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代皮影艺人的“光影摇曳”

2019年03月19日 13:01 中国新闻网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鼓声弦乐响起,斑驳的幕布在灯光照射下,逐渐泛黄。项翠萍和父亲项玉山打开皮箱,取出皮影,双手灵活操控着,台下观众不时发出喝彩。浙江安吉大河村,正上演隽永故事。

项家皮影戏 张卉 摄项家皮影戏 张卉 摄

  76岁的项玉山,是“大河项家皮影戏”第五代传承人。清光绪二年,其祖辈挑着两口皮影箱,从河南迁至浙江。项家皮影戏班自此扎根,代代相传。

项翠萍在表演皮影戏 张卉 摄项翠萍在表演皮影戏 张卉 摄

  作为中国民间广为流传傀儡戏之一,“皮影戏辉煌时,‘项家班’名气响当当。”项玉山12岁便跟随父辈去安徽、江苏、浙江等地农村、山区巡演。“一个地方,一呆就是几个月,场场客满。”

  后来,因历史原因,皮影戏遭到禁演。项玉山冒着风险,将14幅祖传皮影,用牛皮纸和塑料袋包了十多层,埋在后山。

  这一埋就是几十年。正当项玉山准备“重操旧业”时,他却发现,当下的皮影戏,故事内容和表现形式缺乏创新。

  “简陋的皮影道具,没有音响和显示屏,《杨家将》《薛仁贵征东》等传统历史剧,一演就是两个小时……”17日,当记者问起时,项玉山忍不住开始“吐槽”。

  然而,项玉山更关注皮影戏没有市场,找不到传承人。

  “以前,乡间每逢婚丧嫁娶、新房落成,都会邀请戏班演上几天。”项玉山告诉记者,随着社会发展,古老民间艺术受到严重冲击,皮影戏的演出市场也受到挤压。

  “一片白布,几个皮影人,就是一出好戏。”在热闹的戏台前,落寞的项玉山无奈下,终于同意让大女儿项翠萍加入戏班。

  这让项翠萍欣喜不已。受父辈影响,项翠萍从小喜欢皮影。

  “家族有传男不传女的规矩,我只能偷偷自学。”项翠萍说,对她而言,皮影是一定要传承下去的艺术。

  “南瓦新开影戏场,满堂明烛照兴亡。看看弄到乌江渡,犹把英雄说霸王。”2011年,项翠萍正式接手“项家班”,成为孝丰项家皮影艺术团团长、“大河项家皮影戏”第六代传承人。

  也不知是命运使然,还是什么原因,在项翠萍手上,皮影戏“复活”了——新元素、新内涵,正让它在传承中,走出一条创新路。

  “我们出去表演时,小孩嫌戏太老,嚷嚷着要走。小孩一走,长辈也留不住。”项翠萍说,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她在皮影戏题材上,做年轻化处理,创作出了《熊猫咪咪》《小羊过桥》等现代童话皮影戏。

  由于经费紧张,加上老版皮影简陋、粗糙,项翠萍还突发奇想,特意邀请皮影雕刻师傅,带领戏班成员学习雕刻。皮影制作也更趋于精细化。与老版相比,现在的皮影,眼睛、嘴巴都会动,表演起来更加生动逼真。

  此外,项翠萍还将影窗放大2倍,通过添置LED无影灯,给观众创造更好的视觉感受。如今,项家皮影戏已声名在外,经常受邀前往学校、广场、社区、美丽乡村开展巡演。

  “大家喜欢,传承就有希望。”项翠萍说,“我想多招些大学生或年轻人,把剧目变得更丰富,更贴近生活。”

  在项翠萍看来,没有民间的邀请与展演,皮影戏就没有发展市场与生存空间。民间艺术的生存与发展,从长远来看,只能自力更生,依靠造血而非输血。

  确实,“只有让戏班先存活下去,才能谈传承。”这是记者采访过程中,项翠萍一直挂在嘴边的话。(完)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