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亚洲艺术馆重开

2019年12月30日 09:12 澎湃新闻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原标题: 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亚洲艺术馆重开:有青铜器,也有葛饰北斋

  文/Will Heinrich,编译/陆林汉

  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拥有100多万件藏品,既有埃及艺术,也有古代中东及亚、非、欧、美的艺术典藏;近年来更是计划了馆舍扩建,并举办了多个当代艺术展。澎湃新闻获悉,继布鲁克林博物馆韩国艺术馆重新对外开放后,近期,博物馆重新翻新、布展的中国艺术馆及日本艺术馆正式对公众开放,并试图在新的展陈上串联起文物与当代艺术品。

  重新设计美国博物馆内的亚洲展厅绝非易事。如何通过非常途径来传达“中国艺术”和“日本艺术”中广泛术语的意义,同时,又可以对这些古老且惊人的多样性文化做出公正的解释?而且,和其他博物馆一样,当下面临着这一个问题,如何串联馆藏文物与当下的关联性?

  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

  布鲁克林博物馆在这一个多世纪以来一直是亚洲艺术品收藏的领导者。它满足了这些棘手的策展问题,任何人都会对展馆内重新布置的日本和中国展品满意。(重新整装待发的布鲁克林博物馆中国艺术馆和日本艺术馆的藏品包括:博物馆亚洲艺术馆藏中鲜见或从未面世的珍品。中、日艺术馆自2013年开始闭馆。)此外,于2017年对外展出的“韩国艺术”部分展示了一系列引人入胜的鲜明单色陶瓷,包括一件有着800年历史的扇贝形边缘的海绿色杯子;而之后陆续开放南亚艺术馆、佛教艺术馆、东南亚艺术馆和喜马拉雅艺术馆。

  日本艺术馆展厅现场

  此前,布鲁克林博物馆馆长安妮·帕斯特纳克(Anne Pasternak)表示,“布鲁克林博物馆隆重宣布中国艺术馆及日本艺术馆现对公众开放,这是亚洲艺术馆整体改造计划的最新成果。通过展出经典历史名作和新增的当代艺术品,我们期待重塑游客对中国及日本悠久艺术历史的思考方式。”

  中国艺术馆展出了中国五千余年来艺术成就中的130余件作品,展品包括青铜器、陶瓷、画作及从博物馆的典藏景泰蓝珍品。展馆按专题分区:古代中国、往生之路、重塑过去、隐藏信息和文字游戏、晚期瓷器及装饰艺术、文人艺术。展品不仅囊括各类中国艺术品,亦包括部分当代艺术作品。

  力士像,中国,唐朝,618-906年,三彩釉和颜料陶器

  而在当代艺术的展示部分包括博物馆在过去五年中购得的超过50件由杨诘苍、徐冰、孙逊等艺术家创作的绘画及雕塑作品。(展览展示了其中部分)不少艺术家的实验派水墨画挑战并改变了中国传统艺术手法,通过这些作品回应当前城市化、环境恶化及中国高速现代化等问题。其中,博物馆委托中国艺术家徐冰制作的作品占据了一个展厅,这件作品是中国书法与罗马字母的混搭。

  杨诘苍作品,《100层墨水》

  徐冰作品

  对中国视觉文化的持久关注之一是对墨水和纸张固有的形式品质的迷恋。杨诘苍的作品《100层墨水》(1994年)是一幅褶皱的图画,通过将宣纸用墨水浸透直至其弯曲而制成。

  鹅形酒壶(尊),中国,汉朝,公元前206-前220年,青铜

  在新收购的(当代)艺术品附近则是古代的壶和碗,在这里快速走动让人联想到一种文明,这种文明已经穿越了无与伦比的奢华高度,却从未摆脱其史前时代的泥土味。宋代(960年至1279年)的陶器几乎达到了人们所能烧制的优雅高峰,而鹅形的青铜酒器可追溯到两千年前的汉代,造型看似滑稽,却具有不可思议的魅力。这些优雅的,巴洛克式的奇思妙想汇聚于1952年。

  青花鱼藻纹大罐,中国,元代,1279–1368,青花釉下彩瓷器

  长岛哈钦斯家族收藏的这件14世纪青花鱼藻纹大罐是江西景德镇窑窑中早期青花瓷器的重要案例,罐上围绕着完美无瑕的细节,旺盛的水藻表面游动四种鱼:鳜、鲭、鲈鱼和鲤。此外,馆藏的景泰蓝藏品源于1909年的一笔捐赠,是目前世界同类作品中品质最佳的藏品之一。

  龙纹盘,中国,明嘉靖年间,1522-1566年

  在馆内近700件亚洲艺术馆藏中,日本艺术馆藏品是规模最大的地区藏品之一。日本艺术馆追溯日本两千余年的艺术创新史,包括佛教寺庙雕塑、浮世绘、绘画及漆器。1900年代初以来,布鲁克林博物馆就开始收集日本艺术品。

  展厅内的日本当代艺术家作品

  Fujioka Shuhei陶器作品

  对表面和颜色的关注唤起了日本美学的精致与平衡。 日本北方土著阿伊努人的艺术作品,包括有图案的长袍、沉重的珠子项链和小铲子。这是一个精致的,经过深思熟虑的展示,为展陈设计形成了对比和补充。自1912年收入重要的阿伊努人的手工艺品之后,博物馆方面就不遗余力在收集由在世大师创造的日本民间艺术品和陶瓷藏品。

  葛饰北斋,《山顶下的暴风雨》

  浮世绘《观赏樱花、野餐》

  漫步的妓女,富士山和表演者则出现在18世纪和19世纪著名画家喜多川歌麿, 东洲斋写乐和葛饰北斋的木刻版画中。

  在展厅中,一个简单的绳纹时期(4,000年至5,000年前)的容器标志着日本运用粘土的悠久历史。但该部分的重点,如果不是新的展陈,那就是当代陶瓷及玻璃制品上。2013年,藤冈树平(Fujioka Shuhei)制作的杏仁形花瓶,用带有灰釉的橙色瓷器令人惊叹; 还有Katsumata Chieko自2011年以来留下的令人难以忘怀的巨型瓷器。

  佛教护法神头像,日本,镰仓时期,13世纪

  Kitaoji Rosanjin作品

  展览亦将展出代表日本顶尖陶瓷工艺成就的当代陶瓷器。布展人员将当代艺术品与古代作品并列展出,旨在凸显日本万年陶瓷发展史的连续性。日本展馆同样按专题分区:古代日本、寺庙木雕、茶艺瓷器、灰釉陶器、日本当代瓷器、漆器、阿伊努人艺术、木版画。

  (本文编译自《纽约时报》)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