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恭达:艺术创变在于悟其理、尽其法、出其新

2019年03月24日 10:14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既尊重传统,又不拘泥古法;既敢突破陈规,又不失法度,师古人、师造化这是一个艺术家追求艺术生命的主要途径。明清以来,“印宗秦汉”的精神实质是以平和中正的儒家审美观念为基本点,从磨砺“三功四法”的技巧以达到“技进乎道”的境界。艺术在于创新,而创新源于人的真诚与激情,启迪于时代的召唤与生活的熏陶。前人云:“夸而有节,饰而不诬。”就是要“饰穷其要”,又不能“夸过其理”。艺术创变,重要的是悟其理,尽其法,才能出其新。

  创新是人类进步的源泉,尊重创新是我们人类共同的追求。我们今天的文艺家要站在人类文化审视的高度,明悉全球化语境下经济国际化、文化多元化的现实变革与转型的情势下,我们这一代文化人所承担的历史与时代的责任。

  ——言恭达《抱云堂艺思录》

  黑格尔《美学》中有对创新的认识:“艺术的要务并不止于这种搜集和挑选(指在现实中的最好的形式中东挑一点,西挑一点,来把他们拼凑在一起),艺术家必须是创造者,他必须在他的想象里把感发他的那种意蕴,对适当形式的知识,以及他的深刻的感觉和基本的情感都熔于一炉,从这里塑造他所要塑造的形象。”由此可知,但凡是艺术都需要创新,因为“创新是人类进步的源泉,尊重创新是我们人类共同的追求。”(言恭达语)

  那么,书法艺术如何来创新呢?言恭达先生认为“既尊重传统,又不拘泥古法;既敢突破陈规,又不失法度,师古人、师造化这是一个艺术家追求艺术生命的主要途径。”如刘熙载《书概》所记:“张融云:‘非恨臣无二王法,恨二王无臣法。’余谓但观此言,便知其善学二王。傥所谓见过于师,仅堪传授者耶?”刘熙载通过张融之言,强调书家要善于继承传统,并能融会贯通。张融学“二王”是“善学”,但他的作品里却没留有二王的影子,而是有着独立个性风格,这就是“善用古者能变古”,一种真正的创新。所以,张融说“恨二王无臣法”,这并非其口出狂言和自负,而是满满的自信。刘熙载所说的“书贵入神,而神有我神、他神之别,入他神者,我化为古也;入我神者,古化为我也。”即是对继承与创新的最好注解。

  书法艺术的创新并非是通过前人法书的学习,对各体、各家的书法形象进行“掰碎”,然后再揉合而形成个人书风;也不是把正草隶行篆五体书法的痕迹拼合在一件作品中,更不是脱离汉字造型,以行为艺术来展现。真正的创新,诚如言先生所言:“重要的是悟其理,尽其法,才能出其新。”要在继承的基础上,走进社会,观察万物,以产生精彩生动的创作感悟,如张旭观公孙大娘舞剑器、见公主与担夫争道等而有悟于书法。然后,把这些感悟用到书法实践中,从而形成富有创新意味的书法艺术形象。

  如今谁不想创新?但创新不是举手可得,也不能急于求成,而是要在丰厚自我修养的前提下,学会继承,打好基础,夯实底子,再按照书法的自身规律来进行创新的探索和追求,或是正确的途径。

每天获取艺术新知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