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成红酒投资规则破坏者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7月02日 16:22 财新网《新世纪》

  中国人玩红酒投资不过三四年时间,如今,很多人开始后悔了。

  杭州富隆酒窖负责人谢伟是期酒投资客中的“聪明人”。过去几年,他在期酒上下了大本钱。2010年12月3日,就在很多中国人看好即将出炉的2010年期酒价格之时,他却逆市而动,将手头所有期酒全部出货。“当时连银行都开始发行一年期的红酒理财产品了,这足以说明市场过热。”谢龙对财新记者回忆称,神态颇为自得。

  如今,对于很多当时高位入市投资2009年、2010年期酒的中国人来说,找人接盘成了最大难题。

  虽然迄今为止没有任何机构能给出有关中国红酒投资的规模,但业界普遍反映过去三年,正是来自中国的资金涌入国际红酒市场,大幅推高了红酒价格。从2006年至2010年,红酒投资指数几次跑赢黄金指数,投资回报率达到30%。法国名庄拉菲各年份期酒价格翻了近8倍,现货市场在各级经销商不断转手加价下,到消费者手中的价格也翻上了几十倍。

  今年5月底的2011年期酒价格公布出现戏剧化一幕。在香港亚太Vinexpo酒展的一次晚宴上,全场800多位宾客中很多人的手机同时响起,拉菲集团通过短信方式通知酒商和中介小拉菲和杜哈米隆古堡酒的价格,全场哗然。

  虽然这两种酒受年份影响小,但定价也意外地出现了下跌。尤其是这样的价格发布方式,令和法国名庄有多年生意往来的经销商们都感觉太过傲慢。

  二三级的法国酒庄,这些年已被动辄买空整个酒庄的中国投资客们“烧晕了”。但几大一级名庄仍试图维持传承百年的骄傲与矜持。他们不喜欢中国投机客带来的巨大的市场冲击,他们想借葡萄品质较弱的2011年期酒,挤出市场投资泡沫。4月以来,法国波尔多各大名庄相继发布了2011年期酒价格,价格下调幅度高达40%到50%,令中国红酒投资界惊愕。实际上,预兆早已出现,自2011年中秋之后的红酒现货市场已开始悄然退烧,销售下滑,价格缓降。

  红酒投资泡沫将破的担忧开始在业界流传。各种“利空”分析出笼:红酒投资缺乏退出机制、国内现货交易受到假酒和走私酒双重挤压、期酒价格越来越透明压缩了部分投机者的利润空间等等,这些早已存在的问题,过去被激情高涨的投资客们忽略。在中国的红酒投资狂潮中,各类红酒投资基金、理财产品和交易中心纷纷进场,红酒投资门槛一降再降。红酒投资金融化正在酝酿着更大的风险。

  在过去几年,大进大出的中国投资客,给人更多的印象是规则破坏者。“中国投资者刚接触葡萄酒几年,他们需要一个学习的过程,也是一个理性回归的过程。”拉菲集团出口部总裁Michel Negrier在今年5月的中国记者见面会上对财新记者说。多位中国红酒投资者称,拉菲的言下之意很明显,国际红酒市场不欢迎盲目的“中国钱”,更不欢迎投机者。

  无人接盘

  “只选名庄酒,买涨不买跌”被中国红酒投资界奉为投资圭臬。然而,2011年名庄期酒价格一出,给早先火爆的市场当头棒喝。北京年度葡萄酒俱乐部营销经理瞿晖回忆称,2010年期酒发布时,法国波尔多各大酒庄的期酒品尝会上人满为患,到了挤不进去的地步,其中,绝大多数是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人。到2011年期酒品尝会时,很多庄主却发现门可罗雀。

  2011年波尔多地区葡萄成色一般,中国人对当年期酒价格回落有所预期,但意外的是价格下滑幅度之大。最受中国投资人追捧的波尔多五大名庄拉菲(Lafite)、拉图(Latour)、玛哥(Margaux)、木桐(Mouton)和奥比安(Haut-Brion)的价格下跌近40%,下跌最严重的是之前中国市场最火爆的拉菲系酒。其中,以中国为最大市场的小拉菲,2011年期酒一级市场价格在900元/瓶,而2010年、2009年的价格高达1600元/瓶。

