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莹:我对插画一见钟情

2019年09月03日 14:53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藏书并非只是有钱人和有闲人的消遣,藏书讲究的是方法,而非金钱的多少。我认识的很多收入中等的朋友就收藏了很多很重要的书。和经常买书的人相比,他们也没花更多的钱。”——英国作家缪尔

分享会现场 嘉宾:崔莹、汪家明、鲁明静、潘采夫分享会现场 嘉宾:崔莹、汪家明、鲁明静、潘采夫

  北京九月的第一天,崔莹带着她的新书《英国插画书拾珍》来到单向空间,和资深出版人汪家明、装帧设计师鲁明静、资深媒体人潘采夫,以及许多二手书发烧友们畅聊插画书的文化和历史、插画与设计、英国淘书经历。这本《英国插画书拾珍》,精选22本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的古旧插画书,再现了英国插画书黄金时代的面貌,这其中很多图书插画,都是崔莹从二手书店淘来的。

  我为什么就跟插画一见钟情?

  崔莹:其实还是有点原因的,当时最初主要是因为蒋彝,是蒋彝在上个世纪的40年代画的爱丁堡,1948年出版的。这是一个很意外的发现,有一次我在街上走的时候,看到一个二手书店窗口摆了这本书,然后一下就喜欢这个插画了,因为它有东方的这种色彩技法,但展现的是西方的一个情景,就是城堡,这也是它的一个特点。我们中国,就是由我们东方的水墨方式或者水彩的方式来体现,而西方有它的建筑,有它的西方的情景。我非常喜欢这种东西方艺术的融合。

  蒋彝为什么现在更重要?因为就在最近,应该在上个月7月份的时候,英国给他居住过的地方挂了一个蓝牌,在英国拥有蓝牌的,关于华人只有三位中国华人,可能第一个大家都知道的是老舍,第二个是孙中山,第三个就是蒋彝。所以我们看蒋彝还是很重要的,其实我也很有意思,通过这么一个方式来认识了蒋彝,而且我觉得是他带着我打开了一个喜欢插画的窗户。因为我就喜欢蒋彝的画,然后开始去二手书店寻找更多这种书。我为什么喜欢他的画,除了他展现的情景,还有因为当初是版画印刷的,当时的色彩,我感觉当时的印刷的质感就比现在的平面是要好一些,当然就是说有可能不同的这种技术可能效果就不太一样的。

Phot

  正是源于此,崔莹在爱丁堡踏上了对于古旧插画的淘宝之路,也结识了许多二手书店的主人,比如被誉为“世界旧书之都”的海伊小镇的“国王”理查德·布斯,正是他让海伊小镇一夜之间闻名英伦,如今,这个仅有1300多人的海伊小镇出现了39家旧书店,平均34人就开一家,书店的书架加起来长达17公里,迄今为止陈列了100多万册图书。

  崔莹也是海伊小镇的常客,她甚至还为爱书之人制作了一张淘书地图,里面有她走过的二手书店,也有网评极高的店,每到一处,崔莹都会和书店里的猫主子合影。

Phot

  简单说一下什么是插画?

  崔莹:每个人对插画的定义也不太一样的,首先插画是图书或杂志动的一个图画,第二插画是用来装饰的,跟文字相结合起来更倾向含义,也更清晰。我们可以想一想象形文字它是插画还是文字,插画是让故事更加清晰,然后是一个视觉表达。

  早期插画艺术多是宗教主题的,比如在埃塞俄比亚一座修道院发现的世界上第一本基督教圣经,就是非洲传道的传教士奥巴·格里玛所手绘的插图。早期识字率尚且不高的年代,正是插画这种具象直观的方式推动了信息的传播,而在今天,这些插画则打破了语言的隔阂,不同国家的人都能欣赏。现在福音书还存在在埃塞俄比亚的一个修道院里。

  在这些二手书店淘书的过程中,崔莹收获颇多,并开始了对于插画艺术的系统分类,尤其是对于英国古旧插画的介绍,在《英国插画书拾珍》,崔莹还出版了一本《英国插画师》。入选《英国插画书拾珍》的包括诸多插画大师的作品,比如伦道夫 · 凯迪克、沃尔特 · 克莱恩、凯特 · 格林纳威、莫里斯 · 德 · 蒙维尔、约翰 · 坦尼尔、彼得 · 阿诺、肯尼 · 梅多斯等,风格各异,有的画面轻盈浪漫、色彩明媚,有展现繁华都市和市井文化的,有的古老神秘,有的宁静抒怀。

  那么插画是大人的艺术吗?不是儿童绘画吗?

