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失落的文明 微观古滇翡翠

2018年03月12日 09:53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来源:中国宝石杂志

  “目前国内的翡翠市场整体呈现两大发展体系,一个是以广东深度加工制作为主的体系;另一个是以云南省及沿边地区的小额贸易为主的体系。”追溯云南翡翠之文脉,其凭借丰富的玉石资源与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已有近600年的历史。但时至今日,云南的翡翠从业者们几乎一致认为,广东翡翠产业作为后起之秀在某些方面已远远超越云南。深入骨髓的文明、无可替代的历史厚重感,今天的云南翡翠何以在众多翡翠从业者们理性、深刻的剖析市场的前进步伐中,重拾那失落的历史文明?无疑是当下备受关注且颇具时代意义的命题。

  政府引导下的原料供应链的搭建

  说起云南翡翠市场,鉴于缅甸作为翡翠的原产地,云南无疑拥有最有利的地理优势,但云南翡翠经营者们却认为,云南市场的发展并不好,因为云南的项目在民营企业的运营当中受诸多因素的影响。对此,古滇翡翠博物馆馆长腾铮先生表示,在政府的政策导向上,云南政府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非常重视翡翠市场的发展,但他个人认为,政府政策扶植的方向上存在着一定的矛盾:一方面,政府努力扶植民营企业,翡翠商户瞬时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几十家、上百家、上千家;另一方面,政府还在加大力度控制这些企业,如中途收回银行的信贷业务,给众多翡翠行业者带来极大的影响。与之相反,广东的优势就在于,广东省政府对民营企业、民营资本保持着轻松、包容的态度,由于广东政府宽松的政策导向性,就形成了广东翡翠产业今天这样的发展态势。但不能因此说云南没有未来了。

  当前云南面临最大的问题是,应该在昆明这个地区打造一个翡翠原料的供应链市场,昆明有保税机制,因此完全可以在昆明与缅甸之间打通一条国际性的通道,打造一个原材料的供应链。有了供应链,就有了加工链,继而翡翠企业就会从十家发展到上百家、上千家,这对我国的各方资源是很大程度的节约。此外,云南还要将翡翠变成有价资产,并能够资产证券化,目前还没有人意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因为这似乎与我国的党政纲领没有什么关联,与百姓的衣食住行没有关联,实际上它的影响力非常大。

  云南的商业模式过于保守,缺少综合性的专业市场,而这个专业市场的位置不在瑞丽、不在德宏,应该在昆明。因为昆明的经济、交通、地理位置,以及昆明东盟国际贸易投资促进会的建立,从长远战略看都应该选在这座城市。搭建一个综合性的专业市场,由政府来引导,一定要有这个平台,因为没有这个平台,企业经营者就缺乏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一旦倒下,在今天这样的商业环境中,便没有“失败是成功之母”这一说。

  因此我们要足够重视各个领域,实际上政府的工作,要细致的从商业环境、经济环境当中入手,将地方经济搞起来。众所周知,云南省几十年来,茶叶和玉石产业是其中最重要的发展项目,但是国家征收不到税收,主要原因在于没有一个引导性、推动性的商业环境。仅靠少数专家、大师去引导推动是非常有限的,腾铮先生认为,产业是全民性的、社会性的,这才是真正从珠宝产业调研,应该围绕着政治、社会与市场,切忌各说各话、百家争鸣,如此意义不大。

  解决瓶颈、革命、出路三大难题

  当前这场所谓的金融危机给翡翠行业带来的压力,其根本原因在于翡翠行业遇到了瓶颈。所谓瓶颈,就是翡翠和文化的断层;翡翠和金融的断层。第一、文化的断层,翡翠这一古老的产业在当今的时代潮流中遇到的问题,是缺乏市场核心竞争力的问题,没有市场核心竞争力,即没有很好地传承数千年悠久的玉文化。第二、金融的断层,云南众多翡翠经营者在当地做了翡翠金融,现在还在做,但至今为止翡翠的产业基金还没有一支成熟的,这样一个有厚重感的产业,缺乏足够的资金与政府的引导是行不通的。对此,勐拱翡翠董事长、云南政协委员杨自文先生指出:“在云南,总操盘在民生银行,做下来总盘在26亿人民币,涉及到的客户约1500户,但是现在这些产品都出现了问题。其原因就是企业直接对接银行,没有产业基金,没有政府的角色,缺失了政府的引导,这种金融是假的翡翠金融,因此政府应该积极应对这两个断层问题,加之我们有代表性的企业积极配合、推动,断层的问题就会很好的解决。”

  当前翡翠产业所面临的发展形势,需要翡翠经营者正视与思考的问题,就是革命。犹如十月怀胎,而现在已经过半,正处于后半程的酝酿时期,孕育期检测我们商家的耐力,检测政府对市场引导的能力,检测翡翠产品在市场上的真正吸引力。当前所面临的是革命,首先要解决违背市场规律的旅游业与翡翠营销的回佣关系。2017年3月,云南省人民政府印发《云南省旅游市场秩序整治工作措施》,由此展开史上最严厉的旅游整顿工作。首先封杀绝对化的旅游卖场,所谓绝对化的旅游卖场就是不带文化元素的卖场、拿高额回扣的卖场,这就迎来翡翠市场的真正革命。现在真正给的回扣是15%—30%,当然这是切翡翠毛料的利润,从公盘料到成品料的回扣是15%—20%,很理性的一个利润。政府对于旅游行业的整治无疑道出翡翠从业者的心声,最起码这是一个健康的行业、健康的市场。事实上,理性的回佣也是一种好的市场现象,是一个大浪淘沙、优胜劣汰的过程。

