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拍品的落脚与新兴私营美术馆的再次兴起

2018年01月02日 11:48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编者按:2017年,从中国到海外,艺术世界的既有规则与状态都在被打破。在西方,双年展机制被置疑过于保守甚至有商业化倾向,另一方面,社会状态的变化也催生了大量探讨移民、难民、阶级等政治和社会意味丰富的艺术作品;而科技的突飞猛进使得技术与艺术的合作成为本年的焦点。

  世界正在转轨,艺术世界也将更多的目光投向了中国,更多西方艺术进入亚洲和中国,而上海逐渐成为中国内地展览与艺博会的前站,与香港作为亚洲艺术交易中心的地位各有其价值。在私人收藏与民营美术馆仍呈上之势时,年末北京的社会动迁又给艺术家们在这座城市的命运增加了不确定性,与此同此,12月的北京岁末拍卖则释放出中国传统艺术转暖的强烈信号。

  繁荣还是泡沫?乐观亦或焦虑?《艺术新闻/中文版》与你又度过了无法停下节奏的一年,请你与我们一同回溯我们共同的2017。

  REVIEW2017

  Issue.01博物馆

  在中国,由私人藏家创办当代艺术的美术馆已不鲜见,企业不仅成为了推动近年中国拍卖市场又一个“亿元时代”的最要推力,更成为了2017年中国私人美术馆建设大潮中的中坚力量。

  2017年11月,宝龙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健康创办的宝龙美术馆和苏宁环球集团旗下的苏宁艺术馆相继在上海开幕。在稍早的9月末,华谊兄弟传媒集团创始人兼主席王中军的松美术馆也在北京揭幕。在这些美术馆的展览中,我们看到了曾在2016年拍卖场上亮相的要拍品,其中有3.036亿元的清宫旧藏任仁发《五王醉归图卷》、2.07亿元的《局事帖》、1.955亿元的齐白石《咫尺天涯—山水册》、1.035亿元的张大千《巨然晴峰图》……

  “封面集团”们的美术馆

▲ 梵高《雏菊与罂粟花》▲ 梵高《雏菊与罂粟花》

  2014年11月,王中军在纽约苏富比(微博)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会上以6176.5万美元(约3.77亿元人民币)竞得梵高的《雏菊与罂粟花》。这件作品的成交价格创下中国藏家海外竞拍西方艺术品中的最高价。

▲ 毕加索肖像画《盘发髻女子坐像》▲ 毕加索肖像画《盘发髻女子坐像》

  半年后,2015年纽约苏富比印象派和现代艺术晚拍上,他又以2990万美元(约1.85亿人民币)拿下来自“高文家族 艺术收藏”的毕加索肖像画《盘发髻女子坐像》;2016年王中军以2.07亿元人民币在中国嘉德“大观之夜”拍下曾被尤伦斯夫妇收藏的《局事帖》。

▲ 松美术馆外景▲ 松美术馆外景

  2017年9月27日,他在北京创立的私人美术馆,首展取名“从梵高到中国当代艺术”,共分为印象派及西方现代艺术、中国现当代艺术和王中军油画三个部分,意图通过运用一个宏观的背景展示“印象派”以来部分艺术大师的灵感之作,以及他们对于中国现当代艺术的作用与影响。

▲ 黄胄《欢腾的草原》▲ 黄胄《欢腾的草原》

  从1.288亿元收藏黄胄的《欢腾的草原》、大竞拍原副总理谷牧的艺术品收藏,到收藏蔡国强的火药巨作《没有我们的外滩》、《天梯》这些都让宝龙集团与其董事局主席许健康在收藏界声名鹊起。

