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村民追索肉身佛背后:唯一看守人至死也未开口

2019年01月18日 09:39 澎湃新闻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文:严雨程

  原标题:福建村民跨国追索肉身佛像背后:唯一看守人至死也未开口

  据红星新闻1月17日报道,2015年,福建三明市的阳春村开始接待世界各地的客人。当地多位村民说,目前阳春村已接待了上百家国外媒体,他们都为“章公祖师”而来。

  章公祖师,是一尊被阳春村供奉了千余年的肉身佛像。章公祖师俗名章七三,于北宋元祐年间坐化成佛。传闻章公圆寂后,肉身不腐,百姓便用漆泥护住其身,再贴上金箔,将其塑成一尊肉身佛像,供奉在当地普照堂。

章公祖师肉身像 图据央视新闻  除署名外,本文图片均来自红星新闻章公祖师肉身像 图据央视新闻  除署名外,本文图片均来自红星新闻

  1995年正月的一天早上,章公祖师在普照堂被盗。此后,这尊佛像如同人间蒸发,消失了20年。直到2015年,“章公祖师”出现在匈牙利的一场展览上,而所有者却变成了一位荷兰籍收藏家。

  为了讨回这尊佛像,阳春村村民踏上了长达多年的跨国诉讼之路。

  用命守护下来的佛像

  对于阳春村来说,每年的章公祖师佛诞日都是个大日子。佛诞,就是相传章公祖师圆寂的日子。村民林明照告诉红星新闻,这一天比过年还重要,几月前自己的母亲在务农时不小心摔倒,严重到卧床数月。当时,林明照本应在其身边,但适逢章公祖师佛诞,他左右权衡之下,还是决定前往优先处理后者:“不是说我不关心母亲,而是在我们心中,章公祖师比自己的父母更重要!”

  每年佛诞日会有“高甲戏”的戏剧表演,表演场地就在普照堂左侧。年逾60岁的阳春村村民林本双告诉红星新闻,传说中章公喜欢看戏,为了照顾他的喜好,阳春人便就近搭建了戏台。严雨程 摄

  承接章公祖师跨国追讨案的律师刘洋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对阳春村村民来说,章公就是“守护神”般的角色,是这个村子的图腾,“和他们的任何一个人对话,都能明显地感觉到这种强烈的情感。”

  林明照说,章公圆寂以后,阳春村就一直守护着章公的肉身佛像,至今已有一千多年。“每代阳春人都听着章公的故事长大。”林明照激动地说,章公就像每个阳春人的亲人。

  至今,阳春村也还流传着关于章公的不少传闻,一代一代,口耳相传。60多岁的林本双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么多年过去,村子里即便是年轻人也始终相信,章公在守护着他们。

  村民林文裕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之前,一位村民曾将章公佛像深藏在山上的一处山洞里,“破四旧”的人要求其交出佛像,他便假意带领他们上山取佛像,走到一处悬崖附近,便纵身一跃,以死守住了佛像藏身何处的秘密。

  为了防止章公佛像被找到,除了用生命守护,村民们还用了“狸猫换太子”的办法——用陈公佛像代替章公佛像。直到“破四旧”的人将陈公佛像焚毁,这一风波才算告一段落。

  陈公庙  严雨程 摄

  到1993年,章公佛像回到普照堂,村民林乐松孤身一人住在附近,负责看管。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感慨道,当年藏匿章公佛像的村民目前都已经是村中的老人,这些人与章公的感情尤为深厚,所以章公失窃的时候,这些人几乎个个都泣不成声。

  佛像失窃后的20年

  章公佛像失窃发生在1995年的某天深夜。次日清晨,负责看守普照堂的村民林乐松哭着跟多位村民说:“章公祖师没了!”

  林本双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依旧历历在目。他说,当时普照堂的土墙壁上被挖了一个洞,然后堂内章公佛像不见踪影,只剩下原本穿戴在身上的袈裟和帽子,并且普照堂的大门还是锁上的。

  普照堂  严雨程 摄

  林本双说,其实当时那个所谓的“盗洞”,根本没办法通过体积那么大的章公佛像,所以当时村里人推测,看守者林乐松或与失窃有联系,“我们也不敢逼问他,他年纪大了,我们怕他心理压力太大自杀了。”

  “林乐松人品没有太大问题,就是经济条件不太好。”林本双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失窃事件发生以后,林乐松绝口不提此事,他曾承诺过:等到我快死的时候,我会把我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你们。然而,直到去世,他也没有说出关于失窃事件的只言片语,此事也就成了一个谜。

  村民林建斐是大田镇上学校的教师,据他了解,上世纪90年代,当地文物被盗事件频发,不只是章公佛像被盗,陈公庙中的金箔也被挖了下来。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说,失窃后的一天晚上,村里的长辈们聚在一起商量对策,随后村民就开始大范围寻找,最远甚至去过厦门海关附近。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二十年来,村民们去过很多地方寻找,但从来没有听到过什么“振奋人心”的消息,哪怕是虚假的消息也没有听到过。

