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芳|她·时代中国当代女画家提名展

2018年03月06日 12:26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展览名称

  她·时代——中国当代女画家提名展

  策展人

  杨维民

  执行策展

  崔文君

  开幕时间

  2018年3月8日下午15:30

  展览时间

  2018年3月1日- 3月11日

  展览地点

  博宝美术馆

  主办单位

  博宝艺术网

  承办单位

  博宝美术馆 博宝艺术研究院

  支持单位

  海淀区委宣传部 海淀区文化发展促进中心 北京国画艺术家协会 北京惠民文化消费季

  学术支持单位

  北京女美术家联谊会

  媒体支持

  中国美术报 人民网 新浪网 腾讯视频 央视中数书画频道 中数国学频道

  参展艺术家

  (按年龄排序)

  崔虹 王晓卉 杨爱群 梅琦 潘缨 刘丽萍

  贺斌 宋秦晋 徐丽霞 庄乾梅 范一冰 王焕英

  王德芳 邱怀霞 张红燕 盘俐敏 曾慧玲

  师界弘 常美娟 段皎 李传真 申卉芪 贺子艺

  曹娜 李秋喜 刘妍宏 许莹 孔淩 关郁子

  王一帆 田娟 邓远清 孙晓君 一水

  张增丽 杨平 尹伊 吴洁 程灿

  中国女性艺术家往往展示出一种不同于男艺术家的经验方式、感知方式及思维方式,这种性别差异成为建构女性艺术的基石,也正是在这种“基石”之上,当代的中国女性艺术才突出体现出一种独立的美学品格和精神指向。

  在中国古代绘画史中,女性绘画一直处于低位,不为世人看重。清代汤漱玉所著的《玉台画史》可谓第一部专门记述女性画家的美术理论书籍,记录了自舜妹画嫘始至清代女性画家数百人,但是其中声望高、对美术史有影响的凤毛麟角。在记述中,对一部分画家泛泛而谈,且所记录的女性画家在绘画的题材上亦有很多局限,多以花鸟见长。自明末清初,在以袁枚的“性灵说”为首的一批学者所倡导的观念影响下,出现了一批闺阁画家,其中甚或有以创作山水画售卖为生者,但是绘画总体上都未脱离文人画的审美范畴。20世纪初的西风东渐中,潘玉良、李秋君、李青萍、孙多慈、等一批女性画家登上艺术舞台,这些艺术家在中国的近代绘画史中起到了一定的影响,她们教书育人、绘画创作、参展获奖、风格多样,但因社会环境、传统思想、生活环境和个人经历等,在创作上仍有一定的局限。1949年后,随着新中国的成立,女性地位随之得到显著提升,新的教育制度确立使更多的女性有了接受教育的机会。在此背景下,从事绘画的女性艺术家逐渐增多。由于社会环境的影响,这一时期至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大多数艺术家的创作以现实主义绘画为主,讲究基本功,具象写实,题材风格较单一。自85’思潮以来,随着西方多样的艺术思想涌入,国内艺术创作思想与形式呈现多元化趋向,在过去的30多年艺术发展历程里,女性艺术家们逐渐在探索中,由起初的对传统一味传承或者对西方艺术的照搬、模仿,逐渐形成了继承与突破传统、吸收与借鉴西方艺术、具有较成熟多样的自我画风的总体特征,而女性艺术家亦成为了一个不可小觑的群体,她们有专职的艺术家也有就职于各类学校或者艺术研究机构,以女性特有的审美意识和创作精神影响着当代中国绘画的发展。虽然从事绘画的女性众多,但在多样的绘画风格中,总会显现出一些共性,如,题材选择上的偏向性,注重内心情感的表现,关注自身及身边的“小”世界、“小”生活,对于艺术的创新求索等等。

  本次《她·时代——中国当代女画家提名展》通过不同的表达形式,呈现女性在当下时代语境中的多维身份和社会问题。在当今多元化的时代里,女性身份在社会语境的变化中不断转换,已对自我的审视变得更为迫切,单一的身份已存在不能满足“她”的时代。在21世纪的今天,我们关注女性艺术家,更关注她们能够在自尊、在内省的力量中表达自我、塑造自我、提升自我、再现升华。

王德芳王德芳

  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女画家协会常务理事,硕士研究生导师,1993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199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微博)花鸟画室,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中心专业画家。擅长工笔、写意花鸟、动物、草虫,形成了独特的个性风格。作品被北京大学、台湾、香港、日本、韩国、德国等地收藏。

  禅风画意

  文/ 王德芳

  禅宗与中国文化关系密切,在中国文化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对于中国绘画的影响也可谓深远。禅宗最早形成于印度。传说,当年佛祖释迦牟尼在灵山聚众说法,曾拈花示众,听者都不明白其中的奥秘,只有迦叶尊者默然神会,微微一笑。佛祖知道他已领悟,对这个聪颖的弟子格外赏识,于是宣布:“吾有正法眼藏付嘱摩诃迦叶。”所谓“正法”,即全体佛法,“眼藏’指佛法能普照天地万物。佛祖传授给摩诃迦叶的这种伟大佛法,据说就是“以心传心”的禅宗宗旨,而摩诃迦叶也就成了禅宗的开山祖师,他把他所领悟的佛法在印度又传了二十七代。到了二十八代菩提达摩,相当于中国的南北朝时代。大概这时迦叶一脉在印度已经不十分受欢迎了,所以达摩询问他的老师般若多罗尊者:“当往何国作佛事者?”般若多罗尊者便告诉他说,等我死后六十七年,你就到中国去宣传禅旨,拯救生灵。

  那么,禅宗又是怎样影响中国画家,进而同化中国画的呢?

  禅宗有一个关于“梵我合一”的精致而周密的世界观理论。在中国禅宗看来,我心即佛,佛即我心,世界万物、客体主体、佛我僧俗、日月星晨、山河大地,无非是我心幻化,如果没有我心,哪里还有什么世事沧桑,哪里还有什么日月星晨。

  绘画,技艺也,技艺的革新有赖精神的精进;精神到了一种新境界,技艺也便可以“推陈出新”。佛教传入中国的时间以汉代最为可信,此时的中国画正在苦苦挣扎。禅宗兴起了,禅宗那无人能挡的魅力,无异于给想创新的画家们开辟了一条新路。

冠上加冠 68x32cm冠上加冠 68x32cm
畅和 68cm×33cm畅和 68cm×33cm
白鹿图 68cm×33cm白鹿图 68cm×33cm
菜根香 45cm×31cm菜根香 45cm×31cm
菊香猪肥 45cm×31cm菊香猪肥 45cm×31cm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王德芳画家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