▲ 宝龙美术馆内景▲ 宝龙美术馆内景

  2017年11月18日,宝龙美术馆以“百川汇流”和“寻脉造山”两个展览为开馆展正式对公开放。

▲ 上海苏宁美术馆▲ 上海苏宁美术馆

  同样是拍卖场上的常客,11月25日,历时三年筹建,位于上海普陀区苏州河畔苏宁天御国际广场的上海苏宁艺术馆落成并开馆。

▲ 王翚《仿宋元山水巨册》▲ 王翚《仿宋元山水巨册》

  开馆前夕苏宁艺术馆正式对外公布十大馆藏,其中不乏创造当时拍卖纪录的作品,如创吴镇当时拍卖纪录的《竹图》(2016年保利春拍上以 7762.5万元成交)、王翚《仿宋元山水巨册》 (2016年保利春拍上以3335万元成交)、创夏圭拍卖纪录的《山庄暮雪图》(2016年保利 春拍上以2702.5万元成交)、创赵雍拍卖纪录的《前浦理纶图》(2016年上海明轩拍卖上以2875万元成交)等。

▲ 上海苏宁美术馆内景▲ 上海苏宁美术馆内景

  开馆大展主题为“博古观今 翰墨承绪”,从苏宁环球集团馆藏的3000余件历代名家作品中,点遴选出了唐、宋、 元、明、清至20世纪的书画作品200余件、器物近200件进行展示。

  如何从“收集”转型为“收藏”

  频频在拍场“掐尖”的王中军曾说自己不会刻意去开一个私人美术馆,但收藏家创立美术馆与更多人分享艺术,也是用另一种方式回馈于社会。

▲ 松美术馆外景▲ 松美术馆外景

  “很多年前我就说想做个美术馆,但是都没有提到日程上,做个美术馆还是要有点思想准备的,但这的确是回馈社会的一个重要部分。追溯纽约艺术博物馆(MoMA)、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历史可以发现,它们都是从家族或财团出于自己的收藏爱好,逐步从私人收藏转型成一个美术馆。” 王中军在接受《艺术新闻/中文版》采访时表示。

▲ 宝龙美术馆展厅▲ 宝龙美术馆展厅

  许健康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宝龙集团总部迁至上海后得到了很多支持,当年在闵行七宝因缘际会拿到一块地,当地领导知道我们要做文化项目,非常支持,所以我们就把宝龙总部定在七宝,同时筹建美术馆。美术馆本来就是公益文化项目,这也是一种回馈社会的方式。”

  如今宝龙集团旗下不仅有上海一处美术馆,在青岛也设立了自己的美术馆,此外他们还有宝龙拍卖、言午画廊、宝龙艺术中心,意图打造一个全方位的产业链。苏宁集团也已经在南京和上海两地建设苏宁博物馆。

  企业收藏升温,问题随之而来

  然而,面对企业收藏的逐年升温,问题也随之而来。这些美术馆大部分藏品来自拍卖场。

▲ 松美术馆内景▲ 松美术馆内景

  AMRC艺术市场研究中心曾在报告中指出:“国内很多的企业收藏容易受到市场的左右,导致收藏面貌的重复以及单一化。另外,企业收藏到艺术品之后,怎样进行归类、保管,对藏品进行学术研究等,都还不完善。再者,国内的企业收藏大部分处在初步的收集阶段,还无法达到’藏’的级别。”

▲ “寻脉造山:宝龙美术馆开馆展”展览现场▲ “寻脉造山:宝龙美术馆开馆展”展览现场

  目前国内企业的艺术收藏主要围绕在中国书画以及古董杂项等传统艺术品上,在 2012年后,当代艺术品和国际艺术品的收藏比例才有所提高。如果仅依靠企业负责人的喜好就选择收藏什么类型的作品,或是仅凭藉一两位专家帮助企业来建立收藏,这样的机制不能够保证建立起一个富有特色的企业收藏。因此企业怎样通过合理的机制有效建立起自己的收藏,这对于企业而言是非常要的。

  中拍协艺委会顾问、中国国家画院原副院长赵榆表示:“只有成系列、具备自己的脉络,才能全面系统,而不是猎奇了几件过亿元的拍品就能占据首位。”

  来源:THE ART NEWSPAPER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