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对艺术市场的影响究竟有多大 官方数据来了

2020年10月26日 09:09 澎湃新闻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来源:Artsy官方 

  Installation view of “Cosmoscow” International Contemporary Art Fair at Gostiny Dvor in Moscow, Russia on September 12, 2020。

  Photo by Sefa Karacan/Anadolu Agency。 Image via Getty Images。

  在对画廊商和收藏家展开调查并对拍卖行数据进行分析后,两份最新的研究报告相继出炉。其中一份报告由艺术经济学家克莱尔·麦克安德鲁(Clare McAndrew)撰写,并由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和瑞银集团共同发布;另一份报告则来自艺术市场分析公司 ArtTactic。报告显示,尽管网络活动激增,但今年的艺术销售总体上还是呈现下降趋势。6个多月前,因 COVID-19 的肆虐,大多数画廊、博览会和拍卖行不得不停业、关闭,艺术市场在疫情的波及下受到重创。在宏观层面,这两份报告很好地量化了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与此同时,报告不仅让我们得以一睹市场对疫情的积极反应,了解疫情中很好地存活下来并继续获得成功的案例,也揭露了危机之下艺术市场的不足之处。

  麦克安德鲁撰写的报告 《COVID-19 对画廊行业的影响》(The Impact of COVID-19 on the Gallery Sector)以795家画廊和360名收藏艺术品的高净值人士为调查对象,其描绘的市场现状发人深省。她的调查结果显示,画廊的销售额出现显著的下降,各画廊正通过痛苦的大规模裁员、提升在线销售份额、缩减旅行和展会相关费用以及获取政府项目支持等举措,部分抵消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报告还显示,许多藏家仍然一如既往地支持他们早在疫情之前就已结识的画廊与艺术家。这种藏家的支持主要通过数字销售渠道完成,但与疫情之前相比,藏家与新经销商和艺术家的联系远没有往日频繁。

  Oliver Barker conducts Sotheby‘s virtual auction on June 30th。

  Photo courtesy Sotheby‘s。

  ArtTactic 的报告 《2020年1月至8月 RawFacts 纯在线拍卖回顾》(RawFacts Online-Only Auction Review, January–August 2020)审视了各大领衔拍卖行为应对几乎完全停摆的线下交易,在1月至8月期间采取的数字化举措。尽管佳士得、富艺斯和苏富比三大拍卖行在2020年完成的线上拍卖会总数都已经远远超过2019年全年,但到目前为止,数字化转型最成功的非苏富比莫属。报告显示,线上销售在三大拍卖行未来业务中的重要性将进一步提升。然而与画廊领域一样,拍卖行的数字化努力无法“独挑大梁”,完全弥补因线下面对面交易缩减而造成的损失。

  销售额整体下降

  Change in total gallery sales from H1 2019 to H1 2020。

  © Arts Economics 2020。

  根据麦克安德鲁的报告,2020年前6个月画廊的销售额与2019年同期相比平均下降了36%,83%的受访画廊都表示他们的销售额出现了缩水的现象。这种下降因地区不同而呈现差异。以大中华区为例,尽管许多画廊能够比其他地方的同行更早地重新开业,但该地区的画廊销售额仍受到重挫,跌幅高达55%。与之相比,法国的经销商报告的下降幅度则为32%,略好于平均水平。

  “艺术市场非常不均等。在疫情下,有些人十分坚挺、业绩长虹,许多人的市场表现还过得去,但市场上的大多数人真的在存亡边缘挣扎——尤其是艺术家更是如此,”麦克安德鲁说。“因此你必须思考,如果这些画廊关闭,那些本来就只靠小画廊的几笔销售勉强生存的人,将会发生什么?这很可能也会造成艺术家数量的下降。”

  ArtTactic 的最新报告显示,在拍卖领域,今年前8个月与2019年全年相比,三大拍卖行的纯线上销售收入增加了4亿多美元。但根据 ArtTactic 早前的分析,即使是这种戏剧性的增长,也无法单方面弥补三大拍卖行在2020年上半年整体销售额高达28亿美元的跌幅。

