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藏家助推四川艺术家成名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4月04日 10:56 四川新闻网-成都日报

  作为中国当代艺术重镇,以成都为中心的四川当代艺术群体一直受到海内外广泛关注。刚在北京中国美术馆闭幕的“山川蒙养20年——山艺术文教基金会川美艺术作品收藏展”上,来自台湾的著名收藏家林明哲(微博)的收藏作品,全面展现了以四川艺术家为代表的中国当代艺术“成长印记”,也展现了中国当代艺术“川流不息”的生动画面。

  绘画川军代表

  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脉络

  自1988年林明哲第一次来到四川认识了罗中立、何多苓等当时的当代艺术新人后,这段缘分一直持续至今。林明哲几乎尽数收藏着四川重要艺术家们的重要作品。在“山川蒙养20年”展览中,170余件作品在中国美术馆集中展示,观众得以一睹四川著名当代艺术家作品的风采。这次展出的170余件作品,分属31位川派名家:杜咏樵、王大同、王龙生、简崇民、罗中立、何多苓、程丛林、李东鸣、周春芽(微博)、刘虹、龙全、朱毅勇、张晓刚(微博)、庞茂琨(微博)等悉数亮相。展览不仅囊括目前艺术界最活跃、最有号召力的中坚力量,也有这些中坚力量的老师辈的作品,还有刚刚崛起的新一代川派艺术家的作品。通过展览,观众可清晰地看到川派艺术家的师承关系和发展脉络。

  在30年来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史中,绘画川军一直“川流不息”。无论是以何多苓为代表的伤痕、乡土美学;以张晓刚、周春芽为首的现代主义;还是以郭伟等为代表的新生代;以熊宇等为代表的新势力……在中国当代发展4大阶段,绘画川军在每个阶段都占据着重要位置。评论家陈默(微博)认为,以成都为中心的四川本土走出了一大批优秀艺术家,他们由四川出发,在四川各地或国内外学习、工作,在不同文化背景中,持续不断地创造和推进中国当代艺术的发生和发展,形成了“川流不息”的生动画面,影响着本土当代艺术。成都也因此成为与北京遥相呼应的当代艺术的热点区域。著名评论家吕彭曾评价,成都是继北京之后,中国当代艺术第二城,中国艺术市场与当代艺术如果摘掉四川一脉,就会失色许多,不够精彩。

  抱成团结成帮

  川军一拨拨涌现

  值得注意的是,绘画川军有个特殊的现象,不是一个两个人进入中国当代艺术发展进程,而是每个时期都有一拨拨的人,都是一个个群体出来。绘画川军最初的辉煌从改革开放初期就开始:1980年,以四川美院学生为代表的绘画川军参加了“全国青年美展”,他们的作品几乎囊括美协设置的金、银、铜三个奖项,其中,罗中立作品《父亲》夺得金奖,为绘画川军赢得极高声誉。在四川美院77、78级中早就出了名的何多苓,于1982年开始美国乡土写实画家安德鲁·怀斯风格的创作,他那幅导师没有打分的《春风已苏醒》,几年后被奉为经典之作,影响了几代人。

  谈及绘画川军,不能不提四川美院。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及川军一拨拨涌现的现象,川美院长罗中立坦言,在刚改革开放时,川美人的创作引起全国关注,从那时起,川军的影响就已经体现出来。随着艺术川军影响力不断增强,创造出了很多让市场来选择川军的机会。业界越重视川军,绘画川军新人崭露头角的机会也就越大,这也是艺术川军后备力量层出不穷的一大原因。此外,业界专家还认为,绘画川军一大特色就是能抱成团、结成帮,相互交流共同进步,这也是“川流不息”的重要原因之一。

  造星运动

  催生当代艺术新势力

  近几年在市场的催化下,更年轻的艺术川军新势力被推向前台。韦嘉、熊宇、曾朴……这群“70后”“80后”艺术家成为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并渐渐成为所谓的“百万军团”主力。其中,新表现、新抽象、新卡通,是贴在川美艺术家身上的标签。值得一提的是,与艺术前辈成名之路不同,这群新人中不乏从艺术海选中脱颖而出的艺术新势力。由国内顶尖艺术品经纪人伍劲策划组织的“中国新锐绘画奖”,让熊宇、高瑀、韦嘉等艺术川军新势力脱颖而出。随后,香港佳士得的张丁元从该绘画奖的获奖艺术家中挑了三四位的作品参加拍卖,高瑀的组画《长在红旗下》拍出了21万元,陈可的一张一米见方的画《小F·刺》,在2006年香港苏富比(微博)拍卖上拍出38万元高价。之后,陈可和高瑀也迅速跻身“百万军团”。此外,目前成都当代艺术展上的红人曾朴,也是因在“新星星艺术节”夺得第一名后,在艺术界崭露头角。该艺术节是中国第一个全国性的青年艺术家海选展览平台。

  本报记者 王嘉 (本组图片中作品非收藏展展品)

  收藏故事

  林明哲:我在买艺术家的未来

  “山川蒙养20年——山艺术文教基金会川美艺术作品收藏展”展出的画作,全部来自台湾人林明哲的收藏。林明哲19岁时就已收藏了溥儒和黄君璧的两幅作品。他曾就读于台湾科技学院美术工艺系,毕业后投身地产界,成立了台湾“山集团”。通过1987年的海峡两岸绘画交流展,他认识了艾轩,并通过艾轩认识了罗中立、何多苓等川美画家。

  接受媒体采访时林明哲说:“从《美术月刊》中,我得知‘伤痕美术’是当代艺术的开端。虽然后来很多川美艺术家出国,在艺坛上名气下降,很多人淡忘了之前这段历史,但我觉得这段历史非常重要,是对中国新时期美术的第一波影响。”

  林明哲第一次去川美时,就对艺术家们生活之拮据、创作之艰辛感叹不已,“有时候知道他们要的价格,比当地画廊等价格高2-3倍,比方说,我买的第一幅罗中立的作品是在重庆一家画廊,当时标价200元人民币,若直接向艺术家本人买,会要500-600元(30x40cm),即使这样的价钱,我觉得也非常值,因为画得确实太好,有些画家已很有知名度,对于我来说,价格已算非常便宜。”对此,庞茂琨也曾表示,第一次接触林明哲,是1988年留校任教后,当时对一幅画能卖3000元感到很惊讶,因为那时研究生的工资才45元,林明哲是第一个用签约方式向他们买画的人。

  林明哲于1992年创办的“山艺术文教基金会”,已收藏2000余件川美艺术家的艺术品。之所以会如此广泛地、系统性地进行收藏,林明哲表示:“我始终坚信‘你是在买艺术家的未来’。因此,我鼓励他们进行新的风格创作,而且都会买下来,不会因为我觉得不好就不买。”林明哲透露,最近四五年,他买进了很多完全没有名气、未签约的年轻艺术家的作品。“我愿意买年轻人的作品,这样能更好地推动中国艺术良性发展,帮助100个年轻艺术家,比出资买一幅1000万元的作品乐趣更大。”

分享到: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