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出来”作家岳红新书发布会在南京大学举行

2019年03月11日 21:45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不能说出来”——岳红新书交流会(南京站)现场 阿泰 摄“不能说出来”——岳红新书交流会(南京站)现场 阿泰 摄

  3月10日下午,由江苏省文联文艺评论家协会、南京大学文学院主办,南京大学重唱诗社,南京大学凝眸文学社主办的“不能说出来”——岳红新书交流会(南京站)在南京大学文学院举办。本次活动也是著名女诗人、作家岳红携其新书《祥宁居选集》(全6册),即:长篇小说《不能说出来》、散文集《土豆的哲学》、散文集《今生重逢》、短语集《旁观》、诗集《那世的我》和短篇小说集《我吃的是草》,与南京读者的见面会。

“不能说出来”——岳红新书交流会(南京站)海报 阿泰 摄“不能说出来”——岳红新书交流会(南京站)海报 阿泰 摄

  据悉,出席本次发布会的嘉宾有江苏省文联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衡正安;诗人、一级作家、资深编辑、《扬子江诗刊》创刊主编及顾问黄东成;扬子晚报高级记者、首席编辑蔡震;文化学者、策划人、非遗研究专家蔡焜;新浪当代艺术频道总监、艺评人陈晓峰。

诗人、一级作家、资深编辑、《扬子江诗刊》创刊主编及顾问黄东成讲话 阿泰 摄诗人、一级作家、资深编辑、《扬子江诗刊》创刊主编及顾问黄东成讲话 阿泰 摄

  自2018年9月新书出版后,作家岳红就开启了系列新书发布和交流活动,从北京、合肥,到南京,岳红与名家对话,和读者交流,获得了众多媒体的关注与支持。南京的这场发布会之所以选择在南京大学文学院召开,是因为岳红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这里曾是开启她文学梦的地方。再次回到南京,回到母校,岳红感触颇多,面对现场年轻的师弟师妹们,她分享了个人作为女性写作者的感受。

著名文化学者、策划人、非遗研究专家蔡焜讲话 阿泰 摄著名文化学者、策划人、非遗研究专家蔡焜讲话 阿泰 摄

  通过写作进行自我救赎的传奇人生

  文化学者蔡焜跟岳红相识多年,他总结岳红的文学经历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她从1983年发表处女作开始,直到1999年的15年时间,那时她是文学的幸运儿,一直在创作,很高产,写了很多诗歌、小小说等;第二个阶段是从1999年到2002年的编辑和创作并举期,1999年是岳红人生中的转折点,这一年她考入了南京大学中文系作家班,并幸运地参与了《扬子江诗刊》创刊,担任“校园诗苑”专栏的责任编辑。

  从1983年到2002年,岳红的人生波澜不惊,没有大风大浪,这是她文学创作中的幸运期,也是起步期。但从2002年起至2008年,岳红经历了人生的另外一个阶段,这段时间她历经了人生中的至暗时刻,婚姻的失败,让她遭遇了所有女性都无法承受的恐吓、威胁与流离失所。为了躲避这一切,她带着孩子,四处奔波。

  苦难磨砺了岳红,也锻造了岳红,2008年,她开始与佛教结缘。接触佛教以后,长时间在寺院安静修行。自2012年后进入了她人生的另一个阶段——一个自在、觉悟的阶段,她的这6本皇皇著作就是在这段时间内创作完成的。

  “岳红在创作上的才华,很早就显露出来了。”著名诗人、《扬子江诗刊》创刊主编黄东成谈到,多年前,他与岳红一起共事的时候,就认为岳红是个很有创作潜力和创作能力的一位女诗人、女作家,让他很钦佩。“如果岳红当年没有离开,就是《扬子江诗刊》的中坚力量。”黄东成在回忆和岳红的这段同事缘时不无感慨。

江苏省文联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衡正安讲话 阿泰 摄江苏省文联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衡正安讲话 阿泰 摄

  江苏省文联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衡正安则如是评价:在岳红的创作中,“佛教”像一把切玉刀,它切什么都能变成玉。“所以我看岳红的小说《不能说出来》,看到她的后记,看到她的文章,确实感觉到了一种淡淡的禅意,那种深度,那种哲学和宗教的一种文化的情怀,贯穿到自己的作品里面去以后,它可能才能有感染力,才可能留下一个时代的印记。”

