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农铭砚台亮相广州荣古斋

2018年01月25日 13:06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金 农 (1687一1763)。清代著名画家、扬州八怪之一。字寿门、号司农、吉金,冬心,又号嵇留山民,曲江居士。浙江钱溏(杭州)人。布衣终身,好游历,晚年居扬州以卖画自给。嗜奇好古,善画梅,工书,分隶独绝一时。

  金农嗜好藏砚,拥有佳石一百二十方,自号“百二砚田富翁”。著名砚铭有<<三弱先生著作砚>>:“佐良史,石之职,善属文,分曲直,若以积墨败水而其面,”。何异丧君子之德也。“很明显地表达了自已耿介的性格。此次在荣古斋艺术馆有幸见到此方端砚。

端砚正面  图片由广州荣古斋提供端砚正面  图片由广州荣古斋提供

  此砚石质坚密,细腻润滑、手感较重、包浆老道、墨锈深沉。诗人张九成赞颂端石“端溪古砚天下奇,紫花夜半吐螽虎。”表明端石十分珍贵。端砚不但古来已十分名贵,更因几大名坑砚材枯竭,所有名坑都已逐渐“封坑”,特别是老坑已封坑多年,无石可采,如今只有洮砚还现存少量老坑石。所有名坑:老坑、麻子坑、坑仔岩,梅花坑,绿端坑,宋坑等端砚身价日升,这些原料已经越来越珍贵。

端砚背面  图片由广州荣古斋提供端砚背面  图片由广州荣古斋提供

  端砚之所以封坑,是因坑道闭塞、塌方和政府保护而封坑停采,而今流入市场的都是以前开采的砚石,砚资源日渐减少,故老坑石所做砚台收藏价值越来越高,升值潜力越来越大。民间做工很多品味不高,甚至俗不可耐,即使有方难得的好石,被庸工俗手一雕,即为废品。令人怜惜不己,虽爱其石,却实难收藏使用。不少人孜孜以求,却难有佳遇,是为心结。

砚盒盖  图片由广州荣古斋提供砚盒盖  图片由广州荣古斋提供

  老花梨砚匣表面采用多层漆涂刷处理工艺,然后在金黄色漆上覆盖棕紫色漆,由于漆层自然收缩龟裂,形成若干有规则的开裂纹,纹线呈金黄色,恰似瓷器表面冰裂纹开片,自然优美,此种技术是扬州漆器的传统工艺。砚刻年款“乾隆十六年”,即公元1751年。“博古堂”即文人所用堂号。“金农铭”即砚主刻铭。

砚盒  图片由广州荣古斋提供砚盒  图片由广州荣古斋提供

  端砚(duān yàn)坑口众多,历史悠久。但自2000年开始,所有坑口因禁采而停止开采。这也决定了目前端砚市场的价格居高不下。清代的纪晓岚对古砚是相当痴迷,曾用“九十九砚”作书房斋号,足见其爱砚之深。还有一方砚铭文:“余与石庵(刘墉)皆好蓄砚,每互相赠送,亦互相攘夺,虽至爱不能割,然彼此均恬不为意也。”讲述了他与刘罗锅的一段共同雅好。

  端砚  图片由广州荣古斋提供

  端砚收藏有几大特点。首先,从年代上,明清端砚最受推崇,明清两代的雕工精细,纹样繁多,文化气息浓厚,是端砚制作史上的高峰。当然,民国端砚如果是名人所藏,也有一定收藏价值。其二,老坑最难得,端砚名为四大名砚之首,据考证,端砚的历史可推至唐武德年间,距今已1600多年。端砚坑口繁多,但砚界最为推崇的则为老坑、麻子、坑仔三大名坑,在清代晚期老坑已被挖空。其三,端砚讲究石品,著名的有天青、鱼脑冻、青花、蕉叶白、石眼、火捺,不仅细润,且特别发墨。其四,砚贵有铭,身价倍增。清代文人参与制砚、刻铭成为一种风尚,题诗、书法、画像都使端砚成为文人的雅玩。

  端砚  图片由广州荣古斋提供

  民国藏砚第一名家是徐世章,说他发烧友已经不恰当了,用“嗜砚如命”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徐世章是民国大总统徐世昌的堂弟,曾藏砚数百方,徐氏藏砚,上起唐宋,下迄明清及近代,品类齐全,且铭文者居多。徐世章砚痴到了何种地步?为了收藏到一方名砚,可以毫不在乎拿一套房子去换,简直疯狂之极。

  端砚  图片由广州荣古斋提供

  端砚是我国四大名砚之首,价格上自然也是独占鳌头,近些年备受藏家关注。2007年西泠首推“历代名砚专场”,在国内堪称首创,清代伊秉绶铭大西洞端砚以96.8万元成为“标王”。在2012年嘉德春拍中,纪晓岚铭紫云砚拍出了586.5万元的不菲高价。时过境迁,近年国内拍场兴起一股“文房热”,端砚一时成为买家的新宠,受到买家的推崇。有专家预测,端砚在未来的几年价格将与田黄石和鸡血石相媲美,价格也将是以克论价。具有非常可观的增值空间。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