  波尔多一级名庄帕图斯(Petrus)所属公司JP莫意克中国区首席代表张言志对财新记者说,每一年的期酒是一个独立的投资产品,其最终能否获利取决于期酒变现货后的差价。就目前期酒和现货的差价而言,仍有利润空间。

  “但中国人投资期酒就是只买涨不买跌,投机因素很大,”张言志说。2011年期酒相比2009年和2010年期酒更适合消费,但长线收藏价值较低,投资炒作的空间较小,令喜欢做短线的中国人不再趋之若鹜。

  包括张言志在内的多位业内人士指出,期酒投资在国内缺乏退出渠道,2009年和2010年的期酒基本属于“有价无市”。瞿晖指出,她所在的年度葡萄酒俱乐部主要针对高端消费人群。即便都是有钱人,他们对期酒的热情也仍然有限,会员购买的期酒只占其库存的很小部分,且主要用于自饮,再转手的可能性很小。因此,期酒的最终获利还是取决于现货交易。

  上海红酒交易中心市场部总监王家琪告诉财新记者,以前很多投资者利用国内信息不透明,在期酒和现货间赚取最高达几十倍的差价。但现在,名庄期酒的价格一出来,各级经销商和消费者就会知道,想要像以前一样赚取暴利已经越来越困难。

  但现货市场如今一片萧条,欧洲经济持续不振,对高端红酒的投资消费持续低迷,中国市场也出现销售下滑。“2011年4月前,现货市场一直很好,但中国经济一个急刹,中秋之后,经销商开始感觉酒走不动了,”谢伟说。

  目前,2005年、2006年现货的价格已经和2009年、2010年期酒价格持平,欧洲市场一度出现期酒高于现货的价格倒挂现象。在这种情况下,期酒装瓶卖成了亏本生意。谢伟指出,对于购买了2009年、2010年高价期酒的大经销商,现在仍可以支撑,等待过些年价格回升,慢慢消纳,但也已经没有富余资金继续购买2011年期酒。而缺乏销售渠道的期酒投资散客已经被彻底套牢,即使想低价出货以维持现金流,但在这普遍看跌的市场,根本无人接手。

  一位上海红酒中介人士对财新记者透露,2008年、2009年、2010年的期酒很多装瓶后尚在香港储存,以现在市场价格如果在香港销售尚可保本,一旦进入内地,加上近50%的高额关税后基本没有利润。他目前手头还有2008年的期酒,而他并不准备保本出售。

  红酒的运输储存需严格管理以保证品质,库存大意味着运输和存酒的成本都大,另一方面汇率风险也在升高。“期酒投资绝对不是普通投资者可以玩的游戏,”张言志说。

  假酒乱市

  现货市场在迅速降温。2008年小拉菲在中国零售终端曾最高炒到1.6万元/瓶,现在跌落至4000多元/瓶。

  业内人士分析,除了受到欧洲市场疲软的联动影响,假酒和私酒泛滥也是现货滞销和价格下跌的因素。此前媒体报道中国一年消费的大小拉菲是其产量的数倍,国内市场假酒泛滥,尤其拉菲等名庄酒更成为仿冒目标。

  瞿晖说,国内的仿冒能力十分高超,“会员拿酒过来让我们看真假,瓶子箱子都和真的一模一样,不开瓶试酒根本不知道真假。”

  上述上海红酒中介人士对财新记者透露称,很多温州人从香港人手中拿货,同时销售假酒,双方心照不宣。和北京、上海很多经销商以零售为主不同。他们的渠道往往是公司大批团购。“很多店看着没生意,实际都是靠私人关系卖酒。”

  国内媒体一再爆料假酒泛滥,让很多不懂酒的人不敢再买名庄酒,懂酒的则觉得有失身份。“现在拉菲就是LV,假货太多,那些用真货的就觉得没意思。”瞿晖说,“不到一些讲排场,非用不可的场合,很多人其实并不愿意消费名庄酒。”