  插画打破了语言的隔阂,是世界交流的“语言”。

  我推荐大家去大英图书馆

  崔莹:去伦敦可能很多人都爱去大英博物馆,但是去大英图书馆的人比较少,其实大英图书馆是非常推荐的,如果你喜欢书喜欢插画书的话。因为在大英图书馆也有一个特别展示,就放着很多的插画书,大概有百分之七八十都是跟宗教主题有关的,这种插画大部分是手绘,比较可惜的是它不能拍照,有一些可以在网上看到小图,我也会在网上下来源。中国的金刚经,也是大英图书馆一个重要的一个展品。

  插画书是不是童书?

  崔莹:因为之前我们看到一些宗教性质的,还有一些诗歌的插画,我的书出来之后有一个好朋友说封面怎么这么严肃,如果是给小朋友看的应该是要鲜艳一些,我觉得他就是一个最大的误解。

  我觉得其实这个插画书不光是给儿童或者小朋友看的,我们成年人或者是学者也拿它作为研究的一个题目对象,然后后面我就选了这些,这是童书,也是童谣。

  比如我有一本关于植物的书,是一个对植物很感性的英国女作家来撰写的,但这本书就非常专业,但这本书里有两三百幅这样的插画,全是她手绘的。所以我们想这本书肯定不会给小朋友看的,小朋友看不懂,包括我去看那些其中的内容因为太专业了就不是很懂。然后这个是在就是一百四五十年前,英国人到中国旅行,他们对中国人的一些感官。其中很多木板画,这个也不是面向儿童的。还有英国首相写的一个讽刺小说里面也有插画。

  就是说这本书里除了儿童、小朋友感兴趣的绘本插画,还有更多的是值得你去研究、去分析或者去理解历史,通过这些插画来了解更多当时的那种情景,当时的文学历史艺术的一些一个途径,一个窗口,我想把它的功能更广阔一些。

  插画是一种记录的方式。通过一张一百多年的插画,可以看到是英国人到北京旅行期间的见闻,关于城市风情的,英国人眼中的中国人。得以保存到现在,这些记录式的插画早已经成为重要的文献资料。

  喜欢一本插画书,如同喜欢一个人——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喜欢一本插画书也不需要理由,两者唯一的区别是——我可能会喜欢很多人,但我不可能同时追求他们;我喜欢的插画书有很多本,而我可以同时拥有它们。

  10多年来,我陆续淘到200多本出版于19世纪后期、20世纪初的英国插画书。隔着历史,隔着文化,对我来说,这些英国插画书如同一个个谜。我选择其中我最喜欢的、比较有代表性的22本插画书一遍遍地赏析,去发现,去刨根问底,从各个角度了解它们,挖掘谜底。这些书的内容、出版背景、印刷方式、作者或者插画师的生平、书的影响力等点点滴滴的信息都在帮我一点点地接近谜底,在解谜的过程中,22篇随笔小文应运而生……

  这是一本关于书的书,一本让人爱不释手的书。一本送给爱书人的书。作者寻访英国插画书已超过10年,难得英国有那么多的二手书店,尤其在海伊小镇。在这本书里,作者慷慨地与读者分享了其中22本插画书,本本堪称经典,图画美妙,故事有趣,热爱插画书的读者在欣赏之余,还可充实自己对儿童绘本发展史的了解。——汪家明(资深出版人)

  分享会当天,崔莹在分享插画故事、淘书过程中的奇遇之外,还在现场为读者举行了《英国插画书拾珍》签售会,让更多的人爱上古旧插画,爱好淘书之乐,爱上读书。

分享会合影分享会合影
《英国插画书拾珍》《英国插画书拾珍》

每天获取艺术新知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