邬烈炎——莫雄的画

2018年01月26日 23:48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莫雄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染织美术专业,较长时间的从事色彩教学,水粉、水彩、油画、色粉、装饰画样样拿得起来,作品多次入选全国性展览。他在高丽纸上作画,一上手便游刃有余,图案的内在功力转化为画面的装饰意味,热衷于各种技法的试验,对利用背面效果“力透纸面”尤为拿手,作画程序讲究,加之搞过手工印染,对于透叠、防染、渗化、偶然效果的出现、利用与控制颇为熟练,还将染料与颜料并用,出现了微妙的肌理。莫雄的画面象绫罗绸缎般的光泽陆离、珠光宝气,也不乏蓝印花布蜡染似的朴实、平稳、厚重。因此,莫雄的作品,对技法机缘的捕捉——也就是对纸、笔、颜料、媒介、时间等物质属性的把握与衍化,常常成为一张画取得成功的关键。《瓶花》中的表现颇似扎染的处理手法,所不同的是,颜料肌理在这里不只是为了创造出某种特殊效果,而是在形象感受的驱使下,以自然自由的绵延或流动透现出一种画面制作的意趣。

  作为一个技巧型的画家,莫雄同样重视对题材的追寻与表达,他的画给人们的感受之一便是一个现代人对自然的热情与对传统文明的审美把握。仔细赏析了他的几十幅作品后,不难看出他笔端创造的情境及对高丽纸绘画形式创造,两者内在紧密结合所作出的努力。

  《荷花》系列是莫雄的近作。将荷花、荷叶、莲蓬、藕作为静物来表现的不多见,它们插在青花、粉彩瓶罐中的宁静之美,不是“纯静”,而是“大音希声”的天籁之静,连同这些瓷器在近乎透明的单纯中呈现出一片丰富的情绪性内涵。大片荷叶不同的开合与转折与花苞、莲子的对比形成多种变化,在花瓶上则倾泻了他对民间艺术与古董文物的爱好。在莫雄的作品中,我们已较少看见许多装饰画家的那种匆忙、草率的显耀,比起那些无病呻吟和装腔作势,体验的充实使技巧获得纯化,因而显得准确真实。颜料与笔触中流露出来的滞重、艰涩,使人真切地体会到揣摩与反复,对此,他显然有良好的自觉,正如他反复强调要画得“到位”,到位中便积淀着对题材的深刻把握。

  《花窗》组画则是扩张了的静物画,画中无道具与背景之分,每件物体都是主体。在这组室内性题材中,花瓶、器皿、乐器、扇、桌、椅、线装书、花格窗的变化构成了既有书卷气,又有粉脂味的画面情境,只是更注重画面的构成形式。这个系列墨色运用较少,水色渗化交融,在色调的微差中画面似乎迷漫着一层暖色的烛光,滋润而温馨。

  《花窗》的描绘刻意而不琐碎,灵动而不孱弱,即刻意追求如何满足人们的感官愉悦,又力图超越这个层次去满足人们的理性欲求,宁静的高丽纸上流闪着感人的内省氛围。

  或许,我们还可以苛责莫雄的高丽纸画尚缺少更细致的推敲,题材也可以更为宽泛(如将人物画深入地表现),及应在技巧中融合更多的手法。但是,不可否认,在寻找独特的表现语言方面,在丰富高丽纸绘画的艺术样式上,莫雄已迈出了踏实而潇洒、值得关注的一步。

  邬烈炎

  南京艺术学院设计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