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的当代性是什么

2018年07月09日 10:24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来源:美术报 文/杨大伟

  目前,以“当代”命名的艺术展、艺术品拍卖、美术馆等越来越多,“当代”俨然成了一个和艺术创作以及艺术活动相关的“先进”概念。因此,有不少业内专家、学者办班、研讨、著述来廓清关于当代艺术的概念。由此可见,人们对当代艺术的研判何等复杂。在我看来,艺术圈中所使用的“当代”概念,主要有时间、类型或风格等三个方面的意思。这些都在于当代艺术的不断发展变化。作为发展的存在,当代艺术自然需要审视。

  当代不是后现代,后现代是在有了现代之后才有的。所以我们在理解当代的时候,不能把它当作纯粹的时间观念;当代还有有意思的一点,就是有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当代,它不像现代。现代是趋于一体化、趋于细分化。当代艺术跟现代艺术也是截然不同,现代艺术是精英主义的东西,是出现大师的东西。而当代艺术出现了很多不完美的东西。当代艺术通常是不完整的、有残缺的,甚至是反传统美的概念,或者是崇尚缺陷的、未完成的、批判性的、有活力的等。所以当代的所有的这些特征在我们对当代艺术的判断中全都存在。当代是早就发生和完成了,但是又在你的身上重新被唤起,重新被投射。当代艺术的确立必将是一个时间轴向上贯通古今,在空间坐标上跨域地域的多维视野。因为一个单向度的思维无法表现复杂多变的当代生活……

  再则,当代艺术的发展体现出不同的当代性,也形成艺术语言的当代性言说,形成包罗万象的艺术生态。艺术发展同样需要文化的支持,而文化来源于思想,形成当代艺术发展的生态,也需要当代艺术新的话语。关于当代艺术的论述,曾经一度成为艺术理论研究的热点,论者视点与知识经验不同,论点自然不同。不同的当代性,具有不同的背景,也具有不同的生成与表现方式,具有不同的价值意义。无疑,当代艺术的根本特征在于当代性,但离开了当代性,当代艺术也就不存在了。但个别当代艺术的本质问题,并不在于艺术本身,而是艺术个体更为主观的独立意识和时间上的当代性。

  谈及当代性有两个基本特征,一是它最严格的“当下”概念。当下概念之所以能够确立,是因为这个瞬间必然已经是一个构造,它是在过去、现在和未来的紧张关系中形成的。第二个特征是它的未来指向,是当下对下一个瞬间的开放性,这是任何“史”都不存在的。因此,严格意义上的当代性都包含一个根本性的未来指向。这应该是当代性于当代艺术的终极含义,也是它最终能回到历史的全部意义所在。一般说来,当代性的这两个基本特征并不矛盾,尤其是在艺术历史没有断裂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不具备当代性的艺术品不能归纳到当代艺术的范畴之中。对于当代性的探讨显然具有学术意味,在现代性、后现代性之后,是否解决了当代性的问题,这也是进行中的当代艺术所面临的困扰。针对当代艺术的当代性,当国外理论尚无相关更为确切的论述时,中国艺术批评与史论家显然缺乏更为详实的理论依据。于是,一片混乱之中理论建构继续缺席。

  我们国内当代艺术的发展虽然时间不长,但在中国融入世界的全球化进程中,展示了它积极的意义。当代艺术对于中国不仅意味着以更加宽阔的视野审视以往的一切客观存在,对如何健康发展也有现实意义和精神探求作用,同时也意味着一种可能性。在社会形态上,当代艺术打破了一元化的传统创作机制,推动了多元化的发展。但也不能否认,国外资本的进入和中国新兴艺术资本市场的兴起,也使中国当代艺术呈现出商业化、明星化、消费娱乐化倾向。其中,不乏不理解所谓“当代”确切内涵的艺术家急于求成,这些现象甚至影响到了大家对当代艺术的判断。

  尽管诸多人对当代艺术存在着很多质疑,但今天仍应可以看到这也是这个时代开放性的艺术方式。正如匈牙利著名的哲学家卢卡奇所言: 使得艺术能够持久地发挥影响的那种东西, 绝对不仅仅是它所具有的纯技术性的洞察力, 或无限的幻想。对艺术来说, 在持久地发挥影响方面最终起决定作用的, 在于它是否以及究竟在多大程度上能对人们最深切思考的问题作出一定的回答,从而帮助他们理解着眼于人类命运的当下现实。

  (作者为浙江传媒学院教授、艺术评论家)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当代艺术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