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中天:烈士永生 艺术永恒

2019年02月19日 12:18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免责声明:第三方提供的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文/彭中天

  昨天在网上看见了一张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兵齐聚江西革命烈士纪念堂的照片,顿时钩起了我无尽的回忆。

  照片背景中的巨幅油画“永生”是父亲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创作的,父亲饱含着对方志敏和他大哥彭友仁的无限深情,带着吴齐等五弟子,历时三年始得完成,是当时国内最大的一幅油画作品。虽说是油画作品,但父亲采用了不少中国画的没骨技法和手法,仍然是他一生一以贯之的中西合璧风格,只是这幅是以中入西。后来这画被彭德怀看中,要调到国家革博去,遭到省长邵式平坚拒,于是彭德怀从北京派来二位留苏的油画家前来复制,三月后铩羽而归,原因是沒有中国画功底复制不了。原作于文革中被毁,现在这幅是文革后用三个月时间复制的,自然粗糙了不少。

  在我小时候,由于父亲是被打倒的臭老九,整天抬不起头,所以我每年都盼清明节,那时每逢清明学校就会组织学生去烈士纪念堂祭拜,就能看到父亲的画。一路嘻闹的小伙伴,只要一走进大厅,立马就安静下来,整个画面的肃穆感迎面扑来,感染力极强,让你仿佛身临其境。看见同学们肃然起敬的眼神,我才能重拾自信,并骄傲地说:这就是我父亲画的。

  烈士永生,艺术永恒。父亲虽去,但这张作品影响了整整几代人。徐悲鸿夫人廖静文女士看完作品后感叹说:友善不愧为悲鸿先生的得意弟子,坚持走中西结合创新之路,这是一幅里程碑式的代表作。

  免责声明:第三方提供的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