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展40天的颜真卿特展 引发国宝之旅的网络骂战

2019年01月17日 10:09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原标题:[热点]仅展40天的“颜真卿特展”东京开幕:引发国宝之旅的网络骂战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月16日,就在“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特展在东京开幕的第一天,再次“无端”引发了一轮声讨……

出现在仙贝外包装上的颜真卿《祭侄文稿》出现在仙贝外包装上的颜真卿《祭侄文稿》

  竟然是因为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的周边产品——颜真卿《祭侄文稿》被印在仙贝的外包装上,从而引发了日本人到底懂不懂颜真卿,怎么能把如此强烈的民族气节和悲怆气氛的书法印在食物上的讨论。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颜真卿《祭侄文稿》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颜真卿《祭侄文稿》

  更有甚者直接指出:这是颜真卿对着侄子的头骨所写:贼臣不救,孤城围逼,父陷子死,巢倾卵覆16个子赫然出现在仙贝上,这如何下咽?

  自此,这波由博物馆借展引发的网友大战,从最初的文物保护,开始转向一股键盘势利下的“骂战”。

  更为“专业”的质疑是日本方面对于国宝级的纸质文物究竟是如何保护的,众所周知,颜真卿《祭侄文稿》被称为“天下第二行书”,传世至今已经1200多年,纸质的书画作品在文物保护中比较脆弱,距离上一次展出已经有十年了,此次出借东京本身已经引发两岸民众热议。

颜真卿 《祭侄文稿》在东京国立博物馆展出现场(图片来源于网络)颜真卿 《祭侄文稿》在东京国立博物馆展出现场(图片来源于网络)

  特展开幕前东京国立博物馆方面回应称:颜真卿《祭侄文稿》会在一个单独的房间里进行展示,游客禁止对其拍照,只有拥有许可的媒体记者才可以拍照,但也必须是隔着玻璃柜进行拍摄,并且不能使用闪光灯。

  但随即又“解读”出一段关于东京国立博物馆回应的言论:馆方并没有对颜真卿《祭侄文稿》进行特别的保护措施,游客可以在指定区域拍照。

东京国立博物馆“颜真卿”特展海报东京国立博物馆“颜真卿”特展海报

  这再次给键盘势力们无限的想象空间。

  在这股持续不断的声讨大战中,台北故宫博物院此次的文物出借似乎从一开始就埋下了引线,只是让人始料未及的是,如此激烈!

  那么,这场被“骂红”的展览究竟展了什么?到底有多厉害?

  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展览正式对公众开幕的第一天(1月15日),著名收藏家刘益谦在其朋友圈中晒出排队观展的图片,并配文:春寒料峭,排队观展,颜氏兄弟,为历代帝王推崇的忠君爱国的表率。

“颜真卿特展”开幕现场(图片来源于网络)“颜真卿特展”开幕现场(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为众多书画收藏家和爱好者的顶级代表,能够让刘益谦这么心神向往的顶级展览,聚焦点是唐代书坛,以此来探索颜真卿诞生的背景与巨大成就,以及唐代书法集颜体书法的影响。

  展览分为六个章节,分别是对于中国书法变迁的综述、安史之乱以前的唐代书法、颜真卿书法在唐代时的成就、唐代书法对于日本的影响、宋代对于颜真卿书法的评价、后世对于颜真卿、王羲之等书法的认知转变等。

  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展览总体展品数量有177件,展期仅至2019年2月24日。

李公麟《五马图》在东京国立博物馆展出现场李公麟《五马图》在东京国立博物馆展出现场

  展出作品的来源十分广泛,其中重点作品包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宋拓颜真卿《千福寺多宝塔碑》、宋拓褚遂良《雁塔圣教序》、空海《金刚般若经开题残卷》,东京三井纪念美术馆藏宋拓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虞世南《孔子庙堂碑》唐拓孤本,大阪市立美术馆藏苏轼《行书李白仙诗卷》,九州国立博物馆藏王羲之法书唐摹本其中之二——《妹至帖》等。

