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秋红——花语心迹

2018年01月26日 23:42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花语心迹

  一粒沙中看出一个世界

  一朵花里看出一座天堂

  把无限放在你的手掌上

  将永恒在一刹那间收藏

  ——威廉布莱克

  初见莫雄的纸本彩墨作品,着实的惊讶于艺术家对色彩的把控能力。整个画面随心附彩,仿佛万物皆备于心中,水、墨、色的交融渗化、滴撒流动所呈现出的各种随机变化,繁复艳丽却又清润透明,此时的莫雄仿佛化身为一位从容自信的交响乐总指挥,而各种色彩恰如各样乐器,各在其位,各司其职,音色丰富,声部清晰,鲜明的主旋律在画面上回荡。这正好对应了抽象主义的创始人康定斯基所说的:“色彩是有声音的,每一种颜色都有着特殊的音响。” 俗话说艺高人胆大,莫雄用色十分大胆,各种颜料的应用信手拈来,远远超越了传统中国画的用色,极大地增加了现代色彩的色相与明度,他熟练的运用着印象派的补色原理,却又在和谐优雅的灰色调性中,不动声色的抹几块明亮的色彩,瞬间点亮画面,提起画面的精神,又或者些许浓重的墨线加在层层明亮的色彩之上,仿佛夜的黑,瞬间压住了喧嚣与骚动,大地一片寂然。这些都使他的画作不仅平添了几分现代装饰的意味,而且在视觉的观感上与西方油画取得了丰厚凝重的相似性,使他的艺术在当代中国水墨画中具有了很强的现代性特质。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现代水墨在水墨材料、技能方面有了新的进展,在图像结构和符号组成方面也更加复杂多样,众多的艺术家通过色彩、材料或图式的选择和试验,大大的拓展了水墨画的传统和空间,使传统水墨获得了新的生机。莫雄正是这种突破传统不断探索的先行者,他长年从事色彩教学和研究,使他熟谙各种颜料的属性,又利用自身染织专业的优势,将染料与颜料并用,把印染中的透叠、防染、渗化、偶然效果等熟练应用在作画的过程中。对莫雄来说,无论是水墨还是颜料都是表现的媒介,他从色墨同源的宏观视野出发,把中国画的色彩表达向前推进了一大步。他不囿成法,对各种画种都进行过尝试,水粉、水彩、油画、彩墨——娴熟的技术加上不断的探索,使莫雄在绘画领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由此他的作品也逐渐呈现出中西交融、自由挥洒的艺术气质。但是我想这还不是莫雄能在现代水墨领域占据一席之地的主要原因。

  王安石说“丹青难写是精神”,中国水墨到底画什么才能带给我们延续了千年的感动,才能让我们在观看的瞬间悸然默然。中国水墨从来都不是单纯的描摹物象,山水、人物、花鸟只是表相,只是载体,它不止于技能和法则,不止于经验和知识,它通向境界,止于性情。这是对生命体悟的过程,这是和天地造化融合的过程,这是不断净化不断提升的过程,草长莺飞,水流花开,这是一个自然生长的过程。看莫雄的作品,展现正是一个艺术家的艺术心迹。

  莫雄是常州人,在粉墙黛瓦,烟雨长廊中飘荡的是江南尚韵尚美的文化气息,这种打小就在呼吸里的气息造就了莫雄独特的江南文人心性,他收藏明清家具,他爱好各种古物,爱好各种美好的事物。他的画中各种花瓶、线装书、桌、椅、花窗,这些都是古中国家庭的日用之物,这些如今化身为传统文化符号的器物曾经真切的环绕在我们身边,回首诸般美好,俨然已是隔世。作为艺术家的莫雄唯有用画笔封存这份美好,这份心痛,留待后人细细品味。因此我们在作品的繁复艳丽的后面看到了沉寂和悲凉 ,听到了对于美好事物转瞬即逝,一个文人画家无力挽留徒呼奈何的叹息。意足不求颜色似,主观精神性的色彩运用恰如其分的表达了画者的内心世界,表达了个体对生命易逝美好难存的感悟,表达了人性之情,无常之常。

  我们回望莫雄的油画作品,同样具有传统中国画的特质和精神,莫雄的纸本彩墨作品,延续了他对于“花”这一题材进行的持续关注。只是他采用了不同的绘画语言进行探索,这类作品除了具有油画的色彩的丰富性,更是将中国传统水墨的抒情性和水墨微妙的诗意化展现得淋漓尽致。莫雄说 :“花,可能是作为一个象征,可能是我个人的写照,可能是我看世界的感受,可能是世界的幻景,可能是宇宙不可言说的真理。 ”

  所以,无论是他的油画还是纸本彩墨,他的目的都是借用艺术语言去建立一个内蕴丰富的意向世界,表达一种东方式的诗意情怀,展现一位由地域文化与历史所赋予江南画家所特有的风流蕴藉,呼喊对被现代工业文明步步紧逼的江南业已消逝的美好的隐痛。他的作品,在功利性的当下社会中,为我们,留存了世上曾经最热烈的美好,当我们欣赏这些繁花的时候,我们已经忘记关于画种关于技巧关于中西的争论,我们的精神随之远游,在瞬间定格了永恒的美好。

  徐秋红 石家庄当代美术馆馆长

  2016.9.3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