛位于丰城、南昌交界处,也是赣江、锦江的合流点,世代以打鱼、挖沙和河运为生,民风强悍,民俗传统,舞龙灯远近闻名。过年期间岛上江、毛、胡三大姓氏轮流坐庄比赛,家家男丁上阵,全村倾巢而出,人头攒动,锣鼓喧天,烟花四射、鞭炮齐鸣,仪式感十足,气氛浓烈而独具中国传统特色,好一派盛世过年的壮观景象。

  舞龙灯是技术活也是体力活,尤需团队精神。舞龙灯关键在龙头,龙头决定花样、线路、节奏和速度,故掌握龙头的一定是姓氏中最旺的家族,是力量的象征,否则龙身、龙尾不配合,或是有意拉后腿,那是无论如何也跑动不起来的。至此我才领悟了龙头老大的含义!据说这些风俗也做了不少改良,原来是龙头龙尾由不同家族保管,现在统归一家,减少了人为矛盾;往日是不同姓氏的龙灯同台竞技,也容易发生冲突,现改为错开表演各显其能;过去舞龙灯除了展示财力人力和团结之外,还有一项功能就是宣示主权,有一个地界管辖的概念,现在也慢慢淡化了。舞龙灯是农耕文明的产物,又是尚武精神的传承。当夜幕降临,主办者在河滩空地燃起篝火和焰火,就如同吹响了集结号,每家自发派出一至二名青壮劳力扛着板凳加入舞龙大军。出门时各家为自家儿郎放鞭炮壮行,舞龙活动结束后自然是各回各家,又是一通焰火喷发,隆重地迎接壮士归来。一个古老的民俗传统原来包涵着欢庆、团队、尚武和祈福多重含义。

  年轻时对传统的东西不屑一顾,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对文化的理解加深,祖先的灵魂逐渐附体,对传统文化逾加热爱,过去难以入耳的民间戏曲,现在听得是如痴如醉;过去瞧不上眼的传统中医,现在是深信不疑;过去认为是俗不可耐的农民年画,现在知道了大俗即大雅。什么是传统文化?并不是四书五经和诗词歌赋,这只是传统文化的代表符号,真正的传统文化是我们祖先遗留下来的具有仪式感和认同感的生活方式。现在城市推行的所谓风俗改革举措,恰恰是革了传统文化的命,是与保护传统文化和文化自信背道而驰的。我不知道这些为官者是真不懂还是装糊涂,为什么那么喜欢为民做主,硬要把祖祖辈辈的传统习俗给破坏掉,非要把人民群众的幸福感给降下来,这可是文革都没有做到的事呀,细细琢磨也不符合上意呀!现在城市居民已成了劣等人群,过着土不土、洋不洋、中不中、西不西的四不象生活,我倒是越来越喜欢中国的传统风俗了,打心底里羡慕这回归自然的田园生活。

  归来,归来兮,是该归隐了,城市不是我的家,浮躁的灵魂需要找一处清净之所安放。

  免责声明:第三方提供的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