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万戈捐赠的183件藏品将在波士顿美术馆展出

2018年12月20日 10:36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张天宇/编译

  原标题:翁万戈的100岁:不是接受礼物,而是继续给予

  最近波士顿美术馆收到份圣诞大礼:

  130幅绘画、31幅书法、18幅拓片和4件织绣,跨越13个世纪5个朝代——总计183件藏品。

  这笔小200件藏品的捐赠来自一位名叫翁万戈(Wan-go H。 C。 Weng)的人,而今年刚好是他的100岁。

  沈周,《苏台纪胜十六页书画册》(局部),1484-1504年。图片:致谢波士顿美术馆

  他是谁?

  那要先从清朝大政治家、大书法家翁同龢(1830-1904)说起。

  咸丰六年(1856年),翁同龢考中状元,先后被委以重任,成为同治和光绪两朝帝师。后来翁同龢任刑部右侍郎,处理了一桩冤案——杨乃武与小白菜,这个故事至今仍家喻户晓。此案也被认为是晚清中国狱讼、法制体系自我完善的典型。

翁同龢画像翁同龢画像

  作为晚清颇具影响力的书法家,翁同龢在藏书方面也非常富足,堪称清末民初中国著名藏书家之一。但是因为翁同龢没有子嗣,于是他的二哥翁同爵就将儿子翁曾翰过继给了翁同龢。

翁同龢手迹翁同龢手迹

  根据翁氏家谱,后来陆续又在翁同龢大哥翁同书那支过继子嗣。

翁氏家谱翁氏家谱

  1920年,只有2岁的翁兴庆被过继给了翁之廉,于是,翁同龢的家藏顺理成章地都传给了翁兴庆,他也就成为翁同龢的五世孙。而这个翁兴庆就是今天我们要说的翁万戈。

藏家 翁万戈藏家 翁万戈

  COURTESY OF NANCY BERLINER AND MUSEUM OF FINE ARTS

  后来,翁万戈曾用“天上掉馅饼似的”来形容2岁接手珍贵家藏时的感受。

  因为战争等原因,翁万戈和家人去了美国,一并带走的还有那些家传收藏。翁万戈曾感慨地说:“我为家藏而活,而家藏也成为了我的人生。”

  沈周,《苏台纪胜十六页书画册》(局部),1484-1504年。图片:致谢波士顿美术馆

文徵明,《家书卷九通》,1523年。图片:致谢波士顿美术馆文徵明,《家书卷九通》,1523年。图片:致谢波士顿美术馆

  因为传奇的家族背景,翁氏收藏被认为是当今美国拥有中国艺术的最大私人收藏之一,不仅藏品的品质一流,历经翁氏家族五代人的文献来源也令人瞩目。

华喦,《秋江泛月图》,1748年。图片:致谢波士顿美术馆华喦,《秋江泛月图》,1748年。图片:致谢波士顿美术馆

  在翁氏家族的收藏中,大多以明清文人书画作品为主,包括沈周、文征明、项元汴、董其昌、项圣谟、陈洪绶、朱耷、清代“四王”、恽寿平、华岩、金农等明清文人的书画,当然还有翁同龢的墨宝、日记及少部分文房四宝、玉印古爵等藏品。

陈洪绶,《博古叶子》(局部),1651-1653年。图片:致谢波士顿美术馆陈洪绶,《博古叶子》(局部),1651-1653年。图片:致谢波士顿美术馆

  过去十年里,翁万戈已经捐赠了21件藏品给波士顿美术馆,这其中就包括非常重要的一件:王翚作于1699年的手卷《长江万里图卷》,长度足足有16米。为此,波士顿美术馆还曾在今年7月末为翁万戈特别举办了生日庆典。

王翬、焦秉贞,《安歧像卷》(局部),1698年。图片:致谢波士顿美术馆王翬、焦秉贞,《安歧像卷》(局部),1698年。图片:致谢波士顿美术馆

  1918年生于上海的翁万戈从小就艺术品收藏有着很好的先决条件——他记得父亲和朋友们用挑剔的眼光审视着摆在家里桌子上的精美书画卷轴时,他会踮起脚尖看着。为此,翁万戈的父亲总是会开玩笑地打消这个男孩的好奇心,“你懂什么?”,父亲问道。

王翬、焦秉贞,《安歧像卷》(局部),1698年。图片:致谢波士顿美术馆王翬、焦秉贞,《安歧像卷》(局部),1698年。图片:致谢波士顿美术馆

  这时候,翁万戈总会“反击”:“我虽然不懂,但是我就是喜欢看啊。”在这之后的90年,童年时期埋下的对于艺术品收藏的热情从未消减。

项圣谟,《自画像》,1646年。图片:致谢波士顿美术馆项圣谟,《自画像》,1646年。图片:致谢波士顿美术馆

  为什么是波士顿美术馆?