  假酒问题让一贯低调的拉菲也坐不住了。今年5月,拉菲集团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其官方微博上线。然而业界和媒体都称拉菲微博上线只是烟雾弹,打假才是真。整场发布会上,媒体的问题过半是关于打假,而拉菲集团也早有预备,带来了国内的维权律师一再强调打假决心。

  对于国内到底有多少假拉菲?Michel Negrier称,市面上转手的拉菲现货可能是早年存货或几经转手的现货,因此很难判断假酒的实际数量。拉菲在中国负责品牌维权的北京集佳律师事务所律师陈丹则指出,中国侵犯拉菲品牌的企业超过百家,在追踪上十分困难。目前,拉菲已经在国内发起三宗针对假拉菲的诉讼。

  陈丹说,相比国内对拉菲正品酒的山寨侵权行为,不通过惟一代理商渠道进入中国的各类走私拉菲对市场的影响更大。中国的知识产权法律框架对水货几乎无计可施。她认为,流入国内市场的此类拉菲由于在储存和运输上不专业,品质很难保证。

  而国内很多低价出售的假酒往往正是以“水货”的名义在流通。上述上海红酒中介人士告诉财新记者,他的一位客户曾经咨询拉菲,他报价后客户惊呼价格高,称其手头拿到的水货拉菲才1000多元。“这个价格连进货价都不可能,肯定是假的,”他说。

  假酒和私酒混杂,假酒以私酒的名义低价销售,这些都让现货投资者不敢轻易接受来路不明的酒,名庄酒销售受到牵连。另一方面,工商系统去年以来全面打击假酒,业内人士分析,一些酒商只得将假酒快速低价出货,直接后果是冲击了整个市场价格。

  “中国手法”

  瞿晖对财新记者回忆称,有一个在法国某小产区工作的中国姑娘回国时曾向她描述中国投资客的豪气,常把只去过一次的酒庄买空。而这个毕业不过两三年的小姑娘曾经创下一次销售四箱货柜(一柜约有1.2万瓶酒)的记录,庄主老板都对她感叹,称他自己做酒几十年,最厉害的时候不过卖出了一箱货柜。“法国很多小庄园主,其实也就是葡萄农民,因为需要现金,仓库里存酒本来就不多,见到中国这样不喝酒还买断货的豪客根本不知道如何处理。”瞿晖笑道。

  不只是假酒,中国投资客的投资手法令做酒多年的法国农民们措手不及。中国投资客买断二三级酒庄当年所有存货的行为在法国很多产区早已不是新闻,“前两年,我去波尔多,庄主们都说现在的葡萄酒价格是中国人说了算,”谢伟说。除了那些一级酒庄还能保持骄傲和矜持,二三级酒庄们基本上都被中国“热钱”给“烧晕了”。

  “中国的手法打乱了欧洲上百年的游戏规则,”张言志称。他说2009年、2010年期酒是多年未见的好年份,品质难分伯仲,但2010年期酒却比2009年期酒价格上扬了20%-30%,就是来自中国的投资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2010年公布期酒价格普遍较晚,也反映出酒庄对来自亚洲的巨大需求迟疑不决,难以定价。“他们必须要考虑欧洲、北美市场,国际价格炒高了,这些传统市场就不满意,酒庄很难做,”香港一名红酒中介蔡先生指出。

  “中国人有钱,但说实话,在波尔多很多产区,中国人的信誉并不好,”波尔多一家名庄中国区负责人对财新记者指出,现在很多酒商都不愿意接受来自中国的认购,因为他们和酒庄合作多年,无论酒好酒差都会订购,但中国投资人只做短线投机,买涨不买跌,且不讲信誉。他透露,过去几年,中国投资人在波尔多认购名庄期酒曾出现多起悔单案例。甚至包括一家大型粮油贸易央企,2010年向法国一级酒庄认购了1000万欧元期酒,但最终没有付钱交割。另外有一笔比较大的悔单,是一群温州投机客没有兑现3亿多元人民币的认购。

