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四千年的珠宝“复刻”

2018年04月04日 14:44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静笃君按:法老的五行不缺金。

  发现于开罗南部达舒尔的中王国时期公主墓是“图坦卡蒙墓”之外的另一著名古埃及宝藏。公主墓中发现的金饰精美程度令人惊叹,向现代观者展示了古埃及黄金锻制技艺的高超。公主墓位于古埃及第十二王朝法老辛努塞尔特三世(Senusret III。,约公元前1882年到公元前1842年在位)的金字塔旁,早已被历朝历代的盗墓者洗劫一空。

法老辛努塞尔特三世   花岗岩雕像   古埃及第十二王朝,约公元前19世纪   现藏于大英博物馆  法老辛努塞尔特三世   花岗岩雕像   古埃及第十二王朝,约公元前19世纪   现藏于大英博物馆

  然而,1894年,当法国学者雅克·德·摩根(Jacques de Morgan,1857-1924)开始发掘陵墓时,却意外地发现了两个被盗墓者漏盗的箱奁,里面满是琳琅珠宝,其中一颗圣甲虫上赫然刻着古埃及象形文字,意为Mereret,她就是首饰盒的女主人——梅赫赫特公主,法老辛努塞尔特三世之女,法老阿蒙涅姆赫特三世(Amenemhat III。,约公元前1842年到公元前1795年在位)的妹妹(一说母亲)。

梅赫赫特公主的宝藏(部分)   《达舒尔发掘》(1894)插图   雅克·德·摩根作梅赫赫特公主的宝藏(部分)   《达舒尔发掘》(1894)插图   雅克·德·摩根作

  在公主的首饰盒中,有两件著名的法老胸牌(wdja)——这是一种梯形黄金嵌石胸饰,常常用项链悬挂于胸前,具有驱魔辟邪的功能,是古埃及法老、祭司和王室贵族的专用护身符——在世之时护佑王权统治,驾崩之后护佑亡灵。法老胸牌大小不一,一般十厘米左右宽,大的胸牌甚至能覆盖整个胸部。作为一种护身符,法老胸牌的图案主题大都是古埃及信仰体系里的神灵形象:简单如圣甲虫、荷鲁斯之眼(Udjat)、生命之符:

法老图坦卡蒙的胸饰   图案主题包括:展翅圣甲虫、上下埃及王之名、生命之符、荷鲁斯之眼以及莲花和纸莎草边饰   古埃及第十八王朝,约公元前1323年  法老图坦卡蒙的胸饰   图案主题包括:展翅圣甲虫、上下埃及王之名、生命之符、荷鲁斯之眼以及莲花和纸莎草边饰   古埃及第十八王朝,约公元前1323年
法老拉美西斯二世的胸饰   古埃及第十九王朝,约公元前13世纪   现藏于巴黎卢浮宫法老拉美西斯二世的胸饰   古埃及第十九王朝,约公元前13世纪   现藏于巴黎卢浮宫
法老奉献胸饰   尼罗河畔的“金城”科蒙波神殿遗址浮雕法老奉献胸饰   尼罗河畔的“金城”科蒙波神殿遗址浮雕

  当然也有复杂图案的胸牌,梅赫赫特公主首饰盒中发现的就属于较为复杂的法老胸牌——在高约六厘米、宽约十厘米的胸牌上,公元前十九世纪的古埃及金匠用青金石、绿松石、红玉髓等彩石冷嵌,为我们描绘了法老克敌制胜的瞬间,宣誓了法老对“率土之滨”的王权:

“法老辛努塞尔特三世克敌”黄金嵌彩石胸饰(正面)   梅赫赫特公主墓中发现“法老辛努塞尔特三世克敌”黄金嵌彩石胸饰(正面)   梅赫赫特公主墓中发现

  胸饰最上方是化身秃鹫的王权守护女神——奈赫贝特(Nekhbet),她展开双翼护佑着翅膀下面化身格里芬狮鹰(Gryphon)的法老。秃鹫女神两爪紧握永恒之符——神环(Shen-ring);在其羽翼之下,法老化身格里芬狮鹰——隼头斯芬克斯身——将敌人狠狠镇压于身下。在胸饰的正中,两只格里芬狮鹰之间的印章上,记着法老的象形文名字:辛努塞尔特三世——也就是墓主人梅赫赫特公主的父王。

“法老辛努塞尔特三世克敌”黄金嵌彩石胸饰(背面)   梅赫赫特公主墓中发现“法老辛努塞尔特三世克敌”黄金嵌彩石胸饰(背面)   梅赫赫特公主墓中发现

  辛努塞尔特三世法老化身格里芬狮鹰——隼头斯芬克斯身,其中,隼头代表着天空之神荷鲁斯,它也是王权保护神;狮身则代表着创世主神阿图姆(Atum),它也是意志坚定的强者化身;法老头上的双羽冠则指向了风与创造力之神阿蒙(Amun)。

法老辛努塞尔特三世花岗岩雕像   现藏于布鲁克林博物馆法老辛努塞尔特三世花岗岩雕像   现藏于布鲁克林博物馆

  “法老辛努塞尔特三世克敌”黄金嵌彩石胸饰充分表现了古埃及艺术的一大特征:对二元对称美的推崇。1894年,当梅赫赫特公主的“首饰盒”刚刚被雅克·德·摩根发现,这精美的“法老克敌”胸饰就给了蒂芙尼的珠宝设计师以灵感,在法老胸牌的启发之下,蒂芙尼制作了下面这枚“埃及风胸针”:

蒂芙尼“埃及风”珐琅彩银胸针   现藏于美国巴尔的摩华特艺术馆蒂芙尼“埃及风”珐琅彩银胸针   现藏于美国巴尔的摩华特艺术馆

  公元前十九世纪的一件精美的“法老克敌”黄金嵌彩石胸饰,跨越了四千年,终于在公元后的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复活:蒂芙尼以白银和珐琅彩取代了黄金、青金石和红玉髓,除了尺寸和材质上略有变化,全部保留了古埃及原作的审美细节。假如把这件银质的蒂芙尼法老胸牌放入梅赫赫特公主的首饰盒,当公主复活醒来,打开首饰盒的刹那,她也许还会惊喜:毕竟在白银依赖进口的古埃及,白银比黄金还要昂贵呢。

  来源:观复博物馆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法老胸饰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