  小画廊受到的冲击更大

  Chung Chang-Sup, installation view of “A Return to Home” at Axel Vervoordt Gallery。 

  © Axel Vervoordt Gallery。 Photo by Jan Liégeois。 Courtesy of Axel Vervoordt Gallery。

  2020年上半年,画廊销售额的下降对于小规模的画廊来说最为严重。年营业额低于25万美元的经销商,其销售额下降了39%;对于年营业额在25万至50万美元之间的画廊,下降幅度则接近一半(47%)。与此同时,年营业额超过1000万美元画廊的销售额下降幅度略好于平均水平,为35%。这种动态有可能加剧艺术市场现有的权力失衡:十几家大型画廊不仅在各大洲设有分部,也拥有浩瀚的艺术家名册,作风越来越像跨国公司,然而代表新兴艺术家的艺术商却往往只能依靠四名甚至更少的员工维持运营。

  在麦克安德鲁的报告所调查的画廊中,有三分之一的画廊在2020年上半年缩减了员工人数。年营业额超过1000万美元的画廊是第二批最有可能裁员的画廊,占比37%。与之相比,销量下降最大的画廊也是最有可能裁员的画廊。年营业额在25万至50万美元之间的画廊平均只有5名员工——在这次危机中,有38%的画廊表示他们缩减了员工人数。报告指出,虽然一些规模较大的画廊仍可能在2020年下半年进一步裁员,但许多规模较小的画廊已经将员工队伍缩减到最低限度。

  “即使在那些挺过来的画廊中,你也要看看所谓的‘幸存者’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麦克安德鲁说。“他们的雇佣情况发生了怎样的改变?你确实可以生存下去,但如果团队突然间从20人变成了2个人,那经济上的影响就会非常明显——即便你的画廊表面上还能够照常营业。我认为这种情况会非常普遍,也将是最大的问题。”

  网上销售激增为市场“雪中送炭”

  Average share of online sales by gallery annual turnover level。 The share of online sales is based on a weighted average of sales in 2019 and 2020。 Galleries are segmented into turnover categories according to their 2019 turnover levels。

  © Arts Economics 2020。

  在过去六个月中,许多画廊和拍卖行都大力发展了他们的在线销售业务——优先考虑在线展厅、尝试虚拟现实展会、实验接触藏家的全新方式——这种数字优先战略总体上得到了良好的回报。根据麦克安德鲁的报告,2019年在线销售仅占画廊销售额的10%,但在2020年上半年,其销售额占到了总额的37%。

  根据 ArtTactic 的报告,在线销售的增长对于拍卖行来说更加引人注目。该报告显示,与2019年全年相比,佳士得、富艺斯和苏富比的艺术品在线销售在2020年前8个月激增了240%,从9440万美元上升到3.21亿美元。在这场在线领域的竞赛中,苏富比拔得头筹。2020年1月至8月,其线上拍卖与2019年全年相比增长了413%。在短短八个月的时间里,苏富比共带来了4.026亿美元的收入,而其“宿敌”佳士得的收入仅为1.867亿美元。

  Helen Frankenthaler, Royal Fireworks, 1975。

  Courtesy of Sotheby‘s。

  尽管在线艺术市场业绩创下了历史新高,但一旦 COVID-19 的疫情受到控制,这些商业行为的转变是否会持续下去还有待观察。或许,这种飙升只是对艺博会和拍卖会等线下活动大规模取消的一种补偿。ArtTactic 的创始人兼总经理安德斯·彼得森(Anders Petterson)则认为,这些数字反映了 “系统性的变化或转变,而并非只是暂时的调整”。

  他补充道:“当一切恢复常态后,我们将看到更多的混合元素重新加入线上销售之中——比如线下现场拍卖、电话加在线竞价等等——我相信,这种竞争态势将继续维持其重要的地位,尤其对高端市场来说更是如此。” 三大拍卖行在今年夏天都测试了这种混合形式,并取得了相对的成功。