  认购期酒到最后成交之间一般有一段时间。在法国,一级酒商和认购者一般往来多年,双方都是君子协定,“说多少,最后就买多少”。酒庄在定价时也会参考一线酒商申请的配额。中国投资者认购后不交割的做法,直接后果是让酒庄调高预期,把定价炒高。但悔单后,酒庄还得自己再找买家。

  国内投资人低估了法国酒庄和酒商的定价能力。名酒庄比起小酒庄更加看重品牌形象。2012年4月,拉菲提前公布大拉菲2011年期酒价格为420欧元/瓶,相较2010年的600欧元/瓶,降幅达到30%。Michel Negrier解释称,鉴于2011年葡萄品质一般,拉菲主动下调期酒价格。同期,拉图庄发布另一则重磅消息,宣布从明年开始不再发售期酒。

  名庄的各种举动都显示出打压市场泡沫的目的。王家琪分析称,欧洲北美市场对于负担高价红酒已经出现困难。在过去一轮红酒涨价中,虽然酒庄赚钱,但一级酒商在销售上并没有获得太多利润。因此这次名庄下调价格也是平衡利润分配的一个举措。

  “欧洲玩了上百年的生意,不会最后由中国人说了算。现在的降价只是要给中国投机者一个教训。”蔡先生说。

  投资金融化

  期酒和现货投资退烧的同时,2011年相继推出的红酒基金、红酒理财产品以及交易平台的运作模式也开始受到投资人质疑。鼎红基金是国内首只红酒基金,在2011年9月推出,计划募资10亿元,投资法国波尔多及勃艮第产区红酒。但接近鼎红基金的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在首期募资2亿元后,一位懂红酒的合伙人退出了基金,原因在于这样的操作方式“完全不懂红酒,把红酒当普通金融产品投资”。

  红酒基金并非中国首创,国外很多银行都有自己的红酒基金。通常采用的方式是提前两月按季度赎回,或者提前三个月申请赎回,基金投资紧跟市场动态。但鼎红基金最早采用的方式却是投资有五年封闭期,基金向投资人保证一定的收益率。上述人士分析称,对于名庄酒投资,其回报一般看前三年,五年封闭期的做法让人无法理解。另外,在封闭期内,投资者的资金是否真的用于红酒投资很难保证,五年后可赎回时的汇率和市场情况是否能兑现基金承诺的收益率更是未知数。

  2011年,国内多家银行、信托机构牵手红酒生产企业推出红酒理财业务。其基本思路和国外期酒投资相仿,但收益方式迥然不同。以招商银行推出的一款葡萄酒期酒概念的理财产品为例。投资者支付30万元,向银行购买一份红酒收益权信托理财产品。一年半之后,投资者可选择两种方式退出,一是接受中粮集团回购,预期收益约7.5%;另一种则是兑现红酒。对于这样的理财产品,业内人士普遍反映不过是企业以红酒名义融资,红酒不是作为投资品,而是抵押物,7.5%的所谓预期收益相比企业通过银行或者民间借贷的成本低很多。但红酒作为抵押物的前提是对其未来走势的乐观预期,一旦市场出现大幅波动,其抵押价值将大打折扣。

  除了银行和信托机构,甚至股票经理人也开始涉足国内红酒的类期酒投资。一名深圳的股票经理人就开始投资国内某上市红酒企业的红酒期货产品。和国外期酒年份、装瓶时间由酒庄说了算不同。投资这个国内红酒的门槛只要15万元,客户可以根据需要要求企业配置不同的葡萄酒,也可以随时提酒,或委托企业装瓶用于销售。

  上述股票经理人指出,现阶段很多客户购买橡木桶红酒主要还是自用,但他已经开始为红酒类股票投资客户配置一部分的红酒期货,比例大概在10%-20%。在他看来,这样的方式可以作为股票投资的对冲。“只要分析近年白酒市场的走势,就可以看出白酒股票的涨跌往往快于现货,因此股票和实物搭配可以分散风险,”他说。