  即便如此,大家也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直到2015年。

  辗转流落海外被收藏

  2015年3月6日,距离章公佛像失窃已近20年。普照堂理事会成员林永团在手机上意外看到一则匈牙利展出肉身佛像的新闻。那是英国《每日邮报》的一篇报道:正在匈牙利自然博物馆展出的一尊来自中国的千年佛像,经过CT检验,内端坐着一位打坐和尚,其内脏已被掏空。据研究,佛像里的和尚应生活于公元1100年左右。

  这是2015年3月3日在匈牙利自然科学博物馆拍摄的专家研究僧人肉身宝像的资料照片及局部照 图据新华社

  一看图片,林永团便觉得这佛像的眉眼无比熟悉。他很激动,在征询村中多位老人的意见后,几乎就确定,这尊展出的佛像就是村子里丢失的“章公”。

  后来,福建各级文物部门组织专家来到阳春村,通过走访村民、收集遗物、查阅资料等方式,分析比对了章公的资料。在对普照堂留存的照片、族谱、衣冠、坐轿等物品取证后,福建省文物局于同年3月22日发布消息称:经过初步确认,匈牙利自然科学博物馆展出的“肉身坐佛”应是福建省大田县吴山乡阳春村1995年被盗的章公祖师像。

  2015年5月,荷兰收藏家奥斯卡﹒范奥维利姆(Oscar van Overeem)承认自己是这尊佛像的所有者。据媒体公开报道,范奥维利姆曾表示,所购佛像1994年底、1995年初就已出现在香港,1995年就已运至阿姆斯特丹。

  据媒体报道,范奥维利姆表示愿意放弃这尊肉身佛像,相信它应该回到故乡,“受到热爱和欣赏他的人”的崇拜。但他又坚持认为,这尊塑像里不是章公祖师,阳春村村民“假装佛像属于自己的村子”。

  同年,国家文物局在得知情况后第一时间表态,支持福建村民追索流失文物返还的诉求。11月,阳春村委会同东埔村委会,授权由中荷两国律师团开展诉讼,向荷兰收藏家追索章公祖师肉身像。

  2016年3月,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表示,文物局通过多种方式与荷兰方面进行交涉,但章公祖师像现持有人无视中方的正当诉求,提出高额补偿和指定存放地点等我们无法接受的条件,导致协商暂未取得实质成果。

  一场艰难的跨国诉讼

  为了打赢官司,理事会成员还找来了曾经追索回圆明园兽首的文物追讨律师刘洋。

  2016年6月,荷兰阿姆斯特丹地区法院正式受理;2017年7月14日,法院举行了首场听证会,法官听取控辩双方陈述,没有裁决;2018年10月31日,第二次听证会在荷兰举行,法官宣布,该案可能将于12月12日宣判。

  据央视网报道,在2018年10月31日的听证会上,原告方中国福建村民和被告方荷兰藏家范奥维利姆,已经展开激烈交锋,特别是涉及到核心问题——即佛像是不是章公、是否属于原告、该不该归还。

  2017年的听证会现场画面 图据央视新闻

  刘洋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原本为这次跨国追索案设计了两套诉讼方案:一个是“返还原物”的诉讼,如果胜诉,章公祖师得以回归,下一场诉讼就不需要启动;如果第一场诉讼败诉,那么中方可以提起下一场关于“侵权行为”的诉讼。诉讼理由为持有人不当持有他人所有的人类尸体遗骸,侵害了权利人的财产权利和精神权利。

  刘洋认为,因为这两场诉讼请求不一样,所以中方可以在没有违反“一事不再理”的法律原则下进行多次诉讼。此外,刘洋还说自己的在筹备时,为诉讼设好了五道诉讼防线,就是希望能够成功打赢这场官司。

  但遗憾的是,荷兰阿姆斯特丹地区法院2018年12月12日作出判决,驳回有关中国福建村民向荷兰藏家追讨章公祖师肉身坐佛像的起诉,理由是不清楚中国的村民委员会是否有权提起法律诉求。

  该案中方代理律师徐华洁对媒体表示,荷兰法庭的判决没有法律依据。“荷兰法院没有弄清楚,我们国家的村委会是拥有诉讼主体资格的,村委会有管理、监督集体财产的权利。”

  对于章公祖师肉身坐佛案接下来的追索计划,刘洋对媒体表示,律师团下一步还需要和当事人商量,征求当事人的意见,如果阳春村村民不服荷兰法院判决可以向荷兰上级法院提起上诉。

  目前多位村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虽然他们很希望能通过法律渠道索要回章公祖师佛像,但就目前看来,这条路实在是太漫长了。他们也在私下寻找在荷兰的中间人与范奥维利姆谈判,希望通过“私了”的方式来赎回章公佛像。

  此前据媒体报道,对方曾提出的“补偿”数额达到2000万美元。而村民们最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次对方提出的“补偿”数额可能还要更多。

  阳春村是个以茶为业的小乡村,人数仅1800余人,主要经济来源为务农种茶或外出打工的阳春村村民,面对这样的巨额的“补偿”,实在承受不起。

  “如果那个荷兰收藏家能看到,我们希望能告诉他,能不能让这位逝去千年的先人遗骨,返回他安息的地方?”林明照说。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