李公麟 《五马图》 正在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展出李公麟 《五马图》 正在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展出

  这次特展的第一个“王炸”首先是出现了早已消失的北宋李公麟传奇画作《五马图》卷,作为对后世绘画影响巨大的李公麟,《五马图》堪称是其笔下的美术史代表作,曾经入藏清宫,但随着清王朝的没落被盗运出宫,此后消失于世间,甚至有人认为这件作品在二战中早已经毁于战火,但未曾想能够在此次展览目录中。

怀素 《自叙帖》(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怀素 《自叙帖》(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第二个“王炸”正是台北故宫博物院在此次展览中外借的文物,颜真卿《祭侄文稿》、怀素《自叙帖》、褚遂良《黄绢本兰亭卷》、怀素《小草千字文》等作品赫然在列,其中颜真卿《祭侄文稿》被称为天下第二行书,王羲之《兰亭集序》虽被称为天下第一行书,但因为从未有过真迹传世,所以颜真卿《祭侄文稿》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行书。怀素《自叙帖》更是被称为天下第一草书。

颜真卿颜真卿

  其中颜真卿《祭侄文稿》更是带有强烈的民族主义色彩。《祭侄文稿》出现于唐朝“安史之乱”爆发时,时任平原太守颜真卿联络其堂兄常山太守颜杲卿起兵讨伐安禄山叛军。后来叛军攻陷常山,颜杲卿及其少子颜季明被捕,并先后遇害,颜氏一门被害30余口。两年后,颜真卿在河北找到了颜季明的头颅。当他看到盛着头颅的棺木,睹棺思人,不及弱冠、才华出众的颜季明遭此横祸,而今只得一头颅回来,颜真卿悲愤之情难以压抑,当下一气呵成写下《祭侄文稿》以为悼念。

台北故宫博物院的镇馆之宝:翡翠玉白菜台北故宫博物院的镇馆之宝:翡翠玉白菜

  上述两件重要文物均被台湾认定为“国宝”级文物,家喻户晓的“翡翠玉白菜”被核定为“重要古物”,其核定等级低于颜真卿及怀素书法作品。同时,考虑到书画纸质的脆弱性,台北故宫博物院1984年起陆续精选出70件名作列为限展品,规定每次仅能展出42天,展后须休息三年以上,其中就包括上述两件文物。而此次外借东京国立博物馆参加展览的期限为40天,距离颜真卿《祭侄文稿》上一次露面是在2011年台北故宫博物院特展上,海外借展更是罕见,上一次海外展出还要追溯到1997年在美国华盛顿国家美术馆的展出。

颜真卿《祭侄文稿》在东京国立博物馆有专门设置的区域进行展示  乐震文 图颜真卿《祭侄文稿》在东京国立博物馆有专门设置的区域进行展示  乐震文 图

  也就是说,理想状况下,颜真卿《祭侄文稿》和怀素《自叙帖》也要等到2022年之后了,如此罕见的展出机会,对于文博界而言,自然是打着飞的去东京排队看展。但对用大众而言,则考虑的是为什么从来不借给大陆参展?况且这本身就是从大陆过去的国宝。

  那么,颜真卿《祭侄文稿》到底是通过什么合法程序到东京借展呢?

  时间回到2018年11月24日,台北故宫博物院在社交媒体上宣布出借颜真卿《祭侄文稿》与怀素《自叙帖》给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颜真卿特展,早在此时就首先引发了台湾岛内的争议,有人士直接在电视媒体上表示,如果是这样大方贸然的借给日本,还不如还给大陆!