  而这样的模式却被多位红酒投资者所否定,因为国内红酒期酒缺乏定价机制,即使该酒在品质和稀缺性上有投资价值,但在品牌上也很难获市场认可,转手成为问题。一旦装瓶销售,加上额外的储存费用,回报很难保证。“中国的期酒概念很多只是酒厂在自我炒作,”瞿晖说。

  除去基金和理财产品,国内开始出现多个红酒交易平台。上海红酒交易中心于2011年9月开始试运行,号称是国内首个、亚洲最大电子化红酒交易平台。而此前,国内已有多个红酒交易平台,包括名庄酒交易所、广州保税区国际酒类交易中心以及渤海国际葡萄酒交易所。媒体报道,拟建的交易平台不止三个,各自都打出了区域最大的旗号。

  国际上最受关注的交易平台是建于2000年的伦敦葡萄酒交易所,针对当时葡萄酒价格透明度不高的情况,交易所提供的价格信息和数据很快受到了投资者青睐,以投资为导向的市场模式,对从2000年开始的国际红酒价格攀升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交易所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指出,很多已交易红酒从英国出发,绕过大洋又回到了交易所的仓库,而价格却已飙升。

  上海红酒交易中心的模式类似于伦敦。王家琪介绍,中心提供170多种名庄酒现货产品以及主要名庄的期酒产品,因为所有现货酒均来自于酒庄授权的代理商,中心可以为投资者保证红酒的正品。交易中心通过交易手续费获利,并提供收费的已交易红酒储存服务。很多投资者购买红酒后并非用于消费,而是存于仓库中等待升值。王家琪介绍,通常情况下存于仓库的酒占到交易量的七成。

  但投资者也有担心,因为酒存在仓库,同一瓶酒重复交易的可能性增高,给炒作留下空间。而买家一旦要求兑现,交易中心完全可以临时调酒支付。和银行类似,红酒交易中心很少会遇到挤兑的情况。

  下一个“红酒”

  业内人士普遍担心,在国内流动性过热问题不解决的大前提下,“热钱”还会流向其他类红酒投资品。期酒和现货投资退潮并没有阻止中国人向红酒上游产业进发。收购酒庄成为新的潮流。最近消息显示,上海光明集团入股法国酒商,希望从更上游进入红酒市场。

  香港和上海的红酒中介从一开始带人买酒到近年来生意范围扩大,开始带人买酒庄。上述上海红酒中介人士的公司,现在就在做酒庄交易中介。他说,很多中国人不愿意仅仅投资酒,还想控制源头,用酒庄做名气。

  这位中介人士对财新记者透露,投资酒庄的客户分为两种,一种是经销商去上游投资,目的是为了销售到中国。“有个酒庄控制到手里,他们可以玩任何花样。”

  还有一种是从其他行业转来的投资,比如房地产商。张言志称,他接触的酒庄购买者中有相当部分是房地产商,买酒庄不为卖酒,而是开发酒庄旅游。在他看来,由于国内投资回报率差,购买外国酒庄资产不啻为现阶段的划算生意。

  但也有分析指出,购买酒庄最小投入也得4000万元,收回成本得好些年,如果对红酒行业不熟悉,并不一定能实现投资正收益。

  香港红酒中介蔡先生告诉财新记者,近一年来,国内“热钱”开始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酒类。投资单一麦芽糖威士忌的风潮去年始于美国华尔街,不足一年,敏感的中国投资客已经捕捉到这一讯息,开始四处打听资源,想要复制红酒模式。

  一名威士忌投资人对财新记者称,国内现在排名前十位的单一麦芽糖威士忌品牌,很多价格都已经上涨了1.5倍。

  做酒类中介多年的蔡先生,已带不少中国客户去威士忌酒庄:“他们指着桶说,这个那个不要,其他的全部买了,那个豪气啊。”他指出,国内现在根本没有足够大的威士忌消费市场,买断不过是为了囤货升值。他对国内“热钱”转战各酒类市场的做法很不以为然,“红酒、酒庄、威士忌,都是炒,完全不管实际价值。”

分享到: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