扬子晚报高级记者、首席编辑蔡震讲话 阿泰 摄扬子晚报高级记者、首席编辑蔡震讲话 阿泰 摄

  此次发布的六本书,显示了岳红在长篇小说,短篇小说,散文,诗歌,随笔等文本之间转换的能力,“我觉得这是一个奇迹,所以我对岳红产生了一种敬意。”《扬子晚报》高级记者、首席编辑蔡震认为,“现在很少写小说的人去写诗歌,写诗歌的人又很少去写小说。岳红每一个文体都能够抓在手上,一下能够推出与众不同的六本来”。

女作家岳红讲话 阿泰 摄女作家岳红讲话 阿泰 摄

  作为本次发布会的主题,同时也是一部长篇小说的名字——“不能说出来”,这个故事虽然是虚构的,但也代表了岳红个人对人生的看法:

  “在《不能说出来》中,一位身心受伤的女性因误杀继父踏上逃亡生涯,途中昏迷被误当作另一个与其长相酷似的女人送回家,从此以另一个女人的身份生活,后遭遇婚姻失败,独自带着儿子承受种种艰难,把儿子抚养长大,自己也在对心灵的探索中得到信仰救赎。通过这本小说,我就是想表达出人生的荒诞性与虚无性,以及坚持寻找最本真的自己。”

新浪当代艺术频道总监、艺评人陈晓峰讲话 阿泰 摄新浪当代艺术频道总监、艺评人陈晓峰讲话 阿泰 摄

  把抑扬顿挫的人生,活出风花雪月

  著名文化学者、策划人、非遗研究专家蔡焜对岳红的总结很特别:“现实生活中,大家或多或少都经受过一些苦难与磨难,有些从苦难中站起来的人显得很刚。但是岳红虽然从苦难中走出来,站起来,却显得很柔。

  我感觉到她从苦难中站起来的时候,得益于佛教,她用佛教的修行、感悟、忏悔中间,反观了以前幸运儿的阶段,命运折磨她的阶段,她悟出来了,悟出来了智慧,她懂得放下,得到自在。

南大学生提问 阿泰 摄南大学生提问 阿泰 摄

  岳红是破茧成蝶的过程,这六本书是心经。深入了解岳红之后,我们会发现她是一个虽然历经了生活的抑扬顿挫,品味了人生的甜酸苦辣后,依然活出了一个不一般的风花雪月的人生。

  在《祥宁居选集》中,有长篇小说、有诗集、还有散文集。不同文体之间的转换,在岳红的笔下游刃有余,6本著作的集体推出代表了岳红几十年的人生沉淀,代表着她人生的阅历。作品中,岳红对人性的挖掘,对世界的看法,和对我们世俗东西的远离,最终造就了她现在这种状态——自在、宁静、深刻,这种东西贯穿于她的整个文学创作。

岳红为南大师生签名赠书 阿泰 摄岳红为南大师生签名赠书 阿泰 摄

  这6本著作中,有一本集子叫《今生重逢》,那里面记录了许多我遇到的人生故事,在另外一本集子《旁观》中,记录了我生活中的许多思考的瞬间灵感,我隔一年或者隔几天突然想到一句话,比如说我吃饭的时候突然看到一双筷子,我说这双筷子尝尽了人间美味,依然瘦骨嶙峋。就赶快把它写下来。诸如此类,这样一记记了几年,后来我正好有一个好朋友是画家,她帮我配了画,所以今天出来了这样一本绘本的形式。”发布会中,岳红告诉大家。

新书交流会现场  阿泰 摄新书交流会现场  阿泰 摄

  岳红的新书在全国举办系列发布活动,引起了众多读者的共鸣,就在于读者从她的文字中感受到了她极为真实的情感表达,同时现实生活当中她又用朴素的生活方式,验证了生命是一场修行的丰富内涵。与岳红是校友的新浪当代艺术频道总监、艺评人陈晓峰认为:岳红是当下时代中很不一样的作家,她的文字会引导我们回归自我的内心,远离现世的浮躁与喧嚣,是非常值得推崇的。每个人都需要回归心灵的创作,现实生活更需要信仰、精神的力量来推动,需要岳红那种原创性自我表达。

南京大学作家班学员的交流 阿泰 摄南京大学作家班学员的交流 阿泰 摄

  呼吁再造“南大作家班”