  延续了一周时间激烈讨论,随后,台北故宫博物院官方回应称:有关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书圣之后—颜真卿及其时代书法特展’(2019/01/16~02/24),将展出《唐 颜真卿 祭姪文稿》等故宫典藏文物,故宫(台北故宫博物院)表示确有此事,2015年12月由冯明珠前院长签核同意出借,至2018年5月林正仪前院长双方完成签约,并将于明(2019)年赴东博展出。

  并强调称这是正常的文物交流,和世界各重要博物馆之间都会有这样的互动,并且展览是在限制期限内,也建立起标准严谨的作业程序规范。

  《观察者网》在这一事件报道采访中,也得到了台北故宫博物院新闻联络人的回应称:唐代书法最高代表之一的《祭侄文稿》出借过程“均符合专业审议与行政程序”,2018年11月初台北故宫博物院依上述规定发函台当局“文化部文化资产局”申请审议。经“文资局”邀集四位专家来院召开借展文物出境审议会议后,审议结论为“古物状况稳定,适合出境展览”。台北故宫博物院依此再报请“行政院”核准借展。

  另外一个细节在于,这次出借是否会有“回馈”国宝展出时,《环球时报》在报道中得到了东京国立博物馆的回应:并未和台北故宫博物院进行“交换展品”,所有外借展品是台北故宫博物院单方面参与。对此,台北故宫博物院也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文物交流的部分已经在讨论,但还有一些细节没定,现在可能不便透露太多。

  虽然展览已经低调开幕,但这场网络大展还在酝酿和持续发酵,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各方回应也显然没有得到认可,颇有意味的是,台湾“新内阁”重组,时任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陈其南未能留任,已经宣布卸任馆长一职,目前由李慧静暂任院长一职。

  随着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的履新,这一出借风波更加陷入到一团泥泞中。

  那么,这一“国宝”出借事件又在哪些方面刺激到了大陆地区人们呢?

  显然,日本总是中国民族主义发酵的温床,偏偏是台北故宫博物院借给了东京,而不是北京!

  对此,雅昌艺术网专栏作家、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也发表了专文评论:

  台北故宫博物院这次会把《祭侄文稿》借给日本,但他们目前还不会出借给内地的博物馆。因为,台北故宫博物院的绝大部分文物是在上世纪30-40年代为躲避日军占领,由故宫博物院“南迁”而最终运到了台湾。两岸对这些“南迁”文物的所有权归属的认识上原有分歧。因此,台湾方面担心他们的藏品到大陆展出可能会遭扣押,一直要求内地制定“司法免扣押”法规才肯借出文物。

  所谓文物“司法免扣押”,主要是保障拥有争议文物的博物馆,在相关文物赴外展出时,不会受到司法追诉或扣押,确保外借文物能安全返回。美国、英国、日本等国曾签订了“司法免扣押”条款,但我国内地至今没有制定这一条款。因而台北故宫博物院敢把《祭侄文稿》借去日本却不敢拿回大陆参展。

在台北故宫博物院举办的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合璧展在台北故宫博物院举办的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合璧展

  海峡两岸的博物馆间自2009年10月起开启了首次交流,当时,故宫博物院的37件文物赴台与台北故宫博物院合办“雍正大展”,而台北故宫博物院则从来没将藏品借展过大陆。2011年,“山水合璧——黄公望与富春山居图特展”在台北故宫举行,现藏于浙江省博物馆的《富春山居图》前段《剩山图》与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后段《无用师卷》实现了合璧展览,但台北故宫博物院却没同意把《无用师卷》借给浙博在杭州举行合璧展。

上博董其昌大展中从日本借展的颜真卿《楷书自书告身》上博董其昌大展中从日本借展的颜真卿《楷书自书告身》

  再如,正在上海博物馆举办的“丹青宝筏——董其昌书画艺术大展”中,美国和日本的多家博物馆、美术馆都提供了重要藏品,唯独来自台北故宫的一件也没有。展品中有一卷由日本借来的颜真卿《楷书自书告身》,只匆匆展览了十多天就撤回日本,因为要参加这次的“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特展。

  2013年,大陆国台办曾做出过承诺:大陆支持、鼓励两岸文博机构加强两岸文物双向交流,不会出现台湾方面担心的问题,即司法扣押问题。但台湾方面希望大陆制定“司法免扣押”法案而不仅仅是行政上的允诺。

  未来何时台北故宫能将国宝级文物拿到大陆展览?目前仍没有时间表。

  但是,这场不断渲染的风波大展已经开幕了,只展40天,后会,暂不知期。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