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你家厨房的锅碗瓢盆做成了艺术品

2018年05月10日 15:19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来源: Cc艺术 文:范蕊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印度当代艺术开始逐渐崭露头角,无论是融合传统与当代的多迪亚(AtulDodiya),还是种族多元、身份模糊的印度女艺术家BhartiKher,或者是折衷主义巨匠胡赛因(M.F。 Husain),都以其艺术理念回应着西方主流市场,成为收藏界的新宠。印度拥有多样混合的历史,印度艺术家一直尝试摆脱后殖民时代意识形态的限制,探索出一套独立的艺术语汇。

  苏泊德?古普塔(Subodh Gupta)就是新印度艺术界涌现出的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之一。

  Photo Credit:ArunSehrawat,Tehelka,Image Courtesy :Artist and Arario Gallery

  Gupta不断尝试和实验不同类型的媒材,如绘画、雕塑、装置、摄影、录像与表演艺术等等,但个性鲜明的雕塑及装置作品使他在国际上广受赞誉。像Marcel Duehamp一样,Gupta擅长挪用日常物品,并将其转化为艺术作品,使其消解之前的意义和功能,古普塔的作品表现出与殖民艺术割裂的决心,显示出强大的离散性和混合性(hybrid)。

《无题(金色土豆)》《无题(金色土豆)》

  Gupta于2006年创造的大型雕塑《Very Hungry God》和2008年创造的《Mind Shut Down》,都是用金属器皿组成的头骨,其作品中蕴含的张力和爆发力,使人不禁联想起赫斯特的钻石头骨《上帝之爱》,Gupta成功地塑造了一个无所不在的符号,并使它重新变得有意义,这其实是一个极其艰巨的任务,古普塔也因此被英国《卫报》媒体赞誉为“the Damien Hirst of Delhi”。

Mind shut down, 2008Mind shut down, 2008
《Very Hungry God》,2006《Very Hungry God》,2006

  Gupta出生在印度最贫困、犯罪率最高的比哈尔小农村Khagoul,成年后迁居首都新德里,古普塔将他在印度比哈尔的成长经历作为创作源头,为他在作品中探讨乡村都市、社会阶级以及彼此之间的差距和紧张感埋下伏笔。

  日常生活中廉价的厨房用具是古普塔作品中反复出现的艺术语言,这些司空见惯的生活物品藏匿在每一个印度的普通家庭之中。在比哈尔,厨房器皿等日常用品一旦被献奉给上帝将变得神圣。《这不是一个喷泉》(This is not a fountain)致敬了超现实主义艺术家René Magritte《这不是一支烟斗》,这部作品唤起了印度的家庭生活,有一种幽默的荒诞感,也反映出印度社会在经济和文化上的复杂性。

《This is not a fountain》   at Hauser & Wirth;不锈钢静物《This is not a fountain》   at Hauser & Wirth;不锈钢静物
Detail of Subodh Gupta‘s   This is not a fountain (2011-2013)Detail of Subodh Gupta‘s   This is not a fountain (2011-2013)

  Gupta通过食物及其容器展开了众多隐喻。正如Gupta本人所说:“我对厨房有种特别的情结。当我还小时,就视厨房为祷告之地,就如庙宇,是非常神圣的地方。厨房也是日常生活的象征,这种物料可说相当矛盾,它既反光又明亮,而且和流行文化息息相关。”

Ray, 2014Ray, 2014
Spill, 2007Spill, 2007
Chanda Mama door ke, 2015Chanda Mama door ke, 2015

  Gupta运用许多社会象征和符号来反映印度当今社会、经济和文化的复杂性。大型装置作品《穿越七海》(Seven Sea Crossings),机场行李输送带上摆放着130件巨形行李,先进的铝制行李箱与传统便宜的塑料布、绳索捆绑的行李交杂其中。这些行李物件不仅侧面反映出当时印度物资匮乏的状态,而且反射了全球化经济下为改善生活而出现的外移的劳工潮。2006年《穿越七海》在Frieze Art Fair中以150万美元售出。

What does the vessel contain,that the river does not, 2012What does the vessel contain,that the river does not, 2012

  经济的快速发展引发了一系列城市化和社会身份的认同危机。古普塔在传统本土化和全球化的摇摆中用作品不断回应着贫富悬殊、社会阶层政治与民族宗教之间的排他主义等社会性问题。《What does the vessel contain,that the river does not》是古普塔特别为Kochi-Muziris双年展创作,Gupta在21.35米长,3.15米宽,1.1米深的小船填满了混杂物:废弃的椅子、床、渔网、窗框等,回应着迁徙、归属、运动和稳定等情绪。都市人眼中看起来无用的物品却在乡下人眼中具有实用价值,古普塔通过创作的转化,把这些实用物品提升到艺术语汇之上。

Subodh Gupta’s My   Family Portrait (2013)Subodh Gupta’s My   Family Portrait (2013)
Subodh Gupta’s My Family Portrait (2013)   201505071700332751.jpgSubodh Gupta’s My Family Portrait (2013)   201505071700332751.jpg

  除此之外,古普塔的装置作品《My Family Portrait》还探讨了文化融合与民族身份弱化的全球趋势,一方面反映着自身的印度文化,另一方面也在探索世界性的普遍话题。“我的作品是关于我的故乡“,古普塔说“但是不断扩张的艺术世界意味着在某种程度上,所有东西都在同化,你必须意识到国际化语境对你作品的影响。”

Line of Control (2008)Line of Control (2008)

  诚然,混合于这些作品表象之下的,是Gupta对长达两百年的殖民时代的记忆。与中国当代艺术处境类似,印度艺术家同样在试图打破艺术只能在西方语境中被解读的禁锢。而印度当代艺术的崛起,正是体现了第三世界在全球化浪潮中对艺术领域新美学范式的不断探索。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