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梵高博物馆授权业务操盘人:授权业务有哪些坑

2019年01月10日 10:32 澎湃新闻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原标题:专访梵高博物馆授权业务操盘人:博物馆授权业务都有哪些坑

  记者 陈宇曦

  越来越多的博物馆嗅到了IP授权的商机。

  “我觉得每个博物馆,只要他找到他自己的核心价值都可以做(文创开发及授权),但是千万不要沦落到做贴牌的纪念品。”

  1月8日,在香港国际授权展期间,博物馆授权运营商郎智集团创办人、执行长黄僖偲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做出上述表述。

  “因为博物馆一般(做文创)很难脱离纪念品,你看所有的博物馆,都是一大堆钥匙扣,贴不同的IP到上面。”

  黄僖偲说,在进行文创开发和授权时,应该最先确立好博物馆的定位,“你想走的路线、价位以及客户群都要定好,再找相关的品牌合作。”

  郎智公司早年是奢侈品牌Gucci的中国总代理,黄僖偲也是最早把Gucci引入内地的香港商人,十多年前,黄僖偲开始涉足博物馆IP开发和授权业务,在2004年成为了荷兰梵高博物馆总代理。目前郎智所合作的博物馆包括台北故宫博物院、位于米兰的达芬奇博物馆、成都的金沙遗址博物馆等。

  在郎智的操盘下,梵高博物馆与新秀丽合作推出了以《盛开的杏花》为图案的旅行箱,还有与野兽派合作的印有《鸢尾花》的茶杯与散香器。

  2018年,首家梵高主题餐厅在香港开业,迅速成为小红书上网红们的打卡“胜地”。

  除了已经拥有广泛知名度的梵高或者达芬奇博物馆,郎智也签约了来自成都的华珍藏羌文化博物馆,将藏羌文化刺绣图样运用到了彩妆品牌植村秀的包装中。

  “高冷”的博物馆艺术展品和内容元素,正在通过IP授权的方式,成为生活中充满创意的物件。

  IP授权是门大生意,中国市场更是一片沃土。在1月7日举行的亚洲授权业会议的开幕礼上,香港贸发局总裁方舜文介绍,2017年,单是亚洲的授权产品销售额按年升5.8%至316亿美元,占全球总量的11.6%;而内地的增长速度更是全球之冠,按年升10.3%,成为授权业发展的重要引擎。

  光是故宫博物院,在2017年通过自营、合作经营和品牌授权所获得的文创产品收入就超10亿,文创产品种类接近1万种。

  越来越多的中小型博物馆也参与到商业化开发中。2016年,国家博物馆和上海自贸区合作推出了“文创中国”平台,主要做文化资源(馆藏IP)授权和产业资源对接业务,现在文创中国平台的成员包括西藏博物馆、四川博物院等。

  海外博物馆也没有缺席中国市场。2018年7月,大英博物馆入驻天猫,由签约的中国授权运营商品源文华运营和推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品源文华创始人何一赞介绍,2017年上半年的大英博物馆授权商品实现了6000万元零售额。

  郎智集团创办人黄僖偲也向澎湃新闻记者肯定了博物馆授权业务的商业价值。黄僖偲介绍,台北故宫上一年进行的快闪店项目,三个月时间销售额达到5亿元新台币。

  至于授权业务具体的获利方式,郎智市场推广经理Melody介绍,该公司与品牌商做授权合作,并非直接采用一次性索要高额签约金,收取费用的方式会以产品批发价进行抽成,比例一般是8%到12%。

  不过,黄僖偲也向火热的博物馆IP授权业务浇了一盆凉水,“什么流行就一窝蜂去做,(如果)没有创意只是copy,这样子是很危险的。我估计两三年内,会有一大批的这种博物馆经营得不好。”

  黄僖偲提醒,博物馆IP授权容易踩到的“坑”不少。

  在授权流程方面,黄僖偲认为,博物馆IP授权合作,在流程体系上要讲究“独家性”。

  近日,国内某博物馆旗下不同体系均授权推出了同款产品,而引发“宫斗”疑云。黄僖偲并不认同这个做法,“比方我做(博物馆IP授权)手表,(同时)有两家公司做,一家可想做高档一点的5000块的手表,另一家就想做100块的手表,这是自己内讧,也是对商家不负责任。”

  博物馆IP授权,也不是简单的将IP元素与商品进行拼贴,同质化趋势也让博物馆文创产品遭遇了不少吐槽。

  2016年时,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就在媒体上撰文指出,在文化创意产品研发方面,博物馆自身也存在一些问题,例如博物馆研发文化创意产品的思路不清,文化创意产品同质化,面对文物藏品不知道如何提取文化元素。面对可以运用的文化元素,与社会时尚的审美趣味没有完全同步。文化创意产品研发后,没有后续的市场反馈和再设计、再升级,导致无法形成有影响的文化创意产品系列。

  “消费者买一个杯子,大可能有一百家博物馆用同样杯子的款式,然后贴上(博物馆馆藏IP图案),这没有新鲜感。因为现在年轻人都喜欢新鲜感,喜欢个性化,当发现他买每一个艺术品都不是个性化的,都是工业化的这种产品,他就不想买了,这就是最大的危机。”黄僖偲说,”不要一窝蜂地去只是贴牌,做纪念品,这样是不会增加任何的价值和好处。要用心把这个博物馆的艺术感觉艺术氛围和价值带出来。”

  博物馆授权IP产品的品质,也必须有相应的保证,如果质量不达标,耗损的也是博物馆自身的品牌价值。“博物馆是几百甚至几千年的历史沉淀,你不能从头来过,所以我觉得做博物馆(文创开发及授权)更要小心一点。”

  知识产权保护也是博物馆IP授权不可忽视的环节。

  黄僖偲也曾遇到过缺乏契约精神的合作方,在授权合同到期后,合作方仍然拿着素材继续做产品。“这种是最差劲的公司,因为它违背了版权法。我们不会再跟这家公司合作。”黄僖偲说,“也可以(提起诉讼),但(诉讼)要拖很长时间,违约方知道你也可能要拖很长时间,所以就是无所谓(的态度)。但是这一辈子我们都不会再跟他合作,我们也会通知所有博物馆,(这家)公司是非常没有信用的公司。”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