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下摄影师罗德尼·布塞尔:我只对庞然大物感兴趣

2018年12月04日 10:21 澎湃新闻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出生在美国得克萨斯州最大的城市,住在该州最小的城市。在戴尔电脑公司工作过五天。从没误过飞机。为石油勘探绘制地图。在珍珠港救过一只狗。喂过一条20厘米长的绿色海鳗。与大白鲨、咸水鳄、虎鲸、30吨的座头鲸、一群疯跑的野马和摇滚明星面对面接触过。以上物种中只有一项是危险的。怎么旅行也嫌不够。在全世界潜水并拍照。得过很多奖。

  这是美国摄影师罗德尼·布塞尔张贴在个人网站上的一段自我介绍,与不少其他摄影师相比,还是挺有可读性的。不过人们还是更多地被他的照片吸引:跃出水面的鲸鱼、微笑的大白鲨、浑浊的波浪里,咸水鳄露出剃刀般的锋利牙齿……尽管进入水下摄影只有短短四年多的时间,但罗德尼已经获得过多个这一行业的专业奖项,包括连续两年《水肺潜水》水下摄影大赛的冠军、《国家地理》、《卫报》等媒体的年度摄影师等。他的镜头里,既没有珊瑚摇曳生姿,也没有色彩鲜艳的热带鱼,而全是鲨鱼、鲸等大型海洋生物。罗德尼说,他只拍自己极度热爱的东西,从不管那是不是别人想看的大海。他也相信这些相片必会打动人,因为人们会在里面读懂你的感情。

在汤加,鲸鱼沉入海底前的一瞬。本文图均为受访者提供在汤加,鲸鱼沉入海底前的一瞬。本文图均为受访者提供

  记者:你是怎么进入水下摄影这一行的?

  罗德尼·布塞尔:说来话长,1986年我拿到了开放水域潜水证,不过由于我的父亲是一个水肺潜水教练,因此我在学会骑自行车以前就学会潜水了,那时大概我才十岁。父亲也喜欢水下摄影,他教我如何在水下拍照。不过,这并没有让我直接走上这条路。事实上,后来我父亲卖掉了他的潜水公司,我也有二十多年没有下过海。

  从一个非常无聊的大学专业毕业后,几经转行,最后我开始拍摄各种音乐相关的照片,为歌手们拍唱片封套、拍MV等,有一次,我去印度尼西亚为歌手Donavan Frankenreiter拍照,他既是一个歌手,也是个冲浪爱好者。那次旅行让我重拾起水下摄影与潜水的爱好。

瓜达卢佩,与大白鲨正面邂逅瓜达卢佩,与大白鲨正面邂逅

  记者:然后呢,你就这样冲向大海了吗?我是说,海洋这么大,你知道自己要拍点什么吗?

  罗德尼·布塞尔:在我少年的潜水经历中,我只看到过一些小的东西,现在我想看看海里的巨大生物。我想去看大白鲨,然后我就去了瓜达卢佩。我在水下呆了差不多一天,但还是觉得时间不够。

  记者:在水下拍摄是什么感觉?

  罗德尼·布塞尔:除了我吐出的呼吸泡泡,就是绝对的沉默。我很难描述那种感觉,唯有亲自体验。

索科罗群岛的一对座头鲸母子索科罗群岛的一对座头鲸母子

  记者:迄今为止你最难忘的一次旅行是?

  罗德尼·布塞尔:瓜达卢佩之后不久,我去了墨西哥的索科罗群岛。那是东太平洋上四个小巧的海岛,它们所属的海域常有蝠鲼、海豚、鲸鲨和锤头鲨出没,座头鲸也喜欢到那里繁殖。那里的海流十分复杂,我在下潜时感到紧张。不过,当我看到一条蝠鲼和鲨鱼从我的右侧游过时,我立刻爱上了这片水域。之后我用了整整两天,和两头座头鲸一起游泳,它们应当是一对母子。小座头鲸非常可爱,它大约三周大,看起来还在学习如何游泳。每隔大约三分钟它就会浮出水面呼吸一次,然后又沉到妈妈的肚子下面游一段时间。后来,在我们即将离开时,我看到海面上出现了虎鲸的巨大背脊。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两头虎鲸分开了座头鲸母子,它们把小座头鲸带到了海面上,并且追捕猎食了它。空气里有血和鲸油的气味,我感到心碎,但也知道目睹了一桩千载难逢的事件:关于自然的秩序,关于生存与死亡。我们追踪了那两头虎鲸,整个猎食大约持续了一个小时。后来我们回到小岛附近时,座头鲸妈妈仍然在以一种疯狂的速度在水里打圈,我们中的许多人决定和她一起潜水,但我一进到水里,就发现事情不对劲。之前她是平静的,现在则非常抓狂。有一个瞬间我们非常接近,我发现她的眼睛没有完全张开——他们总说座头鲸在感觉悲伤和愤怒时会眯起眼睛。我想安慰她,但要怎么做呢?她是一头40吨重的鲸鱼啊。最后我和她说了再见,然后从水里离开。

  这件事不仅是改变了我的人生,甚至从精神上整个地影响了我。尽管目睹了一个小生命在我面前消逝,但我想那是完全的自然秩序,它保持着海洋和整个生态系统的健康和生生不息。但人呢?我可以接受虎鲸猎捕鲸鱼,可是我无法接受人类捕杀鲨鱼,只是为了它们的鳍和腮,甚至是廉价的娱乐。

巴哈马群岛的一群海豚巴哈马群岛的一群海豚

  记者:是什么让你保持水下摄影的动力?

  罗德尼·布塞尔:身处海里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遇到什么动物,会有什么奇遇。仅仅这一点就足够让我带上相机潜入海里了。

  我去的地方是大多数人无法到达的,我看见的东西也是他们无法看见的:比如和一头30吨的鲸鱼或是7米的大白鲨一起游泳。通过照片把这些常人难以企及的影像传递给他们,这就是我想做的事情。

  记者:你觉得水下摄影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罗德尼·布塞尔:其实不是像你可能认为的,抓住拍摄时机或者等到一个难得的机遇什么的,如果要我说,我觉得最大的挑战其实是找到合适的时间和资源去那些我想去的地方。

微笑的大白鲨微笑的大白鲨
巴哈马群岛,鲨鱼和潜水员巴哈马群岛,鲨鱼和潜水员

  记者:你的自我介绍说“旅行永远不嫌多”,现在你最想去哪里旅行?

  罗德尼·布塞尔:有太多地方了,我喜欢去加拉帕戈斯岛拍摄锤头鲨,也喜欢在南极洲拍摄海豹,我也在计划重返过去去过的一些地方,你总是很难拒绝到汤加拍摄座头鲸,或是到瓜达卢佩看看大白鲨。

  记者:对新手水下摄影师有什么建议吗?

  罗德尼·布塞尔:尽情地去拍你喜欢的吧!我只拍自己感兴趣的题材,我认为如果你热爱自己的拍摄对象,你的照片里会传递出这种感情。

罗德尼·布塞尔在水下的自拍照罗德尼·布塞尔在水下的自拍照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