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亚的烙印——青金石

2018年09月10日 10:10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来源:珠宝快爆

  曾经繁荣和富饶的景象也许永远被茫茫大漠深埋,这一隅深蓝仍在历史的长河中闪烁。

  古埃及

  从来自古埃及文明的遗物中可以看出,首饰被广泛使用。社会上的各个阶层,上至法老,下到平民,生者死者,人人都佩戴首饰。古埃及制作首饰的材料多具有仿天然色彩,取其蕴含的象征意义。金是太阳的颜色,而太阳是生命之源;银代表月亮,也是制造神像骨骼的材料;青金石似保护世人的深蓝色夜空,来自阿富汗;西奈半岛的绿松石和孔雀石象征尼罗河带来的生命之水;尼罗河东边沙漠出产的墨绿色碧玉代表再生。

  古埃及第十八王朝的法老图坦卡蒙 (约公元前1361-公元前1352年在位)墓在1922年被发掘时,发现在黄金内棺和纯金面罩上就镶嵌着很多青金石、红宝石等,它们搭配和谐,熠熠生辉;不仅如此,王冠、耳环、项饰、胸饰、手镯、戒指等首饰上多用青金石等宝石作装饰;圣甲虫饰和生活用品上也镶嵌了大量青金石。

圣甲虫饰品被放置在木乃伊中保护免遭邪灵侵害圣甲虫饰品被放置在木乃伊中保护免遭邪灵侵害

  一件埃及第十二王朝时期的腰带,青金石圣甲虫

一件埃及第十二王朝时期的腰带,青金石圣甲虫

  古中国

  青金石,佛教称为吠努离或璧琉璃,属于佛教七宝之一,青金石的蓝色为药师佛的身色,象征药师佛的慈悲,能够减轻病人的痛苦。

  美国汉学家赫尔芝教授认为,中国在公元2世纪(东汉)时开始使用青金石。但是,我国近代考古地质学奠基人章鸿钊先生1921年在《石雅》一书中提到,中国早在4000年前的三代之初就已经使用青金石了。《尚书 禹贡》记载了夏代时位于西方的雍州曾向中央王朝进贡“璆琳”:“雍州,厥贡惟璆琳、琅玕。”说的是大禹在平定天下,划定九州之后,有宝物“璆琳”贡自西方的雍州,而“璆琳”就是青金石的波斯语音译,这说明青金石在我国夏代就已经成为神圣的贡物。章鸿钊先生在《石雅》一书中还写到“青金石色相如天,或复金屑散乱,光辉灿灿,若众星之丽于天也”。故古人尊青金石为天石,用于礼天之宝。《清会典图考》中称:“皇帝朝珠杂饰,唯天坛用青金石,地坛用琥珀,日坛用珊瑚,月坛用绿松石。皇帝朝带,其饰,天坛用青金石,地坛用黄玉,日坛用珊瑚,月坛用白玉。”青金石因为色相如天,按典制规定而常被皇帝用来装饰天坛和祭祀上天。

青金石无量寿佛雕像 (清代)青金石无量寿佛雕像 (清代)

  阿富汗

  作为世界上最优质的青金石原料产地,阿富汗的巴达赫尚发掘青金石的历史已经超过6000年,位于丝绸之路节点关键位置的阿富汗所产的青金石向西输往中亚、西亚、埃及以至非洲,甚至到达了欧洲,也向东输入中国。可见,古老而名贵的青金石作为媒介架起了一座古代中西方文化交流的桥梁,见证了几千年东西方文化交流的历史。

  巴达赫尚省的含青金石区,位于兴都什库山脉东部科克奇河流域。已知矿床和矿点较多,其中最著名的为萨雷散格青金石矿床。萨雷散格矿床位于科克奇河支流——萨雷散格河谷中,所产青金石块体的平均重量为2-7公斤,部分可达100~150公斤。该矿床所产的青金石呈深蓝色、天蓝色和浅蓝色,为细粒结构或隐晶结构,是世界上最有名的老矿料。

  据资料表明,所有的青金石矿床均属接触交代的矽卡岩型矿床,当中酸性的岩浆侵入到碳酸盐岩中,高温对岩石进行烘烤,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孕育出了青金石。作为一种主要由天蓝石,方钠石,蓝方石,黄铁矿以及方解石等多种矿物组成的半宝石,其中金色的点状物质实则是黄铁矿,而白色云雾状结构就是方解石。按照黄铁矿和方解石的比例不同而形成差异化的纹理效果,但阿富汗产地少有黄铁矿和方解石矿脉,所以出品的青金石呈现略带紫的蓝色。

  西亚寻踪

  冯承钧译本《马可波罗行记》第46章“巴达哈伤州”载:当地的尸弃尼蜜山 (Sygniman,今 Shignan)出产巴剌斯红宝石( Rabis balais),而境内别有一山;出产瑟瑟(azur),其莹泽为世界之最。青金石不仅出现在西亚的工艺品里,在苏美尔-古巴比伦和赫梯的史诗神话里,也常常可以看到青金石的身影,它们已经融入西亚文化的深处。

  在苏美尔史诗典籍片段《恩利勒,无所不在》里,有诗句描写恩利勒的诸圣地,“其砖光滑呈红色,其基础为蓝色天青石!犹如牦牛,他在苏美尔昂起光的闪闪之角,异域诸邦在其面前俯首”!《吉尔伽美什》中提到“在黎明之光里“ ,在神殿的供桌上供上镶嵌光玉髓的容器和青金石的容器。青金石及其深蓝色早已成为圣物和光的象征,被两河人民所钟情。

(获取更多资讯请关注:博观拍卖公众号)(获取更多资讯请关注:博观拍卖公众号)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青金石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