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宝敦煌写经流失百年终回归

2018年12月16日 10:48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来源:收藏快报

  11月21日,由北京著名收藏机构东方朗昆主办,四川博物院首席专家魏学峰和哈佛大学艺术史博士、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历史学院教授宁强担任学术主持,紫荷和樊晓光担任策展人的“一念·敦煌”写经展,在深圳关山月美术馆举行,这也是四部敦煌藏经洞写经长卷国内首次展出。

  四部敦煌藏经洞

  写经长卷重见天日

  “石窟春风香柳绿,他生愿作写经生。”这是著名学者、大师饶宗颐上世纪80年代参观莫高窟后,提笔著就《莫高窟题壁》中的两句诗。

  作为“20世纪中国学术史四大发现”之一的敦煌遗书,具有巨大历史和艺术价值,集中体现唐代书法艺术巅峰,对后世影响巨大。苏东坡、赵孟頫等艺术巨匠都曾得真传于唐人笔法,写经体成为流传至今的艺术经典。

  此次展览的四卷写经涵盖隋唐早期至晚唐,并于今年5月17日被北京市文物局评为“国家一级文物”。“国家一级文物”对于写经类的品评有严格规定,不仅要求宋代以前、有明确作者或纪年,还要兼具极高的书法造诣。到宋代时,写经被刻本取代,已不见隋唐写经中书法原始之美。

  “祖国强大了,国宝回家了!”

  在展览现场,一位老者在《金刚经》前一边流泪,一边抄写。老者宋广明是广州一位退休教师,他说:“我是敦煌文化爱好者,这部《金刚经》曾收藏在日本著名汉学家滨田德海家里。滨田德海于20世纪三四十年代在京津等地疯狂探寻敦煌遗书,收获颇丰。其收藏大部分来源于当时著名藏书家李盛铎,李盛铎所藏敦煌遗书多是从北京京师图书馆监守自盗。在那个动荡岁月,国之秘宝被私人窃取,令人心痛。后来由于有了敦煌遗书,滨田德海也成为敦煌学专家。今天当我看到这部《金刚经》后,我的第一感觉就是,祖国强大了,国宝回家了!”

  另一卷唐代写经《大般涅槃经卷第八》在清末兵荒马乱中被偷带至日本,后几经辗转流落于伦敦,如今也回到祖国怀抱。此卷为唐经之尚品纸,卷中“治”字末笔完整,不避讳唐高宗李治,而“世”字缺笔,以避讳唐太宗李世民,可断定为贞观时期所写,是不可多得的唐代书法墨宝。《妙法莲华经常不轻菩萨品》三卷合一,在一卷上整体体现了初唐、盛唐和晚唐写经,可以看到佛教在唐代的盛衰,弥足珍贵。《观世音经》笔法丰厚雍容、气韵生动。

  “希望中国孩子

  都能在博物馆里看到它们”

  紫荷、樊晓光作为本次展览策展人,他们为国宝回家做出很多努力。樊晓光说:“在敦煌学里,有一个规定,只要是敦煌遗书,哪怕只有几个字,就算一个号。现在世界上敦煌遗书有50000余号,全世界在私人藏家手中的敦煌写经卷只有1000多个号,其他的都在国外博物馆里。很多号都不是完整的经卷。以俄罗斯博物馆为例,17000多号中超过一米的经卷只有数百个号。此次展出的《大般涅槃经卷第八》是从英国回流的经卷,长达2.7米,可以说弥足珍贵。”紫荷认为,敦煌保存最完整的中华艺术,跨越一千多年,希望中国的孩子们都能在博物馆里看到它们。(杨博文)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敦煌国宝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