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平会友——不群·陶钧书画艺术品鉴会

2018年01月11日 09:47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新春来临之际,由温州市文联主办的嘉平会友不群·陶钧书画艺术品鉴会在温州王朝酒店举行。

  主办:

  温州市文联

  协办:

  温州美术家协会

  承办:

  思而学教育中心

  时间:

  2018年元月20日15点

  地点:

  温州民航路2号温州王朝酒店

  画家不群

  不群(本名张东伟),号伏村。少年在首都,师从现代国画名师邓锡良先生学艺,邓老得其国画大师齐白石与李苦禅真传。

  1988年秋,20岁赴浙江美术学院深造,脱颖而出。现任浙江观潮画院院长、浙江大学客座教授、西安交通大学客座教授。其画被八大山人纪念馆、北京人民大会堂、意大利佛罗伦萨贝利尼博物馆等多馆收藏。

  不群的山水花鸟画,画中有诗,别开生面。技法超群,缔造新写意画风。近年,他移情油画,独创朦胧技法,在国际画坛,独树一帜。先后受邀在杭州、台湾、新加坡、法国巴黎和意大利佛罗伦萨等地举办画展。

  2016年8月,不群应邀在美国旧金山斯坦福大学及新墨西哥州美国圣塔菲科学研究院举办作品展示与艺术交流,此次活动对中美两国文化,科学与艺术两个领域互通互进有极大促进。

  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不群画集》、《不群画选》,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不群》等。

  不群参展作品:

 

 

书法家陶钧

书法家陶钧

  书法家陶钧,别署可以居主人,可以先生。1991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书法篆刻专业。现任北京教育学院书法教研室主任、中央美术学院(微博)客座教授、西泠书画院特聘书法家、北京市地方教材指导专家、中央国家机关书法家协会会员。

  历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书法》杂志特约编辑,国家文物局文物出版社《书法丛刊》责任编辑,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副教授。

  陶钧作品被新加坡狮城书法篆刻研究会永久收藏,2014年4月应邀在意大利佛罗伦萨贝利尼博物馆举办的题为“笔歌墨舞·翡冷翠陶钧书法作品展”。

  主要著述《从用笔与结构看书法风格的两种趋势》、《飞地书法点评》、《徐庆华的篆刻及相关话题》、《雪泥爪迹分明在,莫道飞鸿是偶然》、《从一柄齐燕铭草书扇说起》、《行书技法宝典·米芾手札》

  陶钧参展作品:

 

  此次书画艺术品鉴会以全新的艺术交流形式展现,它既有书画展览的静态展示,也有与艺术家交流的互动空间,本次活动成为书画迷们追捧的热点。与常规的展览不同,艺术家现场示范,与书画爱好者直接交流互动,让观众能够置身于浓郁的艺术氛围中。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书画陶钧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

前任3:再见前任 《前任3》上映了, 作为这个系列的第三部,光是“前任再...

《前任3》上映了, 作为这个系列的第三部,光是“前任再见”这四个字,就足以让人心生感慨。 是啊,都不小了,谁没有过个纠缠不清的前任,谁又没有过个放不下的感慨回忆? 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那些所谓的“到不了,放不下,过不去”,那些声嘶力竭的拉扯和嘶吼,都化成了一句,“就这样吧,要幸福啊,再见”。 那些曾经坚定不会分手的人 总是走着走着就散了 因为成长 我们逼不得已要习惯 因为成长 我们忽而间说散就散 袁娅维这个版本的「说散就散」是《前任3》里的插曲,歌里虽然唱着“将一切都放手”,也有藏不住的不甘,大抵是唱出了很多人爱而不得的纠结和遗憾,所以又火了一遍。 是啊,歌里的故事,在每个城市都上演着。 那些日积月累的相处,那争吵过后却发现离对方更近了的心,我们总以为有些人是无论怎样都不会走散的。 可是就在某一天,我们突然说散就散了。我们甚至以为那次再也无法回头的分手,只不过是跟平常往日一样的道别。 还记得这样一段话, 大张旗鼓的离开其实都是试探,从来扯着嗓门喊着要走的人,都是最后自己把摔了一地的玻璃碎片,闷头弯腰一片一片拾了起来。 而真正想离开的人,只是挑了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裹了件最常穿的大衣,出了门,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这些看似云淡风轻的背后,都藏着一颗心渐渐被瓦解的过程。 林佳跟孟云分开的时候,她以为他会挽留,他以为她不会走。他们都躲在没有对方的地方悄无声息地崩溃。 尽管林佳也会咬着牙熬过一天天的辗转反侧,尽管孟云也会在酒醉之时哭泣崩溃,可是时间久了突然渐渐醒悟,原来没有谁离开了谁就真的不行。 原来没有什么不可以,原来那些信誓旦旦的承诺早就随风去了。 我们曾过于痴恋志明与春娇,执着于所谓兜兜转转还是你最好的感情。 但其实现实生活里,你我都是凡人,我们更像孟云跟林佳,我们并不需要兜兜转转的考验,就可以轻而易举地道别。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人们总是走着走着就散了。 “人生的出场顺序很重要 陪你喝醉的人注定没法送你回家” 昨天,体面mv上线了, 配合着《前任3》里的画面, 很多人都看哭了。 “分手应该体面谁都不要说抱歉,何来亏欠我敢给就敢心碎,镜头前面是从前的我们,在喝彩流着泪声嘶力竭... “离开也很体面才没辜负这些年,爱得热烈认真付出的画面,别让执念毁掉了昨天,我爱过你利落干脆…” 这段副歌部分,好像唱的就是每一个我们。 放不下的错过,看不开的遗憾。那么多的琐碎和吵闹,那么多的甜蜜和心碎,明明那么认真地去爱过,可是没办法,只有当一切都变成回忆的时候,我们才愿意去承认,原来只有爱是远远不够的,爱无法让我们走得更远。 爱就是这么一件承前启后的事 六年前,林佳和孟云有过这样一段对白, 林佳:“你不要我了怎么办” 孟云:“那我就像至尊宝一样去最繁华的街道喊一百遍 林佳我爱你” 孟云:“那你不要我了怎么办” 林佳:“那我就吃芒果 吃到死为止” 而到了分别的时候,孟云真的穿上了至尊宝的衣服,戴上了金箍,在繁华的街道上大喊着“我爱你”,而林佳也开始狂吃芒果,吃到过敏被送进医院...... 一切都结束了,他们用一场仪式来彻底结束这段过去。 或许这些撕心裂肺的感情,最后都只能剩下了“爱过”两个字。 “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结尾” 《大话西游》里至尊宝说,如果上天能给我一次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哪个女孩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可其实人生从来都没有重来的机会,那些错过的失去的人,即使最后你变为齐天大圣,一跃十万八千里,也是追不回来了。 张嘉佳说,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后来猛然发现,原来“好聚好散”是一句多么善良的话,包含了在爱里所有的宽容和释怀,放不下也要佯装放下,过不去也要逼自己淌过去,这或许就是给对方最后的爱。 待日子渐渐过去,待回忆渐渐稀释,看完一场电影,听完一首歌,脑海里回映了许多情节,也终于可以笑着跟别人大方坦承,我只是想起了你,不是想你了。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叶落彼岸,花开荼蘼。 或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了吧。[详细]
2018年01月07日 1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