  收藏家依旧活跃

  Share of collectors spending more than $1 million or $100,000 over two years。

  © Arts Economics 2020。

  尽管有着行动受限、健康风险以及对全球经济长期衰退的担忧,但收藏家们在2020年上半年仍很活跃。在麦克安德鲁调查的360名高净值收藏家中,92%的人表示他们在上半年至少购买了一件艺术品,56%的人表示他们今年在艺术品上的花费已经超过10万美元,而16%的人则表示他们的花费已超过100万美元。许多人倾向于支持他们在大流行之前就已熟知的艺术家和画廊——只有14%的收藏家说他们正在积极寻找新的画廊;与之相比,有41%的人表示他们的关注重点是与他们已建立起关系的画廊。

  即便如此,网上销售还是帮助画廊和拍卖行与新客户建立起了联系。在画廊领域,小型画廊因此受益良多。新的在线买家占年营业额低于25万美元的画廊在线销售总额的35%,但在年营业额超过1000万美元的画廊中,新买家仅占18%。

  View of the sales room during Phillips‘s 20th Century & Contemporary Art Evening Sale New York Auction on July 2,2020。

  Courtesy of Phillips。

  2020年上半年,通过画廊网站或电子邮件进行在线销售在所有画廊中的占比最高(44%);值得注意的是,近三分之一(32%)的藏家表示,他们在这一时期通过 Instagram 购买了艺术品。不足为奇的是,在采用数字销售方面存在着代际差异。千禧一代的收藏家和 X 世代的成员更有可能通过画廊的在线展厅或网站购买作品,但他们的“婴儿潮”前辈们(boomer)则更倾向于亲自前往画廊购买。

  对于拍卖行来说,线上销售提供了非常宝贵的机会,不仅可以使各拍卖行接触新的藏家,也可以完成让现有客户投身电子交易的转型。苏富比拍卖行报告称,1月至6月期间,超过三分之一的在线买家是第一次在苏富比购买艺术品。佳士得则告诉 ArtTactic,自封城开始以来,他们的在线买家中有31%是第一次在网上进行交易的现有客户。

  George Condo, Stump Head, 2009。

  Courtesy of Phillips。

  ArtTactic 的报告还表明,藏家们已经越来越喜欢在网上购买高价作品。今年前8个月,通过佳士得、富艺斯和苏富比在线购买艺术品的平均价格为25298美元,比2019年的平均价格9476美元大幅增长167%。

  “在疫情的早期阶段,由于缺乏其他的销售渠道,封城的措施迫使更多高价的作品转为在线销售,” 彼得森说。“在线买家对此反应十分热烈,一种雪球效应应运而生:在以更高的价格水平在线购买艺术品和藏品方面,买家的信心不断增强;寄售人(和拍卖行)对在网上提供或销售更高价值的拍品也更有信心——每一轮成功的拍卖都会提升下一轮拍卖的信心。”

  未来并不明朗

  Helen Frankenthaler, Head of the Meadow, 1967。

  Courtesy of Phillips。

  尽管市场参与者在网上买卖艺术品变得更加自如,但这些亮点不足以让经销商对2020年剩下的数月及未来的市场走势有过分乐观的估计。在接受麦克安德鲁调查的画廊中,有79%认为今年全年的销售额将低于2019年(去年,整个艺术市场的业绩实际上比2018年下滑了5%),而其中58%的艺术商则预计他们的销售额将大幅下降。规模最大的画廊,前景最为悲观:年营业额在1000万美元以上的画廊中,只有10%的画廊预计下半年的销售额会有所回升。至于2021年,无论规模大小,各画廊都意见一致:不到一半(45%)的画廊预计明年的销售额将超过2020年的水平。

  “有些人成功地挺了下来并取得了一些良好的销售业绩,但他们往往是业界的例外而不是普遍现象,”麦克安德鲁说。“事实上,大多数受影响的从业者预计,在今年剩下的几个月里,业绩要么保持稳定,要么继续下探。这也意味着,36%的画廊销售额下降这一行业现实可能会更加雪上加霜。”

  (图片来源Artsy官方,侵删。)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疫情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新闻排行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