  这份礼物直接将波士顿美术馆送上(中国以外地区)最重要的中国绘画收藏的行列里。

翁万戈先生临摹《长江万里图卷》,图片拍摄于2018年翁万戈先生临摹《长江万里图卷》,图片拍摄于2018年

  作为中国艺术的著名学者,翁万戈对中国艺术的收藏尤其感兴趣。今年夏天,波士顿美术馆曾经展出翁氏家族收藏的那幅王翚的《万里长江图卷》,以此庆祝翁万戈先生的百岁生日。同时,翁万戈也宣布将这件作品捐给波士顿美术馆,这也是他多年来送给博物馆的众多礼物之一。

陈洪绶,《博古叶子》(局部),1651-1653年。图片:致谢波士顿美术馆陈洪绶,《博古叶子》(局部),1651-1653年。图片:致谢波士顿美术馆

  20世纪40年代,翁万戈因为自己的研究第一次与波士顿美术馆建立了联系。1978年移居到新罕布什尔后,他与美术馆的多位策展人和馆长都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这让他对波士顿美术馆的优势和短板有了长远的认识,也明白他的收藏会在某种程度上使美术馆的收藏更加丰富。

陈洪绶,《博古叶子》(局部),1651-1653年。图片:致谢波士顿美术馆陈洪绶,《博古叶子》(局部),1651-1653年。图片:致谢波士顿美术馆

  波士顿美术馆中国艺术部策展人Nancy Berliner表示:“这么多年来,很多事情万戈都很清楚。我们在早期中国绘画方面的收藏是比较丰富的,尤其是从公元950到1350年间的作品。但是后面明清时期的杰作是相对缺乏的。他的藏品正好填补了这段空白。”

  美术馆馆长Matthew Teitelbaum也认为:“翁先生补充了我们薄弱的部分”,“作为一个想要全面收集中国艺术品的机构,翁先生的收藏在我们的叙事体系中就像一支手套里的手。”

《大观帖》拓本,1109年。图片:致谢波士顿美术馆《大观帖》拓本,1109年。图片:致谢波士顿美术馆

  据中国艺术部策展人Nancy Berliner介绍,翁万戈的这笔捐赠中有很多重量级的作品,而且大多出自那个时代最重要的一些艺术大师,比如吴门画派创始人沈周作于15世纪末到16世纪初的“The Suzhou Sceneries”;还有一件是文徵明作于16世纪的“Nine Letters to Home”;还有一件明代大师陈洪绶的作品,翁万戈还曾经写过一部关于他的著作。

  1938年,翁万戈来到美国,在普度大学(Purdue University)学习工程专业,但很快他就对这个领域感到厌倦,于是就自己在纽约从事漫画艺术家的工作,后来又从事了纪录片制作的工作,古代文物、历史是他最喜欢拍的主题。

翁万戈与摄影师斯坦纳在博物馆(约1950年)翁万戈与摄影师斯坦纳在博物馆(约1950年)

  在翁万戈拍摄的《美国的中国古画》、《熔美铸华》、《中国美术简史》以及系列片《中国历史大系》等纪录片中,都是以中国文物图像为主线,用自撰的文字贯穿讲述中国数千年的文化历史,这些片子也在某种程度上增加了美国民众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了解。

  不止波士顿美术馆,多年来,翁万戈都会挑一些藏品捐赠给其他博物馆,比如哈佛美术馆,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上海博物馆等等。

Orientations杂志2007年翁万戈先生及翁氏收藏专题Orientations杂志2007年翁万戈先生及翁氏收藏专题

  翁万戈说:“波士顿美术馆是我再美国拜访的第一座博物馆,这里也成为我的最爱”,与美术馆长期而稳定的联系也使得“翁万戈在过去很多年都感受到了温暖而有意义”,馆长Teitelbaum说道,“我们从来没有主动要过他的藏品。但我们会让他知道我们准备好了成为他藏品的保管者。”

  明年9月,翁万戈捐赠的这笔藏品将在波士顿美术馆展出,与此同时,翁万戈也在撰写另外一部著作,是关于大家沈周的。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