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墨生奇评吴昌硕等书法名家

2019年06月21日 05:18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评 吴昌硕 书法

  冲天一怒从戎事,几个文人有胆肝。

  苍石酸寒奔走尉,朱砂分白钝刀刊。

  模糊十鼓终生法,古拙钟繇自在看。

  沪上无须吴四绝,开宗领袖史名磐。

  梅墨生:“吴昌硕行书以及草书的笔法是‘如锥划沙’式的,从形态学角度看很简单,但因为他笔力强,笔气厚,笔势壮,所以我们在欣赏时,可以被其‘力’与‘气’的美所吸引、所感染而不去计较那方面的缺憾。在这一点上,他的隶书亦如此。吴氏书法粗犷奔放,诸体杂糅,率然芜然,其佳者,如龙蟠铁屈,其差者,有横斜习气,粗率少余韵。”

02/

  评 沈曾植 书法

  学在非常史,通儒说乙庵。

  寒林生老气,尺幅动春蚕。

  天岸飞云鹤,江滩上水骖。

  聊看书外字,九势独深谙。

  梅墨生:“沈氏之为人既沉潜自晦,衡诸其书,亦线画凝炼而气势铺陈,灵光内蕴而骨力洞达,诚清民之书法巨擘,断非虚誉。” 

  又:“余评寐叟书,工处在拙,妙处在生,胜人处在不稳······这‘不稳’即奇变、险绝之美。”

03/

  评 康有为 书法

  康氏大名传宇宙,周匝大地尽悠悠。

  艺舟双楫君为广,旷野千碑世遍搜。

  缭绕老藤旋老气,开张天马号天游。

  书踪瘗鹤非常态,竟令阳刚步上流。

  梅墨生:“康氏书法就是一股浩迈自适、夭娇不凡的气——舒放盘旋,有我无人。”

04/

  评 郑孝胥 书法

  生平乖大节,留世仅书名。

  每尚东坡老,松松失纵横。

  梅墨生:“郑氏书法宗东坡行、率更楷,舒放自适,饮誉清末,然矫然已远‘石压蛤蟆’之旨趣,而乏欧阳精紧之意味矣。”

05/

  评 曾熙 书法

  农髯竟自飘浓髯,

  欲远红尘避世潜。

  夏承华山张黑女,

  诸碑融化水中盐。

  梅墨生:“曾农髯乃沪上碑版硕彦,承清代之余绪,化碑冶帖,行楷几出《张黑女》,陈雄而能飞扬。”

06/

  评 华世奎 书法

  商场成名劝业书,

  璧臣大字不踌躇。

  出颜入我宽舒体,

  凝炼寻常笔似锄。

  梅墨生:“华氏之楷为‘馆阁体’一脉,肥厚宽严有老将坐帐之态,而风华稍逊。”

  评 齐白石 书法

  龙山诗子到京华,俗世声名誉蟹蝦。

  无奈千钧扛鼎笔,可怜万幅换钱瓜。

  三公碑下君不死,八秩童心食每加。

  多少风流成百岁?人间巨匠起桑麻。

  梅墨生:“老人喜爱见情性、易表现的行草体势,同时也喜爱开合大、有装饰美感的篆隶体势,事实上,为行为草为篆为隶都已‘着我之色彩’,无不强烈地闪烁着齐白石的人格精神与审美理想合一的光芒。严格而言齐白石只擅作行、篆二体。” 

  又:“齐篆是继吴昌硕石鼓书法之后,独一无二的一种大方美的典范。”

08/

  评 黄宾虹 书法

  丹青尤水墨,千载一宾虹。

  画笔锥沙迹,书痕蚀木虫。

  苍茫臻上古,独立久鸿濛。

  休说金文最,幽幽向晚风。

  梅墨生:“‘自然美’的召唤终于使他在三代古文字的意趣上找到了自我的艺术感受:自然、古朴、冲淡、柔中含刚。为此,先生书艺进入晚年后日渐醇雅古朴、平和简净,不能不说这是他心仪三代古文字的结果。颜平原行稿书的朴茂雄浑、倪云林行楷书的清劲和雅,在三代古文气息的黏合下,独成一面貌,使其点画富有了古来也不多见的‘如屋漏痕’‘如绵裹铁’的高古之美。”

  又:“黄先生书法的‘淡化’点画(线条),其结果不仅没有减弱审美视觉的感受效果,却增添了一种‘强化’处理以取得的审美补偿。”

09/

  评 吴稚晖 书法

  为人智慧同盟老,

  学贯中西未作官。

  篆字前朝称第一,

  恍如隔世识波澜。

  梅墨生:“吴稚晖书法以民国真、草、隶、篆四大家之篆而闻名于世,因种种原因,大陆很少介绍他。其篆书之坚劲精严一如其为人之刚柔并济、进退自如。”

10/

  评 李瑞清 书法

  梅花数百伴梅庵,两袖清风美杏坛。

  满腹前朝忠旧主,开襟新学掌东南。

  曾浇蒲柳成桃李,却运坚毫似茧蚕。

  最是三江优渥处,百年身世或闲谈。

梅墨生:“李氏书法之优处在老到,之病处在颤抖。”

  梅墨生:“李氏书法之优处在老到,之病处在颤抖。”

  评  郑诵先 书法

  莫忘书坛讲座频,京城结社有斯人。

  二爨章草浑沦是,一卷源流溯汉秦。

  梅墨生:“包括晚年的郑诵先在内,这些章草书家们非常重视取鉴《爨宝子》笔意、结字,这是赵、宋章草书所没有的东西。这种‘吸收’的结果,是在他们的作品中留下了‘重拙’的痕迹:同样唱一首歌,赵、宋的章草‘音调’比较沈、王、郑的章草‘音调’要委婉柔和并且细腻得多。”

