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刹禅茶——大觉寺

2019年03月22日 11:24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来源:收藏杂志 微信号:sczz029

寺里喝的茶,叫禅茶,已经成为定论。寺里喝的茶,叫禅茶,已经成为定论。

     清明节左近,依例,要与北大的几位朋友去大觉寺。去那雅集的内容主要有:听泉、品茗、赏玉兰花,已是这几年的惯例了。大觉寺的泉水绕院流,300年的玉兰花盛开,龙井的新茶千清秀,是为三绝。“法源寺的丁香、崇效寺的牡丹、大觉寺的玉兰”,并称为北京的三大花卉寺院,名气甚大。

  在如此妙境中,约三五知己,一同听泉、品茗、赏花,高谈阔论,低吟浅唱,仰阳台山之高峻,敬舍利塔之佛法,赏苍松之郁郁,畅天地之悠悠,岂不是人生一大乐趣?尤以那绕寺石槽的潺潺水声,如古琴吟咏,终日弹奏,高雅绝妙。这时节,又正是古来踏青的日子,京城空巷,郊野飞红,谁愿错过?

  这年,我们都没去。旅游报告和电视上都说,大觉寺的水没了,说是上游的村里打井,把水源给断了,千多年的好风水被无知破坏。还有一个原因是,季羡林先生前一年的辞世,仿佛与灵气的水没了有些相关,大家的雅兴自然也就没了。季先生曾经给大觉寺写过一文,叫《大觉寺明慧茶院品茗录》,那是1999年7月2日,一晃竟是十几个年头啊!

  人生如梦。逝者已矣。

  北京大觉寺,坐落在西山,在香山绵延的阳台山东麓,山势南北走向,峻岭如屏。寺是倚西面东,自然很是附和契丹文化的风水。契丹族崇拜太阳,建筑物都坐西朝东,要迎接每天清晨的第一缕朝阳,向世界宣告自己是太阳神的继承。而中原文化则都是坐北朝南,左迎朝阳,时对正午,右送夕阳,享受全天候的自然。大觉寺建于辽代咸雍四年(1068年),善士邓从贵捐资建成。金代即成为皇家行宫,初时称“清水院”,金章宗时闻名的“西山八大水院”之一,可见,大觉寺当年的水势蔚然大观。

▌1935年西山大觉寺▌1935年西山大觉寺

  明宣德三年(1428年)重修后,爱创新的宣德皇帝改其名为大觉寺。这一年,宣德皇帝还干了一件大事,铸造了名垂青史的“宣德炉”,以致宣德炉诞生600年来,大名都超过了他的名号,这实在是中国手工业发展史上、文博史上的大事,称之为“中国之文艺复兴”。大觉寺历经明代万历、成化、弘治大修,清代康熙、雍正、乾隆扩建,已成为6000多平方米的大寺院了。

  据说,大觉寺的舍利塔中有真“舍利子”,所以才受到历代皇家的敕封与大建,且遗有雍正、乾隆的题诗。不过,这一带的好风水、好风光,确实招人热爱。以致一年四季,逢年过节、春秋游冶,皇家贵胄、黎民百姓,都趋之若骛。

  以大觉寺作名字的寺院起码有八处,但皇家敕建的只此一处。其他如江西资溪是东晋的,江西广昌是宋代的,福州是唐代的,河南延津是唐代的,河南伊川是元代的。还有两家是新建的,一在江苏宜兴,一在福建晋江。为什么这么多的寺院都叫大觉寺呢?

  所谓“觉”者,即觉悟,源于佛教。是佛教参禅悟道的升华,僧俗人等都必须经过“正觉”,以认得事物的本质。经过“便觉”,以传播佛的宗义。经过“大觉”,以领受佛的真谛。从而实现大觉大悟。取“大觉”命名寺院,不但蕴义高深,来头也大,拿来便“觉”“觉他”,一举数得,岂不快哉?