  主办方还特意在岳红新书发布会上举办了一场南京大学作家班学员的交流会。在分享各自的“文学梦”,同时也呼吁南大是否可以再造一个“南大作家班”,让更多人圆上不同的“文学梦”。南京大学作家班背后隐匿着一截特殊的中国当代文学发展风云录,也是南大办学包容特色的一段不可或缺的特别历史时期见证。现在众多的文坛中坚力量无不和南大作家班结下了非比寻常的渊源。

毕业于南京大学作家班的岳红讲话 阿泰 摄毕业于南京大学作家班的岳红讲话 阿泰 摄

  毕业于南京大学作家班的岳红表示,南京大学的教育对于她的文字生涯非常的重要,从今天的创作来说,她个人的经历和接受高等学府的教育是同等重要。这6本新书就是她的心灵感悟,集成这套丛书来分享给大家。对于自我文学梦不说一定是一种坚持,但是她一直在坚持寻找自我,并且找到了,这是她最欣慰也是最想与大家分享的,而生活中一种要放下负累是她最真诚的感受。

1999级南京大学作家班学员刘方冰讲话 阿泰 摄1999级南京大学作家班学员刘方冰讲话 阿泰 摄

  1999级南京大学作家班学员,现在在江苏省监狱管理局工作的刘方冰认为,无论是意义、价值也好,还是个人的追求也好,“文学”,肯定是对我们人生的价值是其他东西无可替代的,这一点对我的感触还是比较深的。文学院的价值,或者是中文系的价值,是非常崇高的。

1999级南京大学作家班学员孙旎娜讲话1999级南京大学作家班学员孙旎娜讲话

  1999级南京大学作家班学员,浙江电视台导演孙旎娜认为,有的人可能会有很多苦难,但是大部分人都是一些小的烦恼,一些鸡毛琐碎,生活很普遍。当我们面对这些鸡飞狗跳或者生活琐碎的时候,你怎么去面对它?我觉得文学给你提供了一种是逃避空间也好,或者是释放自由也好,总之是提供一种通道。就像你喜欢音乐、喜欢绘画、喜欢各种艺术是一样的。当你读一篇好的小说,或者看一部很好的电影,或者当你把这种情感以日记的方式,无论是以微博还是微信的方式去呈现的时候,你的心灵是自由的。

2000级南京大学作家班学员陈晓峰讲话 阿泰 摄2000级南京大学作家班学员陈晓峰讲话 阿泰 摄

  2000级南京大学作家班学员,现在在北京工作的陈晓峰认为,“文学梦”可以让你在更加社会化的现实当中,有一个“分身术”通道,回归到简单的状态,能够从俗世中保持清醒能力,至少可以“唤醒”沉睡的心灵。

2001级南京大学作家班学员张来进讲话 阿泰 摄2001级南京大学作家班学员张来进讲话 阿泰 摄

  2001级南京大学作家班学员,原南京《江南时报》副总编、现中电传媒集团上海分公司总经理张来进谈道,我原来以为诗歌、文学大家都不去谈了,大家都谈钱,谈这个东西。我觉得在学校里面,在孩子当中,在老师当中,还有这么多人喜欢诗歌,喜欢文学,感觉这次回母校参加这个活动我这个文学梦又被点燃了。

著名作家、文化批评家陈舰平讲话 阿泰 摄著名作家、文化批评家陈舰平讲话 阿泰 摄

  岳红的小说《不能说出来》主题很多元,在岳红南京站新书交流会现场互动中,著名作家、文化批评家陈舰平认为,岳红的小说 《不能说出来》这个小说主题多元,具有多种主题。小说写了女主人公因为她误以为自己杀了人,开始踏上逃亡之路。又因阴差阳错的原因,以相貌相似拥有了一个陌生的身份,进入了一个陌生的世界和家庭,扮演一个陌生人的角色。她要因这个陌生人的角色完成她的既定命运,要跟她所扮演的林可的恋人结婚。由于不能把自己的真实身份说出来的限制,使得她在这个家庭里面只能一直按别人的意图走下去,陷入人生困境,而不得不再次踏上流浪之旅。这个小说是一个具有普遍意义的问题,我们都在社会规定的各种角色一直在走,在走的过程当中,我们完成了人家的既定动作之后,就失去了自我。这就是我们普遍的人生的悲哀,这个身份社会与人性冲突,是岳红的小说反映的诸多主题中很大的一块。这部小说也是我最近看到同题材最具深度、人物描写非常出彩的小说之一。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