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来千把元卖出100万 副书记手里的文物买卖

2018年12月27日 09:58 上观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原标题:收来千把元,卖出100万,副书记手里的“文物”,老板们为何争着买?

  贪官竟然多有“雅好”,这就是中纪委近日警示的“在沉迷中迷失”——

  你看,有的副省长,酷爱玉石,上下都称之为“玉痴”,受贿数千万,竟有八成是老板进贡的好玉;有的地级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痴迷好茶,号称“茶迷”,东窗事发之时,就搜出普洱名茶数百块;有的县委书记,沉湎于茶壶,远近都叫他“壶哥”,也是带走之时,办公室还藏着两百多把紫砂好壶呢!有的局长,极喜兰花,收受的贿额,竟有三分之二为极品之兰;还有的副市长,声称“不收钱”,只收上品茅台,地窖里存着上千瓶年份酒,都是行贿者“孝敬”,当然说是只收酒,但逢商家以茅台箱里装上百万大钞奉上,“不收钱”的厅官也不能“免俗”喜而纳入啊;当然还有酷爱高尔夫的,“早上四点就要起来打球”,留置时居然也是绿茵场上带走……

  舆论之间,论及官员“雅好”,多以“玩物丧志”以蔽之,说都是爱好害了本来并不坏的官员。但近日披露的两条新闻,却让我们更可以看深一层——

  彭州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龙敏“沉迷”于麻将,不是隔三差五的“小来来”,而是一个月30天,他要打20多场麻将。“麻将这东西真的像毒品一样,一旦爱上它就天天都想打,一天不摸牌手就痒。越打瘾越大,越打标准越高。”龙主任天天在麻将桌上,从来不理政事,下属有急事找他,一个电话只能讲三句话,“都知道他爱耍,所以不去打扰他”。可是“标准越来越高”的麻将,有赢也有输啊,有一年结账,输了40万,怎么办?不怎么办,自有一伙打牌的廖老板给,奉上100万,算是送给龙主任“保底”的“麻将基金”,所以这个龙主任,才可以日夜扑在“方城”上而毫无输亏之忧!

  还有一个贪官,广东省公安厅原党委副书记蔡广辽酷爱收藏“文物”,收了无数的书画瓷瓶佛像等等。可是蔡副书记要钱用啊,那也不要紧,自有他的套路,他把商人纪老板叫到家中“鉴宝”,以每个10万元卖了三个“古董”给他,其实这三个瓷瓶都是前几年制作的工艺品,每个价值才300元呢!此后,蔡又多次卖给纪老板“文物”“老货”,其中一个瓷瓶,收了100万,其实只值千把元。所以蔡书记就是“不懂”,也不妨碍他痴迷于古玩书画,老板们明知是假货,也不惜掏百十万“买下”啊,这就像不少贪官在落马前,把“收藏”拿去拍卖,老板们心知肚明,还不是一个比一个出价高昂吗?这也就是不少贪官可以任性地“雅好”的“可靠支撑”啊!

  可见贪官“沉迷”的背后,并非什么“玩物”才“丧志”,而是他们弄权、以权谋私的一种“雅好”,这是对公权力的“变现”,这是权力背后的“任性”。文首所说的“玉痴”省长,就是倪发科,倪副省长凭什么收受老板几千万的好玉,凭什么在这个一掷百万金的行当里“沉迷”,因为他管着全省的土地和项目啊!廖老板为什么要送龙敏龙主任100万“麻将基金”,因为他的房地产项目出现违规,如果不是龙主任持权“协调”,他过得了关?蔡副书记又为什么能将只值几百元的“古董”以百十万卖给“明眼人”纪老板,因为纪老板的公司有求于他呀——这才是真正的“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穿的权力交易,这也是贪官墨吏们可以放肆“沉迷”的背后要因——因为有权力可以“保底”,因为他们在权力面前早已“迷失”了呀,还等什么“玩物”才会“丧志”?

  近日刚刚揭露,天津市教科院原院长武某,是个“画迷”,“讨画”讨了382幅之多。武院长索画是出了名的,喜欢到天津美院去“视察”,看到挂在墙上的好作品,就把整面墙的水墨丹青都要走,因此才有了“武大墙”“一面墙”的雅号,才有了“武院长不懂画,看中的是价格”的公论。他的口头禅则是“我家还有一面墙还空着”,要画家名师给他送画。武院长“不懂画”,为什么能成为一方有名的“画迷”?他家的“一面墙”,为什么永远也挂不满画不完?不就是因为他手中握有权力?这哪里只是一点“玩物丧志”而已,分明是总书记怒斥的对于手中公权力的“随心所欲”!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文物艺术品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