  最后,翡翠的出路在哪里?即打造完整翡翠产业链的漫长途径。翡翠本身是缅甸的产业资源,但是翡翠一进入中国就瞬间活跃起来,所以翡翠未来的出路还是要演进为一个比较完整的产业结构,这个产业结构就是有品牌、有原料、有金融。目前翡翠还很难走出中国,它的品牌影响力太小;翡翠金融的问题则更加严峻,因此要发展成为一个比较完整的产业结构;立足长远的战略布局,解决原料的通道问题,就需要和缅甸建立一个正常稳固的贸易往来关系。

  顺势而为 资本市场与文化定位的思考

  对于翡翠的资本市场,刚刚进驻昆明三年有余的健兴利一直在不停地摸索。对此,健兴利珠宝集团副总裁、云南健兴利翡翠珠宝有限公司总经理许汉财先生表示:“资本市场是非常理性的,我们也一直在探讨翡翠的证券化、金融化。实际上,翡翠没有一个恒定的标准,或者没有明确的对等的价值体现,并且存在着一定瓶颈。钻石之所以能够被全世界认可,最终成为世界级的大产业,这源于钻石拥有一套被世界认可的鉴定标准,才能够走上国际、走上资本市场、走到今天。而今天的翡翠,恰好缺少的就是这样一个标准。如果翡翠没有文化、没有上述的那种标准的制定,是很难走上世界的舞台。”

  目前,健兴利的经营模式主要分为三个范畴:翡翠原石的加工厂在平洲,镶嵌工厂在深圳,高端设计与镶嵌在香港。香港是一个国际大都市,香港设计师的审美设计理念更加国际化,运用香港的镶嵌工艺去实现一些私人定制作品,整体也更加国际范。从精细度、亮度、设计美感等方面的表现而言,香港与内地还是有明显的差距。“随着中国消费者的消费理念逐步提升,翡翠产品在近十几年来得到很好的释放,未来的市场我们是绝对看好的,翡翠产品的提升离不开文化的传承,未来我们会加大文化方面的结合,也就是我们最近经常在讲的文化营销,通过文化的概念把产品结合进去,最终实现营销落地的目的。如健兴利酒店的打造,我们现在就是‘翡翠+酒店’的概念,未来翡翠品牌的发展,一定是翡翠文化的传承与不断创新。”许总如此说道。

  健兴利酒店将翡翠产业文化与酒店的打造相融合,以翡翠楼作为主楼,同时设有私人订制会客室、国际艺术交流中心、经典作品展示厅、以及翡翠文化交流中心等,由此向消费者科普翡翠的物理属性、特征,缅甸翡翠的几大场口,各个场口的原石出产特点。其中,健兴利酒店着重于翡翠产业的介绍、缅甸对翡翠产品的定位、国际市场对翡翠产品的定位、产业的交易情况等,通过系统的介绍让消费者知道这个产业是怎么发生的,以及目前整个翡翠产业的分布:玉出缅甸,途经云南,产品和成品则盛产于广东。

  众所周知,真正的翡翠市场的形成还是在广东,当然翡翠文化始终在云南,健兴利翡翠,作为20世纪90年代初创立于香港的翡翠品牌,致力于通过其国际化的视野与审美理念将中国传统的东方艺术进行更具有时代气息的美学诠释,即在追求品质化、实用性、个性化,以及承载文化内涵的艺术表达中,与众翡翠行业者们共同呈现古滇文明之美,展现中国数千年玉文化之绝世情怀。

健兴利酒店翡翠精品展销厅健兴利酒店翡翠精品展销厅
健兴利酒店效果图健兴利酒店效果图
18K金镶钻翡翠吊坠,戒指,耳钉三件套,翡翠为高冰满绿戒面18K金镶钻翡翠吊坠,戒指,耳钉三件套,翡翠为高冰满绿戒面
仿圆明园12生肖铜首,并记载相关铜首现阶段的收藏之地,翡翠原料为干青种仿圆明园12生肖铜首,并记载相关铜首现阶段的收藏之地,翡翠原料为干青种
18K金镶钻翡翠项链,高冰满绿戒面18K金镶钻翡翠项链,高冰满绿戒面
翡翠摆件《如意花开》 ,与健兴利合作的台湾玉雕大师叶金龙作品翡翠摆件《如意花开》 ,与健兴利合作的台湾玉雕大师叶金龙作品

  云南省几十年来,茶叶和玉石产业是其中最重要的发展项目,但是国家征收不到税收,主要原因在于没有一个引导性、推动性的商业环境。仅靠少数专家、大师去引导推动是非常有限的,腾铮先生认为,产业是全民性的、社会性的,这才是真正从珠宝产业调研,应该围绕着政治、社会与市场,切忌各说各话、百家争鸣,如此意义不大。

健兴利酒店外景健兴利酒店外景
酒店内景酒店内景
酒店内景酒店内景
酒店内景酒店内景
许汉财许汉财

  健兴利珠宝集团副总裁,健兴利珠宝集团西南区总裁,云南健兴利翡翠珠宝有限公司总经理。1991年至2013年,创办广州精美服装电脑绣花有限公司,开创国内服装刺绣行业的新潮流;2004年,成立广州巨力文具有限公司,开始进军文具用品行业;2011年,成立广州先高文化传播有限公司;2011年至今,加入家族企业——健兴利珠宝集团。

(获取更多资讯请关注:玉石珠宝频道公众号)(获取更多资讯请关注:玉石珠宝频道公众号)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珠宝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