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落吴江

2018年09月11日 10:22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来源:Glld  悠然居玉雕艺术

  重量:42g

  尺寸:60*32.5*9.5mm

  题识:元倪云林画意,岁在戊戌年夏月吉日,涅阳庞然敬刻于姑苏

  钤印:庞氏

  枫落吴江

  和田玉籽料,结构致密,质地细腻,油性十足,白度上佳,色泽柔润,边缘留有淡淡的洒金皮。

  牌形线条流畅,块面圆润,把玩极佳。

  01静寂

  枫落吴江,一叶知秋。秋天已至,一缕清风除了燥意,最适合体味倪瓒画意。

  倪瓒笔下的秋天没有成熟灿烂的暖意,横亘的远山,不起波澜的一湾瘦水,近处陂陀,疏疏淡淡几株树,一座孤零零的亭子立在角落。繁华落尽,灿烂翻为萧瑟,躁动归于静寂。

  云林作此画时,时年六十六岁,因为战乱,漂泊于九峰三泖之间,少年时期风发意气,优渥娇养,晚年历尽老境侵寻、亲朋沦落、漂泊天涯之苦,他的画与他的现实遭际有关。

  仿佛按了暂停键,时间被抽出,浮云不动,水波不兴,树不摇曳,空无一人。“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红楼一梦,结局与云林画意何其相似。

  02空亭

  明清艺术家仿云林,学云林,说云林。他的名字几乎是风雅的代名词。

  “一河两岸”,疏树、怪石、空亭,如果仅看到这些程式化的意象是不能领悟云林妙处的。

  “人世等过客”,云林将人的居所凝固成江边一个寂寥的空亭,以此说明,人是匆匆的过客,并无固定的居所,漂泊的生命没有固定的锚点。

  孤亭被放到一湾瘦水和渺渺远山之间,放到旷远的天地之间,突然间,人的“小”和天地的“大”就这样照面了。人赤裸裸、活脱脱、无依靠的灵魂突出出来,在荒天古木下的孤亭里,与荒穹碧落对话。

  在空间上,相对于广袤的世界,人的生命就像一粒尘土;在时间上,相对于缅邈的历史,人的存在也只是短短一瞬。时空的渺小,是人天然的宿命。

  云林关注日见生死忙、人生多牵系的处境,关心人暂寄暂居的宿命。一座小亭孤零零地立在那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无依无靠,在萧瑟的秋风中,在寂寥的暮色里,在幽冷的清江上,回旋的是人类渴望解脱、又无法真正解脱的命运。

  03心灵安顿

  “生死穷达之境,利衰毁誉之场,自其拘者观之,盖有不胜悲者;自其达者观之,殆不直一笑也。何则?此身亦非吾之所有,况身外事哉?”

  他的寂寞清景,不是凄然可怜,而有隐隐可辨的“内骨”,你看他的疏林,虽木叶几近脱落,但没有虬曲,没有病姿,傲立寒汀,耿耿清思,令人难忘。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在云林这走向另一个极致,似乎要斩断让人绞痛的愁思,人暂寄暂居的宿命,执着的斩却脉脉的寒流,截断天上的流云,斥退八面的来风,削去一切事件,将时间抽去,将人活动的区域抽去,还一个宁静的天地,一个绝对的时空。所有的欲望和渴求归于平静。

  一心不动,同归于寂,是对心灵最终的安顿,对人生最终的救赎。

  04书法

 

  枫落吴江独咏诗,九峯三泖酒盈巵。杨梅盐雪调冰盌,夏簟开图慰所思。

  文字/部分摘自朱良志

  《南画十六观》

(获取更多资讯请关注:博观拍卖公众号)(获取更多资讯请关注:博观拍卖公众号)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吴江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