  北京这地方不产茶,大觉寺一带也不产茶,前代都试种过,不成,也就罢了。但不乏好水,尤其是西山一带,绝不似北方的水那么硬。早年间,城里人去西山踏青,从不带水,随便哪条山涧,有得是清透甘洌的泉水,任你喝去,永不会坏肚子。北京城的皇家贵胄、官宦富绅们,从来都是每日着人去西山打水,早出晚归,自西直门进出。还有不少马车、挑夫们,专营西山泉水送上门的生意。就如现今的水站一般。

  如今,北京闲人多,重养生,每天都去西山打水。我喜饮杭嘉湖一带的绿茶,每年兴头来时,总要与几位朋友去打上几回,西山的水所沏的茶汤色、口味,较那江南诸多名泉沏的也不差,我常待沸水稍凉,用“凤凰三点头”的法式,将茶杯冲上三分之一的水,举起来迎着阳光,看那茶烟袅袅初起,尔后再凑近杯口处闻香,此际的茶香,便是此茶之本真之香。此际,水温又降,再以“凤凰三点头”的法式,将杯中添至五分之三的水,再去细细品咂,且需眯缝上眼睛,平心静气至怡然状态,泌心入神的茶香,使人精神徜徉于青山碧水蓝天白云之际了。

  大觉寺是皇家的“水院”,那水自然是极品,以此处的水沏的龙井茶,又在京西名刹中品味,很是江南。也只有在大觉寺里,才能找得到这份淳美,这份境界。自然,我们就稀罕去大觉寺了。

  说实话,我原本很不屑大觉寺的商业化,将那茶、餐馆、宾馆的生意弄到佛门净土来,尽管生意做得红火,大家都觉得索然。虽然我去得多了,改认为茶还可以,但依然无法接受其他生意。但不管你接受不接受,生意还是不错。

  至如今,大觉寺的泉水没了,绕寺清流古琴样的音乐没了,就像随了季羡林先生去了,如今再去那里,必会平添许多感慨。自然,游人们还是去的,玉兰花还是开的,松柏们还会施着阴凉,山风侬旧送着爽,机灵的小松鼠在人少时,依旧来把你带回快乐的童年。但“八大水院”的精灵不在了。一切都失去得太快,这才几年?西山的生态堪忧啊。

  佛家讲求的是净土,讲求的是生灵的普度。丰子恺先生的《护生画集》,正是佛家的本善、大善。佛门净土因商业化,很是风生水起,少林寺(微博)入世入得更是经典,颇可以载入哈佛的MBA案例,列第501号。弘一先生、丰子恺先生若见了,必会和我们一样,很无奈。哪怕是当下的佛,也只能是大慈大悲了。

  近现代文化大家陈寅恪、俞平伯、朱自清等多去寺中赏游,郭沫若还从大觉寺移走一株玉兰花,植入自家前海西街的寓处,真可谓“参禅”“闻香”到家了。

  人们从气派的山门入来,便能闻到玉兰花香,清风和着淡然的佛乐幽来, —阵一阵悠着你的魂,脚便不由自主地拾级而上,你会觉着自家在升华,每上一台阶,就去除了一份凡尘,心境淡然的一如汩汩的泉水,清净的如洗礼过的孩童般神圣。寺分北中南三路,北路住宿为庭院,中路依次为三大殿,南路为茶苑、酒楼,室外室内侬山层叠着许多茶桌,满满当当的人,平添了许多嘈杂,来此喝茶的人人都不是做佛事的。其实,大殿中的三尊佛很是尊贵,是由智化寺请来的,只是人们大都不晓得。有的时候,许多人许多事,没有什么理由,即便找到什么理由,也显得很是牵强,倒不如随性的好些。

  如此说来,“禅茶”喝的是一种情怀,一份怡然,一份无为了。其实禅并不玄秘,禅在生活中,在毎个人的心中。如今,茶苑依旧开着,春天来时,玉兰花、太阳花依旧开着,山风依旧和着春夏秋冬的阳光普照着,理所当然为大觉寺更换着颜装,但那洁泉绕寺的灵动没了,每每想起来,很是感伤,很是无奈。

  又逢一年的清明节,约了友人同去,于月光下,树影婆娑,山风轻轻,甚是苍古幽雅。那绕寺流泉竟又有了,如古琴一样演绎着那意境的高尚优雅,重回极乐。第二日晨,我于兴致勃勃间,无意问服务员:“这水又回来了,真好啊!”对方很是不屑地说:“那是循环的自来水。”

  眼前的大觉寺的一切,似乎朦胧起来。我无言了……

  浣溪沙·大觉寺

  [清]纳兰性德

  燕垒空梁画壁寒,

  诸天花雨散幽关。

  篆香清梵有无间。

  蛱蝶乍从帘影度,

  樱桃半是鸟衔残,

  此时相对一忘言。

每天获取艺术新知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