  评 潘天寿 书法

  天惊地怪潘阿寿,水墨泰山合断魂。

  心事徬徨梅指月,花期浏览竹添荪。

  诗吟黄褐西湖叶,画写青红雁宕痕。

  八大石涛灯火寂,浙东雨后铁乾坤。

  梅墨生:“潘先生的书法寓‘圆’——篆籀意于‘方’——碑版意之中,创造了斩截而蓬松的自我‘线性’,以筋骨的特出,昭示个性的精神力量,独步于现代书坛。”

  又:“用‘方’作为其书法的点画特征,不是简单一时兴到。结合先生绘画中大量使用‘方’布白,‘方’构图,‘方’框架,‘方’造型(状物),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潘先生是以‘方’这个视觉形态传达自己的艺术精神与审美趣尚的。这自然使我们联想到西方高更绘画、塞尚绘画、马蒂斯绘画的几何形表现,以及一些抽象主义、立体主义的绘画艺术。”

  评 吴玉如 书法

  风情才调少青年,沽口津门隐古贤。

  乱世清流无所用,妖氛生活岂从前?

  文章命达时相忤,翰墨声高价可怜。

  早秀晚拖锋颖变,伤心人语落华笺。

  梅墨生:“吴玉如书法所表现的渊雅洒脱的美感,是独具风采的,具有个性化的意义。泛常而论,我们的审美体验可以在吴的书法创作中欣赏到传统功力的深厚感、技巧表现的娴熟与优美感,以及浓郁的传统文化气息,这是吴玉如成功的基础与成因。”

  评 林散之 书法

  风云纸上笔能旋,书法真如太极拳。

  左矩右规含易理,散锋挫颖得方圆。

  大聋只是聋朝市,妙语原来语佛仙。

  草圣声名腾海外,平生三指自高悬。

  梅墨生:“林先生的用笔合理巧妙地糅进了一些山水画中的‘皴法’意趣,又大胆借鉴了山水画的水墨法,微妙地拓展了笔法的表现力,既新又古,近于干擦的散锋,却能在精湛的指腕控制下裹束随意,独成新异的笔调,这是一种历史性的突破。”

  又:“显然,必然的破坏是创造的前提,而创造的真谛离不开取古去古。林散之的草书作品,来自个人性灵,又来自前人传统,也来自它的诗画艺术与江山气象之助。衡诸历代大家,莫不是善于参化天地山川而为我用的。这是林书的又一大启示。”

  评 邓散木 书法

  四体兼能善,书坛号粪翁。

  一编端小楷,满幅久深功。

  鲠介如金石,清高入玉铜。

  几人知海上,抱璞自飘篷。

  梅墨生:“假若,邓散木先生不是那样追求艺术表现上的全面与多能,或许便利于他对书法深度的探索?笔者怀疑,世俗习惯中力争塑造一个全面型的书家传统,很大程度上的确会影响书家们对书法本体的深层追求与专一的开创型。作为继承型的书家,邓散木比较全面地实现了他对传统最高标准‘二王’风范的回归与沿袭,这是必须肯定的。”

  评 陆维钊 书法

  书随清季下,暮岁悔尊碑。

  篆隶新门户,诗文老矩规。

  沉雄生古典,刚健寓离披。

  若使师江左,西湖別做为?

  梅墨生:“陆的行草书,就风格表现而言便以气势跌宕、风神茂密幽邃而自立门户。他把‘二爨’的笔法予以行书化,以碑入行草,连绵回荡、意态夭矫,别具一种表现上的张力。”

  评 朱复戡 书法

  七岁神童惊海上,题襟小畏友非常。

  陶砖简诏毛公鼎,缶老门中举义方。

梅墨生:“朱氏书法多能兼善,而篆隶冶于一体,生面别开。”

  梅墨生:“朱氏书法多能兼善,而篆隶冶于一体,生面别开。”  

  评 王蘧常  书法

  碧树交枝柯,意境蹉跎。沉凝老笔自摩娑。

  一片寒烟霜带雪,章草消磨。

  秦汉史如何?了尽风波。书中赜学世不多。

  近代学人评又传,白马经驮。

  梅墨生:“王蘧常章草的面目在现当代书坛可以说十分不同于常态,那种取法三代古文字,在帛简鼎铭碑版中独钩玄奥的戛戛自造,放诸书史之中,也是一种名副其实的‘独树’。”

  评 沙孟海 书法

  沉雄老迈吴门士,学问文章仰上庠。

  阵马风樯山海倒,榜书无愧大堂皇。

  梅墨生:“沙先生一生的生活氛围基本上是在文化的环境里,在草长莺飞的秀丽的江南。这对于形成他的书法风格应该具有相当的作用。然而有意味的是,他的艺术面貌就风格来讲,却是传统审美的‘阳刚’和西方人审美范畴的‘壮美’一路。”

  又:“遗憾的是,沙的书法不自觉地产生了习气,特别是晚年的行草书。”

  评 高二适 书法

  学术评量出直肠,汪洋恣肆类康梁。

  惊风飞起行章草,谁惜英雄入渺茫。

  梅墨生:“高二适章草创作势力于向今草系统的‘大草’中借鉴‘气势’,把古人的字字独立的章草转换为类似于今草作品的连绵回护,增强了节奏的韵势上的美感,属于独运匠心。”

  又:“高二适章草创作在丰富审美式样、拓宽创作领域方面取得了可喜成就。就艺术表现来说,其书意气风发,而‘神’过于‘形’,‘气’过于‘质’——感觉与理解优于表现上的完美。”

每天获取艺术新知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书法吴玉如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