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獒的肖像

2018年07月03日 13:04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孙文  孙谦

  我们时代正在发生着不可逆转的变化,从纷然杂陈,形色各异的艺术作品中就可以看出端倪。如果以艺术品为我们提供的这样一个变化空间来加以考察的话,可以说,是一个国家变化的历史塑造了艺术历史,而同时艺术历史也相应地塑造了国家历史。现代艺术中既包含了艺术变化与国家意识形态的协调,也呈现了艺术本质、个人声音和社会形态变化之间的协调。而肖像画的悄然演进变化,则是可以看作时代变迁相携的艺术演变的一个显明例证。我们也可拿肖像画来做一个抽样考察。

  肖像画在现代中国的演变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八十年代初以罗中立的《父亲》为代表的新古典主义肖像。《父亲》在时代变迁中以艺术的敏感所启示的人们精神观念的转变,无疑具有承前启后的作用。当一个普通农民的肖像画与领袖肖像画达到同构并置的时候,它在有意无意的叛逆性向度,是对固有的政治性肖像画起到了反拨的作用,从而颠覆了以往的肖像画的历史,获得新的思想维度。第二个阶段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以方力君高度变形的肖像和张晓刚(微博)的几何线条般冷处理的肖像所延续的肖像画历史,具有了更深一层的内在性,他们实际上是对意识形态主导的符号神话的有意识解构。第三个阶段就是新世纪肖像画的滥觞,当随着人的意识的自由解放,以及个性的极度张扬,肖像画在回到它自身,并被人们任意绘制的时候,肖像画便也走向了它的式微。当人性的过度张扬失去一个相应的度的维系时,人对于大自然的戕害,人与自然力有机的联系切断,无形中加深了人的神性的缺失。这种情状反映在艺术上就映照出了的世相畸形,当人在物中浸淫的过甚时,人的变形就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变形从心灵反映到了图像上。而林跃藏獒油画的出现,则是对失去了基准的肖像画的一种反拨,体现出了人性向着自然力和神性回归的一个证悟。

  林跃的狗的肖像——藏獒肖像的出现,可以看作是人的肖像的更深层演化,在有形无形中扩张了肖像画的空间。当然我们并不否定,在林跃以前也曾有过大量的动物绘画,以及动物面部特写的绘画,但是只有到了林跃这里,动物{藏獒}才被赋予了显明的人性的特征,其关注表达形式和色彩修辞策略皆是在与人共生的关系上发生。在这个过程中藏獒呈现出来的显著姿态、神态,生发出的深层精神结构已在悄然中与人性并置和融合。

  肖像这个名词所定义的形象必然是人的特定形象,是属于人所专有的。当我以肖像冠于林跃的藏獒特写油画,为藏獒赋予肖像权时,似乎显得有点不伦不类。如果我们撇开这个前提就以人的基准来看,我们就会看到古今中外的文学艺术中以狗类比人,或是以人类比狗的例子比比皆是。有些现当代作家和艺术家也一再肯定狗性的品性中的美与善,从而体现出人狗之间的不了情。因为世界上没有其它动物像狗这样与人的联系更为密切的了。狗是最通人性,融人人的社会最深的动物。并且,在狗的性情品质中无论优缺点,都有着可以和人并置的类比性。

  我之所以称林跃的藏獒油画为肖像,而与其它的动物画做了区分,最重要的就是林跃对于人与狗的关系、人性与狗性的深刻而独特的思考,在藏獒的特写形象中植入了真实可靠的人性的元素。藏獒诸多优秀品质优越于其他狗类,藏獒在藏民那里是被认为是黄教佛爷的坐骑。它不仅有动物性, 而且通人性、有灵性,它有记忆、能思考,特别是它富有感情、忠贞不渝、坚忍不拔等等优良品质。那么从人性的弱点和困境,即以人的道德标准,拿人性和狗的性情品质作比较的话,可能人性某些方面的处境比狗更糟。从人性和藏獒的品性上来说,藏獒可作为与人平等的另一个群体与主体,而非将其当成人的附属体或者客体来看待。这种独特思想,使林跃在他的绘画中赋予了藏獒与人同等的地位。藏獒这一意象作为一种时代和文化的精神象征,携具的了独特人文意义和价值。

  著名生物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洛伦兹曾断言:“对主人少了些谦恭和顺从的狼狗,拥有自己的自尊,它们对主人的忠诚更接近于“人类与人类”之间的状态。”。法国大革命时期的政治家罗兰夫人曾说过说:“我越了解人,就越喜欢狗。”而作家米兰·昆德拉的话更是超乎我们的想象:“狗是我们与天堂之间的媒介。”他们对狗的真挚的理解,其实是对人性弱点的贬斥。类似的思想和说法在具体的人与事中都会出现。林跃在他的困顿中被亲人追讨债款的时刻也曾说过“人不如狗”的话,他无意中说出的话,最终在他的生活中得到了印证。当林跃真正的开始接近狗{藏獒},并与自己的经历对照后,这种印象就给予他非同一般的体验。他向自己提出了挑战,想象藏獒就是自己的亲人朋友,是比亲人朋友更近的存在,他要怎样理解它?要以怎样的的细致性、贴近性获得对于藏獒在人性尺度上的认识?由此林跃的藏獒肖像透露着某种强烈的人性素质,你如果对着某一幅油画中藏獒的眼神凝视的话,你就会看到藏獒在人的世界里所显示的种种品格和复杂的性情,比人类更具有人性,它仿佛就是竖立人性面前的一面镜子。

  为了表达自己最真挚爱意和情思,林跃的藏獒形象已经被意象化。他已经将藏獒从从动物学意义上的狗剥离出来,而是赋予藏獒独特的人性元素与精神世界。在林跃诸多藏獒油画中,尽管他的油画是传统写实的,但是藏獒意象在他这里已经悄然凝结为一个象征、隐喻系统,它背后隐含着的是复杂多变的人性世界。林跃油画着力表现的人与藏獒之间的人性化的情感联系,以此肯定和赞扬人与藏獒间和谐融洽的关系。在这一幅幅人与藏獒、人与自然和谐一致的画面中,体现着作者对世间挚爱与真情的赞美。

  林跃的狗的肖像——藏獒肖像,也可以看作是对人的肖像的一种反驳,如果我们确实要唤出它的意义的话,那就是这样一种肖像:在人被拉下神坛之后,在疯狂张扬的人本主义式微之后,万物有灵的神性意识开始觉醒了,对自然原始力量的渴求,使得林跃在对藏獒切近考察和具体图式的过程中获得了主要途径。他的图像完全是自发性的创作,并且是最直接和最自然的创作。林跃宣称自己的作品“是对人的心灵的呼唤”,的确,林跃的藏獒油画肖像,包含了如同藏地那神奇的妙不可言的咒语的力量,有着令人吃惊的揭示。

  另外,如果我们认同林跃的藏獒特写已经以动物形象介入到与人的肖像同质同构的一种创作的话,那么,它对于我们正处于剧烈变革时代的艺术形式必然很有助益。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藏獒林跃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